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傍晚,李太太又做了一次被追逐的惡夢。

依舊是那個黑白相間的時鐘,依舊是那條長長的走廊,而化為小孩的李太太依舊和好多人在跑著、跑著,拼命躲避身後那個愈來愈龐大、愈來愈接近的「東西」。

到底……到底我們在逃避的是什麼呢?李太太依舊困惑。

「阿姨!」李太太忽然在人群間聽到小佑的聲音。

「是小佑啊?」

夢境裡,小佑跟在李太太的後頭,笑嘻嘻地跑著。

「阿姨你看,我不需要推輪椅了喔!」


「好棒喔!」李太太忍不住對小佑拍了拍手,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又變回那個將近五十歲的歐巴桑。

身後那團巨大的黑影忽然加速吞了過來!

「小佑?」還來不及發出任何警告,小佑便被黑影吞了進去!

「小佑?」李太太慌張地轉過身子,朝著黑影跑了過去。

這是第一次!第一次自己轉過身來去面對那道黑影!


這不斷追逐著每個人的「東西」究竟是什麼啊?

李太太衝進黑影中,努力尋找小佑的身影。卻發現周遭原本漆黑的煙霧在她一碰觸到時便消散無形。

「小佑?」李太太發現自己原來是站在一片寬廣無邊的原野上,方才的煙霧早已消散,而周遭只剩下她一個人。

「小佑?」

「小佑?」



「阿姨,妳騙人……」


在耳邊忽然傳出小佑的聲音後,李太太便從睡夢中驚醒了。

「這夢……」

李太太感覺相當不安,於是她起身去探聽小佑的消息。

但推開門後……映入眼簾的卻不是小佑那熟悉的笑容,而是掩面低泣的小佑爸媽。

李太太很快便瞭解了一切。


「放心啦!神一定會保佑你的!」

「我說了算!」


「是啊!我就是神,不是嗎?」

「神說要這個小男孩手術成功,回到班上跟同學玩!」

「神說了算!」



神說了算……



「這算哪門子的神啊!」李太太衝進病房的浴室裡,掩面哭了起來。

自己究竟憑什麼,憑什麼成為「操控者」?

或者弄了半天,其實自己也不過是那盒子裡,依照別人排定的命運活著的「被操控者」?

「給我出來!」李太太雖然努力克制自己的音量,卻仍掩不住聲音裡的激動情緒。


雖然沒有指名,天使還是很有自覺地出現在浴室中。


「如果我是神,為什麼我沒辦法讓小佑活著?」李太太對著台灣一路發喊道。

「你不是說我是神嗎?現在我命令你!立刻讓小佑活過來!」


天使沈默不語。


「你不說話是怎麼回事?」李太太更加激動。

「當初是你說我是神的!是你說的啊!」

「你告訴我!告訴我怎麼讓小佑活起來啊!」


「施主,這個問題應該要問您自己。」台灣一路發終於開口了。「擁有這些神力的,是您啊!」

李太太一屁股坐在馬桶上。

「小佑也好,您的婆婆也好,您的父親也好,他們都是按照您所訂定的自然規則在生活著,也依照這種自然規律生病,甚至有一天將會死去。」台灣一路發用一種相當冷靜的口吻說著。

「身為神的您,當然也擁有著可以改變自然規律的力量。但……那也要您覺醒過來,恢復神力才行。而且,當您真正恢復成為神,真正捨棄掉這人世間的一切眷戀後,您……您確定您要改變這種自然規律嗎?」


李太太像洩了氣的皮球般,呆坐在馬桶上。


「神也好,魔也好,總之能做到這件事的,只有當事人自己啊!」天使說完最後一句話後,便消失了。


李太太望著原本天使所在的地方發楞。

「瑜涵?瑜涵嗎?瑜涵你在哪裡啊?」門外很快又傳來婆婆的聲音。


「神說了算?」李太太喃喃自語地唸著。


「神說了算啊……」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