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之前,得先提提當年黃老師回到深山……不……回到牆壁

上有群山圖畫的泡沫紅茶店之後某一年。



「奧義?」


黃老師的師父,也是飛天育嬰流藍幫的第三十八代傳人,一邊

搖著裝泡沫紅茶的杯子,一邊回答黃老師的問題。


「是的,師父!」黃老師畢恭畢敬的說著。

「在這幾年中,我不斷的鍛鍊自己。使得無論是自己的體能,

或是飛天育嬰流傳統的招式,像是『粉筆丟』、『奶瓶拔』、『尿布飄』、

『愛的小手』、『課本射』、『眼睛殺』,都已經儘可能鍛鍊到自己能夠

負荷的極限。」


「我明白這些都是學習『奧義』的基礎,因此也相當努力的在

鍛鍊著。可是,到底什麼時候我才能夠學到『奧義』呢?」黃老師

有點激動了起來。




「好吧。」


師父放下紅茶,把紅茶店裡面唯一的客人——兩個蹺課的國中

生——趕了出去,然後拉下門簾,掛上「本日休息」的牌子。


「我現在就教你。」


師父解下了圍裙,站到黃老師的面前兩公尺處,並且拋給她一

頂安全帽、一件防彈背心、護膝及保護裝備。



「接招了。」


「啊?」


黃老師趕緊把這些東西穿戴上去。通常這就是師父要讓她用身

體感受新招式的時候,雖然相當危險,不過學習效果倒很好。



「飛天育嬰流——」


電光火石的一剎那,黃老師只聽到師父最後喊出的招式名稱,

然後就倒地昏了過去。





「九榔頭閃!—壹!貳!參!肆!伍!陸!柒!捌!玖!」





「啊啊!」



再度醒過來的時候,黃老師看著師父,不禁流下兩行眼淚。



「妳……領悟到了?」師父用相當平穩的語氣說著。


「嗯。」黃老師發現自己完全無法停止自己的眼淚。


「我第一次領悟到時,也跟你一樣哭了兩天。」師父將兩手放

到背後,緩緩的轉過身。





流著眼淚的黃老師伸出手……





抓住了一張折凳丟過去擊中師父!


「媽的!不過就是把九個榔頭一起丟出來K人罷了!還說什麼

『奧義』?」


看到應聲倒地的師父,她再度痛哭失聲:


「嗚嗚~想到我竟然為了這麼白癡的『奧義』辛苦了那麼久,

就覺得不甘心啊啊啊啊!」


「……可是能夠一次……丟出這麼多根榔頭……還是需要經過

訓練的啊……而且妳也同時學會到最快的『拔凳術』——『天翔折

凳』……」


師父講完最後的一句話,就暈了過去。



黃老師終於瞭解,為什麼歷代師祖們再教授奧義之後,常會在

很短的時間裡去世或離開,並且把幫主的棒子交給下一屆傳人了。





時間再回到我們的故事。



黃老師以超越人類極限的速度,抽出原本放在身上的武器,拋

擲出去。





「飛天育嬰流——九榔頭閃!」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