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大群的蔣公銅像顯然發揮了作用,就在它們衝進火場沒多久後,整個火勢便逐漸減弱,再加上消防隊的水柱,整個火勢已經完全被控制住了。

「喔喔喔喔喔!總之這一間也找不到人!」方才的蔣公銅像紛紛再度從門口跑了出來,顯然他們連進這棟著火的房子滅火時,也不忘記找人的任務。


或許是工作超出預期,這一大群蔣公銅像在離開火場後,便朝四面八方散去,留下原地錯愕的民眾。


「看來應該是回他們原來的地方了吧!」臺灣一路發喘了口氣。


「記者在現場……方才那些扮演蔣公銅像的人們竟然……竟然在協助滅火之後,在街道上原地解散離開!這實在是相當奇怪的景象……我們目前還不瞭解這群人究竟是什麼樣的團體?有什麼訴求?為什麼要刻意扮演這麼敏感的政治人物……」方才的男記者仍在努力報導著。


「看來這位先生幫我們收尾了啊!」臺灣一路發說。「總之新聞媒體的力量夠強,看到新聞的民眾恐怕也會認為這是一群扮演蔣公銅像的團體吧!」


「老實說,我覺得要是真有這種團體,做這種打扮在街上晃來晃去還真叫人覺得丟臉。」李太太完全忽略自己此時的打扮並不比蔣公銅像奇怪。



「根據醫院傳來的消息,方才被救出的那位男孩也沒有大礙了!這場大火目前沒有任何人重傷或死亡,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聽了記者的報導,李太太喘了一口氣,不過記者的下一句話又讓李太太吃了一驚:


「我們現在就來現場訪問方才救出小男孩的……聖誕老公公……是老公公沒錯吧?」

李太太嚇得趕緊朝人群中鑽了進去,雖然她的打扮依舊引人注目,不過笨重的攝影機畢竟還是受到不少限制,因此記者並沒有追上她。


「看來,我的體重也恢復了啊……」李太太發現自己的腳步不再像之前一樣輕飄飄的,忽然有了一種「不知道該算好還是不好」的感慨。



離開那條熱鬧的街道後,周遭的人車也忽然變得稀少了。李太太依舊穿著那一身聖誕老人的衣服,只不過上頭有很多地方被燒黑或破了洞,整個人看起來顯得相當狼狽不堪。


李太太緩慢地朝著自己住家的方向走著。


冷清的街道讓她從方才的激動情緒中回復過來,一路上,她忍不住又再開始思考關於自己先生的事。



他們兩個到底又去哪裡了呢?


看來那條「旅館街」中並沒看到他,不過……這並不代表兩人就完全是清白的,畢竟李先生那句「等一下想請妳陪我去那裡」實在太過可疑了!

雖然如此,李太太忽然發現自己並不是那麼期待在旅館街看到他們倆人。畢竟要是真撞見兩人親暱的樣子,自己實在不曉得該怎麼處理接下來的事。

是破口大罵嗎?還是像連續劇中一樣,太太撂下狠話,然後斷然甩下離婚證書,讓先生來苦苦哀求?或者從此以後自己脫離婚姻的束縛,然後展翅高飛擁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那些只是連續劇啊!裡頭的女主角多半年輕貌美、身材姣好,而且能力很強。但……現實生活中有多少人真是那樣子呢?

兩人結婚也好幾十年了,早已習慣這種模式和生活。此外,李太太實在不曉得這個快五十歲的自己,究竟還有什麼其他的技能可以發展。而自己除了這個家,實在也還真是一無所有。


這是女人的悲哀嗎?或許是,也或許不是……


有些東西擁有了,卻也是替自己上一套枷鎖,背上一擔沈重的束縛。

但……沒有背上這些東西,自己卻不可能去擁有裡頭這些無法取代的寶物。


此外,小孩怎麼辦呢?李太太還能夠瞭解這件事對小孩會是一個不小的衝擊,她並不認為事情總會像電視或小說裡那麼簡單,在離婚之後,小孩會有多聰明懂事,甚至不但沒受到父母離異的影響,反而鼓勵媽媽離開。


那……該怎麼辦呢?難道就當作一切什麼也沒發生的過日子嗎?



而李先生的心裡又是怎麼想的呢?


總之,這樣的事要是真發生了,某一方一定是對的,另一方一定是錯的嗎?或許是非黑白並不是那麼簡單,而整件事情也並不是為了誰對誰錯而存在……



李太太的腳步愈來愈沈重。


回到家之後,自己該怎麼面對李先生呢?


身為一個神,竟然還為著自己先生可能外遇的這種事感到困擾不已?


「這種事可不是放個天雷或天火就可以解決的啊!」李太太嘴裡喃喃唸著。



當初的兩人,究竟是怎麼在一起的呢?


從那一雙緊握的手,開始有了一個又一個的小娃兒,然後發展成一個平凡小家庭……就像這座城市裡到處都可以見到的平凡家庭。

李太太抬起頭,街道上的每一戶人家窗內透出的燈光裡,都有每一盞燈背後的故事,每一盞燈背後的平凡……



身為一個神,那又怎麼樣呢?



身為一個神……怎麼連兩人怎麼認識都想不起來了呢?

身為一個神……怎麼連自己的結婚紀念日是哪一天也不曉得了呢?

而自己和另一半之間,究竟只是「習慣在一塊」還是「責任感使然而在一塊」?束縛每個人待在這個家裡的,究竟是感情呢?還是責任?


如果只剩下責任,那……又為什麼要在一塊呢?


「一個負責任、顧家的成員」跟「一個喜愛這個家的成員」之間,究竟表現出來的會有什麼不同處呢?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