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先生身上出現其他女性的香水,而且忽然開始愛打扮、拼命向老婆獻殷勤的話!各位太太可千萬要小心了!因為這可能是先生有外遇的警訊啊!」

李太太忽然想起今天下午看到的談話性節目。

老實說這種節目談了半天都一樣,要不就是猜星座,要不就是找一些來賓來談愛情、談如何瘦身,而且要是把兩年前的節目拿出來重播,大家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對,因為一直以來內容都大同小異。

不過……倒還是有點參考價值的,不是嗎?

李太太望著攤在沙發上打呼的李先生,搖了搖頭。

「外遇」這兩個字,實在不應該發生在他身上啊!簡單地說,這傢伙既沒有錢,又不是什麼高階主管,外表看起來更是毫不起眼,個性也是那種糟到不行的「爛好人」,此外還有禿頭、鼻毛外露,跟時常因為皮膚太油而滑下來的黑邊眼鏡。

「哪個女人眼睛瞎了才會看這傢伙……」李太太似乎沒聯想到,這個毫無魅力的男子正好就是自己的老公。

「不要再灌我酒了啊!我老婆會罵我的……」李先生的嘴裡喃喃唸著。

「哼!」聽到這句話後,李太太原本「不爽」的表情緩和了些,於是決定到房間裡拿了一條毯子,替李先生蓋上。

「這個笨蛋……」她望著「這個笨蛋」流著口水的睡臉,不禁笑了出來,接著便轉過身,朝臥房走去。


原本這件事到這裡為止,都跟平常一樣,不會有任何特別的事發生。

但……


「小瑩……」


李先生嘴裡忽然迸出了一個名字……不!光是名字還好,這個名字竟然是個「暱稱」!

該死的暱稱!

除了「小狗」、「小貓」、「小雞」、「小叮噹」之類的小動物或怪狐狸機器人外,這種「小」字頭的名字實在是罪大惡極啊!

「誰……誰是小瑩?」李太太的頭上彷彿出現烏雲,跟著轉過身來,用相當陰暗的表情望向李先生。

進入睡眠狀態的李先生自然是不會回答。

「哼!諒你也不敢!」李太太再度踹了李先生一腳。


一旁從頭看到尾的「臺灣一路發」不禁搖了搖頭。

「你搖什麼頭啊!」李太太狠狠地瞪了回去,於是臺灣一路發趕緊拍動翅膀,瞬間便消失在客廳裡。

「真是的。」回到臥房的李太太再度扭開電視機,好死不死的,跳出來的正好又是那個談話性節目。

節目進行到一半,正在談論關於「外遇」的話題,而節目也請來幾位有外遇經驗,不願意露臉的女性待在布簾後面回答問題。

「不要以為先生長得不怎麼樣,就不會有女人緣。」布簾後面標著「A女士」牌子的女性用一種相當怪異的音調說著,顯然是節目為了保護當事人,所以將聲音再加以處理過。

老實說,這聲音還真有點像米老鼠……李太太的腦海中不禁浮現出這樣的聯想。

「或者其實是曾志偉?」她忽然發現曾志偉的聲音跟米老鼠一模一樣,不過這畢竟不是這篇小說的重點,所以我們就此跳過。

(謎之聲音:乾脆整本跳過算了!)

撇開聲音的事情不談,A女士的話讓李太太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我老公外表看起來實在不怎麼起眼,除了禿頭、生活習慣差、沒錢沒勢的,原本我一直以為外頭根本不可能有女孩子看上他,卻沒想到……」A女士忽然停了下來,似乎因為回憶起不快樂的事而感到難過。

「這……這個描述聽起來似乎有點熟悉……」李太太頭上猛冒冷汗。

不過因為臉部打馬賽克的關係,李太太完全看不出來A女士的心情。老實說,在這種「毛玻璃效果」下,就算是背後那個女性一邊挖鼻孔,一邊摳腳丫,然後一邊描述這種令人感傷的情節,觀眾們也只覺得她是在拭淚。

「其實當太太的不要太小看這些看起來不起眼的先生啊!因為他們可能在家裡是一副樣子,可是一出門卻又變成另一副樣子。現在又有很多年輕女孩子啊!偏偏就是喜歡這種有點年紀,說起話來似乎擁有很多人生經驗的中年大叔……」

李太太瞪大了眼,愈看愈是擔心。


「我就是因為太過疏忽了!以為我加那個死鬼根本貌不驚人,不可能有其他女人看上他,結果沒想到他……他居然還真的被一個年輕的女狐狸精給勾搭上!」A女士的聲音有點顫抖。

「我在他的外套裡發現過女孩子的名片,也聞到過他身上有來歷不明的香水,可是當初都不以為意,想說大概只是同事或應酬時無意沾染到的!結果……結果那一天竟然讓我接到女孩子打來的電話!」

「這……」李太太咬著指甲,臉色相當難看。


「我請了徵信社的人去跟蹤,竟然發現對方是一個才十九歲的女孩子!我的天!十九歲耶!你相信嗎?直到我親眼見到他們進到賓館,我才終於覺悟……當時又羞又怒,恨不得衝進去狠狠將那對狗男女踹倒在地上,好好讓狐狸精瞭解什麼叫做『十九歲的天空』!」

A女士停了一下,抽了口煙。

「抓姦在床,想賴也賴不掉。原本我還想跟那個死鬼離婚,但想到這樣就便宜那個狐狸精,所以最後還是……還是沒有離婚。只是……只是我們女人哪……唉!」

李太太此時已經看得淚流滿面了。

「這真是太可惡了!我我我……我馬上就用天雷……不……天火……不!乾脆來個天崩地裂火山爆發或者來顆大慧星……把這個這個歐陽語瑩給解決掉!」她激動地站了起來。

「八字根本還沒一撇啊!」台灣一路發不知什麼時候又冒了出來,忍不住搭了腔。

「結果世界末日來臨的原因……竟然是李先生口袋裡拿了別人的名片?」


李太太狠狠地轉過頭去瞪了天使一眼,這讓台灣一路發立刻閉嘴。


「好!我決定了!明天我就去跟蹤那個死鬼!看他到底是去哪裡應酬!」李太太握僅拳頭,對著電視機發誓。

「為什麼我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呢?」臺灣一路發在一旁小聲嘀咕著,但聲音相當小,並沒有能讓李太太聽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