「苗……小苗不在這裡……」


當我把我那雙有點破舊的布鞋放進電腦教室旁的鞋櫃時,我見到有一雙詭異的眼睛從裡面對著我瞧。


我並沒有太驚訝,因為我早就聽說過這個傳說,並且有了心理準備。





「天哪!我真的看到了!電腦教室鞋櫃裡有一雙眼睛對著我瞧。」

一個禮拜前,三班的珍珍在「校慶活動籌備委員會」中提到了這件事。



「我也是耶!我嚇得趕快逃開,根本不敢再去打開那個櫃子,只好把鞋子放到隔壁同學的鞋櫃裡。」

五班的「校慶活動委員」是個相當膽小的男生,不過塊頭卻很大,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那種可以在美式足球賽中演出保齡球全倒的畫面。



「你也遇過啊?我是在同班的小慶放鞋櫃時瞄到的!真是嚇死人了,我根本不敢講出去,怕人家以為我有毛病。」

二班的大明也跟著答腔了。


事實上,身為學生會活動組兼校慶活動委員主席的我,不太應該讓這個會議成為校內怪談的交流場所。

「各位請安靜,或許我們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這次校慶的活動中……至於這種無稽之談……」



「你們班上禮拜沒有去上電腦課對不對?」

四班的阿丁忽然插話進來,立刻再把我企圖扳回主題的努力化為烏有。


「所以你們班還沒有遇到!當然你不相信了!」

珍珍站了起來,有點激動。

「這個禮拜去上電腦課的班級,幾乎都有人看到那雙藏在鞋櫃裡的眼睛!」



「剛好你們一班禮拜一那天遇到停電,所以就沒去上課,自然就沒有人看到那個怪鞋櫃了!」



我摸了摸鼻子,試圖掩蓋住自己的挫折感。

「那麼,你們告訴我是哪一個鞋櫃,我去證實給你們看,這件事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電腦教室的鞋櫃是照號碼排的,從一號一直到第三十六號……」

珍珍喃喃自語的唸著。


「而我正好是座號第三十六號。」



「真巧!我也是三十六號!」

五班的阿龍趕緊答腔。




「這就怪了。」


大明用手輕輕摩擦著下巴,作出沈思的樣貌。



「被我看到鞋櫃裡有眼睛的那位小慶,也正好是我們班上的三十六號。」





「所以,」

我用相當平穩的口氣說著,試圖讓整個會議的主導權回到我的手上。


「所以大家覺得電腦教室的第三十六號鞋櫃裡頭有鬧鬼?」



說完這句話的我望向大家,在學生會辦公室裡的每個人都低下頭來,彷彿那是一個每個人都知道卻不願意承認的字眼。




空曠的房間忽然讓人起了一股寒意,更加帶動了這一刻的詭異氣氛。



「我覺得奇怪的是,每個人都是不小心看到那雙眼睛。可是卻沒有任何人真的仔細去瞧瞧那裡頭是什麼東西。」

坐在會議桌最遠那邊的矮小男子忽然開口了,忽然打破寂靜的一剎那間,我注意到每個坐在會議桌旁的學生委員都顫了一下。


矮小的男子看起來不像是跟我們同學年的同學,倒像是學弟,不過說起話來卻相當平穩。


「你們或許不知道,我們學校的電腦教室是一個磁場相當強的地方,從以前開始就不斷有著奇怪的傳說。」




珍珍緊張地抓住了我的手。



「這我知道,電腦教室裡面有三十七台學生用電腦,而外面的鞋櫃卻只有三十六格。可是上課時裡面的電腦座位卻常常是坐滿的狀態。」

五班的阿龍忽然想到了什麼,趕緊接口。



「這麼一說,好像的確是真的啊……」

四班的學生委員阿丁緊張的說著。



事實上,我的臉一定相當的慘白。由於我的座號正好也是班上的第三十六號,於是常常是坐在教室裡的最後一個位置。

印象中,幾乎每次我所使用的都是那台第三十七號電腦,而三十五號同學用的通常是第三十六號電腦。

依此類推前頭一定有某個同學空下位置來,使得後頭的同學通通往後移了一個位置。


不過,好幾次我伸長了脖子想要看看哪裡空下來了,卻總只看見電腦教室裡滿滿的後腦袋一個接鄰著一個,沒有任何空著的位置。



我並沒有很在意,直到這件事在會議室裡被提出為止。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