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事聽說了嗎?」一到學校時,幾乎每個同學都在為昨

天傍晚的兇殺案而議論紛紛。


「聽說最有嫌疑的,就是當時在附近的『五四三』!」


「他還被帶去警察局做筆錄了呢!不過好像一下子就回來了。」


「大概警察也不想把那傢伙留在警局裡面吧!哈哈哈!」


將書包放進抽屜裡的珊珊望了望左右,昨晚的事似乎引起很大

的騷動。


她當然在第一時間內就趕緊離開現場了,畢竟要是真的調查起

來,她跟「飛天育嬰流」的關係或許會有某種程度暴露的危險。



這五個人究竟是誰殺的呢?


珊珊不能不懷疑起「伍寺山」,不過這也是她最不希望懷疑的對

象。





「今天!還會有人再度喪命在『殺人兇手』的手中。」「超自然

研究社」的人,一大早就開始四處散播謠言。



「啊……」聽到的人無不露出驚恐的表情。



「這是由本社特別邀請擁有高度感應力的『先知老婆婆』那邊

得知的消息。」



「喔……」


  聽到的人無不將繃緊的神經又再度鬆懈了下來。



「會不會跟妖怪有關係?上次那個『美穗』不是一直沒有來上

課嗎?」


「不曉得哩……好像聽說這兩天她都一直待在保健室休息而沒

有來上課。」


忽然之間,所有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珊珊向眾人的目光看過去,發現寺山正背著書包進入教室。


他緩慢地將書包掛到桌子邊,拉開椅子,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

就坐了下來。這之間完全沒有抬起頭來,更不會察覺所有人的目光

集中到他身上的事。



這些都並不是最讓珊珊訝異的事。



原本那個善良到近乎愚蠢的寺山,似乎就這樣消失了。


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表面上看起來的寺山似乎和平時沒什麼

兩樣,可是那種讓人厭惡的特質忽然淡了,甚至取而代之的,是一

種異樣的吸引力。就好像在那副平凡甚至該說難看的長相中,蘊含

著某種神秘而讓人忍不住想要探尋的力量。


珊珊看見寺山的一抹詭笑,很短暫的時間,卻讓她感到前所未

有的恐怖感。那是她想像中的寺山絕對不可能出現的表情。




這一天的課,珊珊都沒有辦法專心的上。



直到這一天的中午,她終於忍不住了。


「出來,我有話問你。」珊珊站在寺山的座位旁,帶著敵意的

口氣說著。



寺山不發一語,面無表情的站了起來,跟著珊珊走了出去。


「要去哪裡?」寺山用相當冰冷的語氣說著,似乎可以預料到

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頂樓。」


珊珊走上向頂樓的樓梯,卻發現鎖上了。


「該死!」


「通常都是會鎖上的啊,為什麼一定要到頂樓?」


「可是電視上都是這麼演的啊,每個私下交談的人都一定要到

頂樓……」


「喔?真是奇怪的慣例。」


寺山伸出手,輕輕一摘就把鎖給拔了下來,這讓珊珊更加懷疑

了。


頂樓的風相當強,地上則雜亂散落一些香菸頭,顯然有過一些

學生在這邊抽煙,珊珊雖然很好奇這些學生如何解開鐵門的鎖,不

過眼前卻有更要緊的事。



「咱打開天窗說亮話,你是誰?」珊珊將背靠著鐵門,確定自

己距離頂樓的邊緣的矮牆有一段距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