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注意到頂樓出現異狀的,是站在一旁的美穗。



「上頭好像出事了!」



美穗指著學校的對面那棟大樓頂樓,拉住阿花要她趕緊注意。

阿花站了起身,看到對面那棟大樓上的人。心中忽然湧起一陣

相當懷念的感覺……



她想起那些出現過無數次的夢境。



所有的片斷,慢慢的就在這一刻被組合了起來……


在皇宮中穿梭來去的九尾狐妖、為她的魅力而無可自拔的君

王、在宮殿上大聲評論她而遭受驅逐的奶娘、隨侍在左右的好友與

部下幻形、以討伐她為名而起的人類……


還有……還有那雙在她落入除妖法陣之後,捧住即將消散於無

形的她……那雙溫暖的手與懷抱。




以及無窮無盡的懊悔……



阿花跳了起來,拉住美穗。「我們,非要到那邊不可。」


「可是我……護理師不會讓我離開這裡的……」美穗慌張的說。

「妳忘了妳的能力嗎?」阿花笑著對她說。

美穗拿下頸上的符咒,接著伸出手握住阿花。「我不知道辦不辦

得到……但我試試看。」


一剎那間,阿花感到周遭的一切旋轉了起來,白色的床單與銀

色的置物架溶成奶油般的液體,就這樣旋轉陷落到她與美穗握住的

手裡。


「啊……」

阿花看著保健室裡的鏡子,發現她們兩人已經完全看不到人影

了。與其說是消失,不如說是溶入周遭的背景來得更貼切。



事實上,倘若她們靜止不動時,周遭的人是看不出來的。只有

在她們快速移動時,看起來會有一種彷彿水一類的液體飄動的感覺。


就這樣,她們繞過走廊、廣場,到達隔壁大樓的頂樓。


在她們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她們從來沒想像過的情景。


頂樓的地上、牆上被切割出大大小小不同的裂痕。而她們所認

識的隔壁班同學珊珊則穿著破損而沾滿血跡的制服,跌跌撞撞在一

旁扶著牆壁試圖站穩。



阿花定神一看,地上的裂痕彷彿是由某種尖銳的東西造成的,

要是被這種東西掃過身上,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妳終於來了。」

站立在頂樓矮牆上的男人似乎感覺得到阿花和美穗。



阿花將手放開,脫離美穗的保護,身體便立刻現形。


「認得我嗎?九尾狐?」站在牆邊的男人大喊。





阿花顫抖著,一步一步緩慢地走了出去。




「你……」


無數的畫面在阿花的腦海中碰撞、衝擊。彷若就要衝出她的腦

袋似的。



「阿花,別……別過去啊……」


美穗在後頭想要拉住阿花,但阿花仍然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認得我嗎?九尾狐!」站在有五樓之高牆上的男人再度放聲

大喊。



那是一道帶有絕對威嚴的聲音,也是一道劃破千年鴻溝的問

句。瞬間,夢境中的濃霧、女人、妖怪、戰場與數也數不清,橫跨

數千年的恩恩怨怨,彷彿就要從這一句話開始再度被揭開了來。


眾人們無不屏氣凝神,仔細看著即將發生的一切,那也是她們

所無法阻止的一切……
   


   「認得我嗎?九尾狐!」












「不認得……」阿花說。

「您……哪位?」




在阿花講完這句話後,獸王就從五樓的牆邊倒著摔了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