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老師揉了揉眼睛坐了起身。他看了看周遭,發現自己躺在學

校的保健室裡,而窗外天色也變得比較暗,判斷起來應該是五點半

左右。保健室裡沒見到護士阿姨的身影,必定是有事情暫時離開了。


張老師摸了摸自己的頭,感到相當疼痛。





發生了什麼事?




張老師努力回想之前發生的事。


對了!天蠶蠱毒!他被「飛天育嬰流」所特別培育出的變種天

蠶蠱毒給咬傷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右手,發現上頭有小小的紅腫。


  然後他習慣性的將手伸到一旁找眼鏡。



咦?等等!

張老師發現自己現在並沒有戴眼鏡,但是視力卻異常清醒。




該不會……



張老師想起週末才剛去看過的那部電影「珠珠人」。裡頭的主角

也是被某種變種蜘蛛咬傷,接著忽然視力變好,而且還有了飛簷走

壁、身手靈活的能力。


張老師望了望四周,確定沒有人之後伸出右手。


「吐絲!」


他模仿著電影裡主角所用的「蓮花指」姿勢。不過顯然任何事

都沒發生。



「唉……」


張老師顯然有點失望,不過還是慢慢的下了床找鞋子穿,打算

找個人問問到底出了什麼事。


「刷!」


咦?眼前那到連到皮鞋的白絲是……


天哪!竟然從他的嘴巴延伸出一到絲線,連接到皮鞋上。


他敲了敲腦袋,仔細想了想。


沒錯!蠶寶寶跟蜘蛛的確不一樣,蠶寶寶是用嘴巴吐絲的……

而蜘蛛是用手……


  咦?蜘蛛好像是用屁股……那是不是表示珠珠人的手就是屁

股?他忍不住想像珠珠人把手放在馬桶裡,然後轉過頭說:「我在上

大號。」的畫面。


張老師有點慶幸蠶寶寶是用嘴巴吐絲的這件事,畢竟他不是很

喜歡把嘴巴放到馬桶裡。





不對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他清了清連到嘴巴裡舌頭下的蠶絲,看了看一旁的牆壁。


電影裡面的珠珠人可以飛簷走壁,而蠶寶寶也可以四處爬來爬

去……那麼……他應該也有類似的能力吧!



不過,張老師很快就發現自己錯了。


因為他必須要把全身趴在牆上,然後慢慢蠕動著往上前進才能

夠爬到牆上。這種能力好像沒有太大的功能,畢竟一個在高樓大廈

的玻璃上慢慢蠕動前進的英雄實在不怎麼神氣(又不是垃圾魚),還

不如下來到馬路用腳走路比較快。



那麼,英雄總會有的「強壯身體」呢?


他拿了護士阿姨的厚厚大書敲了自己一下,接著馬上倒在地上

不能動彈。 看樣子,軟趴趴的蠶寶寶實在是沒有什麼防禦能力。


張老師想起每天放學時,總會在地上發現一攤一癱綠色的汁

液。那顯然是拿著蠶寶寶盒子的小孩在混亂的放學路隊中掉落打

翻,然後背後頭無數位走路從不長眼睛的小孩就這樣踐踏過……



這真是慘絕人寰的悲劇啊!



不過,顯然現在不是想這種事的時間。張老師見到正從外頭走

進保健室的護士阿姨,趕緊上前準備將這件事告訴護士阿姨。不過,

當他注意到護士阿姨的身後還跟著李老師時,他又連忙躺回床上,

佯裝自己尚未清醒。



「怎……怎麼會呢?」


首先聽到的,是護士阿姨的聲音。


「很遺憾,我所遇到的『不敗女神』是一位感覺上隨時可能再

度轉世的老先生;而擁有過人速度的『疾風』是一位植物人……」

接下來聽到的,是李老師的聲音。這讓張老師不禁要懷疑:護

士阿姨或許也是「飛天育嬰流」的弟子。


「那……『戰神』前輩呢?」


「就……就是您眼前這位陳先生嘍!」



張老師偷偷睜開眼睛,看見一位相當瘦弱的老先生跟著一個相

當壯碩的婦人站在走廊上。儼然就是「蠻牛廣告」裡面的現實翻版


「不會吧……我覺得風一吹他好像就要暈倒了。」護士阿姨說

的話裡頭隱含著濃厚的不信任感。


「其實他還有貧血跟氣喘……」李老師用相當哀怨的口氣說著。


「他正好是我們班上的家長。而這位前輩也是找到的三人中,

唯一還沒有覺醒的人。」


張老師正打算翻起身,偷偷從後門溜出去,卻聽見更讓他驚訝

的談話內容:「可惜我們不惜成本從雲南進口的『天蠶蠱毒』,竟然

被另一個小男孩給踩死了,根本還沒能夠讓阿花碰到……」


「你覺得那個小男孩該不會就是『狐妖』在千年前的伙伴轉世

的?」


「你是說,他有可能是傳說中具有隱身能力,妖狐的座騎『幻

形』,或是殘暴的『獸王』?」



還……還有其他轉世的妖怪?



張老師有些緊張,畢竟他不希望班上除了有蠟筆小新的轉世以

外,還會冒出類似皮卡丘、櫻桃小丸子或是趴趴熊、Qoo的轉世。


雖然他早就懷疑,班上那個經常在上課抱著腦袋搖晃的小孩,

其實就是可達鴨的轉世……




「我們得趕快,因為今天阿花的媽媽好像有到學校來,跟代課

老師提到阿花的父親臨時升官被調到離島,而極有可能辦理轉學的

事。」


啊?阿花要轉學?張老師聽到時有點驚訝,尤其這個消息的對

象還是他自己班上的學生。


「其實這些轉世而尚未覺醒的孩子,都會有少部分的能力,只

是尚未能自在的運用罷了。」李老師看著走廊上那位被他硬騙過來

的「戰神」,小聲的說著。


「只要平常時候特別注意這些小孩會不會有某些特殊能力就可

以發現了。比方說『阿花』有『魅惑能力』與『不死之身』;而我們

的師祖『不敗女神』據說從小打架或是下棋都沒輸過,只是太晚才

覺醒罷了。」


「你是說……同理可證『幻形』可能是相當會隱形的小孩,而

『獸王』可能從小就有與小動物交談,甚至操弄風術的能力?」


張老師其實很想幫自己班上的小孩問問看:要是「喜歡吃桌子、

啃作業簿」的話,前世應該是什麼妖怪?不過他還是忍住了。



「尤其是這位『獸王』!」李老師沈下臉,相當認真的說。「千

年前的大戰中,我們的師祖『不敗女神』就是靠操弄『妖狐』與『獸

王』之間的感情,才能夠逼得『妖狐』現身,甚至於被師祖們所擒

獲。」


「你是指……那個傳說……」


「沒錯!傳說的最後不就是這位作惡多端,甚至連自己人也害

著了的『獸王』在『妖狐』死後懊悔不已,並且決定將來要跟著『妖

狐』一塊轉世,並捨棄自己原來美好的容貌,直到十六歲那年覺醒

為止。」



獸王?



張老師有些疑惑,看來千年前的確發生過很多事。即使他再怎

麼半信半疑,也不能不開始懷疑前世為「蠟筆小新」的阿花,在轉

世前曾經做過很多壞事了。而這位獸王聽起來前世似乎也是相當貌

美的男子,畢竟這樣才能夠「捨棄容貌」。


該不會……這位獸王就是……張老師很快地在腦海中掃瞄過蠟

筆小新的漫畫情節。






該不會是風間吧?




就在張老師依舊在胡思亂想的時候,護士阿姨走上前來瞧了瞧

他的臉。


「好像還沒有醒過來啊!」

「其實『天蠶蠱毒』主要的目的還是在造成妖狐的昏厥,畢竟

平時的毒攻、推下樓梯、下暗器都不曾發揮過功效。還是只得用這

種特殊的毒讓他昏炫過去,然後帶回本部還加以封印或施法,只不

過我們實在沒料過這種毒在一般人身上會產生什麼變化就是了。」


「哼!你們都沒看過珠珠人吧。」張老師在心裡暗暗想著,同

時他已經開始幻想自己該設計出什麼樣的衣服,才能夠一方面展現

出英雄的鮮豔色彩與氣魄,又能夠展現出「蠶寶寶」的特質。


而且名字到底要叫什麼好?「蠶寶寶俠」?「蠶寶寶人」?「蠶

寶寶——MAN」?「蠶寶寶先行者」?


這實在讓張老師相當困擾。


李老師跟護士阿姨沒有再繼續觀察他,便走出保健室和走廊上

那兩位客人說話了。張老師也趕緊趁這個時候跳下床,從保健室後

門外趴上牆壁,慢慢蠕動回自己的教室,打算拿了東西就趕緊回家。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