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聖誕老公公騎摩托車耶!果然聖誕節快到了!」

那天中午,有個小孩在半路上見到騎著摩托車往先生公司前進的李太太,不禁高興地大叫。


「其實我們一開始並不是要扮演聖誕老公公啦!」李太太聽見小孩的話,忍不住喃喃自語。

「應該是笨蛋老公公吧!」台灣一路發跟在摩托車上方飛著,仍不忘說適時地插入一些風涼話。


不過,就這樣一個聖誕老公公隨便就要進入某間公司,還是很難不引人注目(雖然本來就很引人注目)。

「就這樣直接進去好嗎?」李太太站在先生公司的門口說道。


臺灣一路發不答腔,完全一副「關我屁事」的態度。


「不管了!總之就進去吧!進去才有辦法監督我家那死鬼有沒有跟那個……那個叫歐陽語瑩的女同事亂搞!」李太太很快下定決心,便走了進去。

門口的警衛和櫃臺小姐看到一個聖誕老公公跑了進來,大吃了一驚,接著連忙鞠了一個躬。

「楊……楊董好!」

「奇怪?為什麼他們要叫我楊董?管他的!反正進來了。」李太太搔了搔頭,將中華民國憲法拿高了些。



當她走進大廳後,後頭兩位櫃臺小姐開始竊竊私語:


「之前才聽說楊董要扮演聖誕老公公進來給大家打氣,沒想到這麼快!」

「對呀!這次扮得還不錯,外表根本看不出來是楊董……」

「啊!糟了!楊董當時候說,如果見到他要真的當他是聖誕老公公,不要叫他楊董,不然他會不高興!」

「對喔!不過剛剛還好,看他也沒生氣,應該沒事吧!」



※ ※ ※



無論如何,李太太順利地到達李先生工作的那個樓層。

「他們公司真的蠻有禮貌的啊!」李太太注意到自己一路上來時,每個人都相當有禮貌地向他敬禮、打招呼,甚至相當客氣地指引她到李先生所在的處室。

「我家那死鬼在哪裡呢?」李太太左右張望,忽然注意到一個熟悉的面孔。


那是……那天扶李先生回來的女同事!


「狐狸精出現了!」李太太全身繃緊,將注意力集中在那個女同事身上。

「這傢伙一定就是歐陽語瑩!」


「這究竟是怎麼推論出來的啊?」台灣一路發皺著眉,實在不太瞭解李太太什麼時候出現「一見到人馬上就知道名字」的神力。

「根本不用問啊!你看!你看像那樣……長得瘦瘦的,兩隻腿像對竹竿,臉色像死人一樣白白的……」


「我想您是說這位女孩子身材高挑,皮膚白皙吧!」

「除此之外!你看那那那……那是什麼樣子!走路還扭來扭去,裙子故意弄那麼高!還開叉耶!」


「不每個人都這麼穿嗎?」臺灣一路發顯然見識到「語詞會因為個人偏見而有不同用法」的這個道理。

「錯不了!長那個樣子的就是歐陽語瑩!那個在我老公外套裡留下名片的傢伙!」李太太堅定地說著,接著馬上跟在「歐陽語瑩」的後面。


「疑似歐陽語瑩」的女子雙手抱著一疊文件,很快走進辦公室內,而那正好是李先生工作所在的辦公室。

「喔喔喔喔!」李太太的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了。


跟進去後,辦公室裡的人一見到扮演笨蛋老公公……不……聖誕老公公的李太太,原本一個個都趕緊從位子上站起身子打招呼,但「楊董」的稱謂還沒出口,便見到李太太的眼神不太對勁,於是趕緊又再坐了下來,假裝什麼也沒看到。


李太太站在辦公室門口附近,很快在一格一格的辦公桌中找到李先生所在的位置,而那位「疑似歐陽語瑩」的女同事也正好站在那邊,拿著文件跟李先生說著話。



「……」李太太雖然不說話,但周遭的空氣卻湧起一股異樣的沈重感。



「哎呀!」「疑似歐陽語瑩」的女同事忽然不小心把文件弄掉了,於是兩人慌張地趕緊低下身去撿,過程中兩人又不小心碰觸到對方的手,兩人露出尷尬的笑容,又再度繼續撿拾文件。


「……」


「神……您要不要……我們先到外頭等……」天使很快注意到情況不妙。




「天。」


「天?什麼天?」臺灣一路發露出困惑的表情。







「火……」







一瞬間,臺灣一路發瞭解了李太太話裡的意思,於是整個人慌張了起來,連忙拉住李太太。



「不行哪!在這裡亂放火的話……」



李太太的表情雖然毫無血色,卻比不上台灣一路發的蒼白。





「降……」



「住手!」眼看情況相當不妙。


「呵呵呵!大家好!我是笨……不……我是聖誕老公公喔喔!」忽然,李太太的背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所有的人很快把注意力集中在男人的身上。


那是另一位笨……不……聖誕老公公,嚴格來說,應該是穿著聖誕老公公裝的「楊董」。



「咦?已經先有另一位聖誕老公公來了啊?」楊董馬上注意到站在他旁邊的李太太。





「……」


一種詭異的氣氛瀰漫在周遭的空氣中。





「您……您是誰?」五分鐘後,一旁的某位男職員終於鼓起勇氣開口。

「我是笨……不……我是聖誕老公公!呵呵呵!」楊董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那您呢?」眾人把目光集中在李太太身上。


「……」李太太的表情十分尷尬。



「不是說好只有一位扮聖誕老公公嗎?那……那您是?」楊董忍不住也開口問了。當初他的確是提過,每一天都有不同的主管人員來扮演聖誕老公公,可是大家約好每天只有一個人穿聖誕裝,而公司裡也只有一套聖誕老公公裝,所以不可能有第二個人扮演。


「我……我是……」李太太忽然想起王太太的話,於是趕緊把「中華民國憲法」高舉些,儘可能遮住自己的臉。



「我知道了!」楊董似乎領悟到什麼,拍了一下掌。


「原來你不是聖誕老公公!而是行憲老公公啊!不錯不錯!很應景!很應景!」楊董高興地拍了拍李太太的肩膀。

「仔細一想!大家都忘記這天是行憲紀念日了!這樣好!這樣可以提醒大家!多虧你扮演的行憲老公公啊!」



「行憲老公公好!」一旁的職員很快臨機應變,齊聲喊道。


「就……就算是這樣吧……」李太太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點了點頭。



「呵呵呵!我要去隔壁了!希望大家有一個快樂的聖誕節啊!」楊董得到結論後,顯得相當高興,於是再度拍了拍肚子,準備離開。


「笨……不……聖誕老公公再見!」職員們再度齊聲高喊。




「果然真的是笨蛋老公公……」臺灣一路發再度下了一個極為適切的眉批。



幾個原本在旁邊埋頭工作的職員看了,連忙跑去一旁拿了今天的報紙,翻開求職欄的那一頁猛看。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家公司遲早會倒,還是趕緊找工作先。」其中一個說道。

「我也是這麼想的。」另外一個高舉報紙的職員也答腔,然後兩人繼續埋入求職欄裡尋找適合自己轉業的工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