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又是誰?」


寺山向後退了數步,直到背後靠到頂樓的牆為止,像是故意要

諷刺小心翼翼的珊珊。


「要說明白可以!我是飛天育嬰流第四十代紅幫弟子!」


珊珊不得已,只能氣急敗壞的向前走,直到自己和寺山能夠保

持說話的一般距離。


「你,不是。」寺山露出陰險的笑容。


「而我卻本來一直都是寺山。」


「騙人!我所知道的寺山是連蒼蠅也不忍心殺害的人。」



「好吧!幾個月前以前我的確還是寺山,從十六歲生日的那天

開始,我就不再是寺山了,應該說我就不再是十六歲以前的寺山了。」




那不是廢話嗎?




「你是說,現在的寺山在幾個月以前的那個寺山生日後,就變

得不是十六歲以前的寺山,而成為與十六歲以前的寺山不一樣的寺

山,然後由那時候延續過來,所以現在的寺山跟幾個月前的寺山是

同一個寺山,而跟十六歲以前的寺山不是同一個寺山。」



前文提過,珊珊的時間感相當好。



「……就算是這樣子沒錯吧……」

眼前這位「跟幾個月以前的寺山同一個的寺山」很快就投降了。



「所以,昨天你跟我的對話,不是我在試探你,而是你在試探

我?」珊珊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不由得感到一陣恐怖從心頭湧了

上來。


「算是吧。」寺山撇過頭,將眼睛斜過看著珊珊,露出一種相

當詭譎的邪笑。


「而且我已經確定了你真正的身份。」



「喔?」


珊珊從袖裡抽出許多粉筆頭,夾在雙手的手指中間。通常動畫

裡講到這個地方,就是要開始乒乒乓乓打鬥的時候了。如果是愛情

戲的話,這時候通常還會有第三者打開鐵門闖了進來,而那個第三

者通常會是主角暗戀的人。


「我和你在前世,曾經有過一段過去。」寺山高舉了右手,似

乎也在做某種戰鬥的準備。


「妳是唯一……唯一能夠讓我感到過恐懼的『那個人』。」


他咧著嘴笑著。


「我應該要在妳覺醒之前,先把妳收拾掉?還是等妳覺醒過來

後,再好好讓妳瞧瞧我現在的力量?」


珊珊的心頭一震。


從對方的話裡感覺起來,這些由幫主所說過的傳說故事似乎也

包含了她自己在內。而這一點是她從來不曾想像過的,甚至任何一

位飛天育嬰流的前輩也不曾提過。


「囉唆那麼多幹嘛?」黃老師的聲音從後頭傳過來。「獸王!看

來你是三個妖怪中,第一個覺醒過來的傢伙!」


珊珊轉過頭去,只見到黃老師從頂樓的鐵門中衝了出來。




「看飛天育嬰流『奧義』——」


黃老師穩住了氣,一邊高速接近伍寺山,一邊將雙手伸到兩脅

側邊,準備抽出最強的武器。






「九榔頭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