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這是什麼?」


瞧見右手小指上那條紅線時,我有點兒訝異,至少昨天以前它不是在

那裡的。



我試圖把紅線拉開,這時才發現紅線就像刺青一樣,完全貼合在手指

上。更正確的說,這條紅線就好像未來世界電影中的「立體影像投影」一

樣,好像綁在你的手上,但實際上卻沒有辦法觸摸到。



紅線多出來的一端垂在下頭,輕輕的搖晃著。



我試圖用手上的鉛筆去撥弄它,不過顯然還是失敗了。每當鉛筆好像

要碰觸到那條紅線時,兩樣東西就好像融合在一起似的,然後隨即就穿了

過去。



「陳先生?陳先生!」一旁上司的聲音把我一下子抓回到現實裡。



「是是!」我趕緊站了起來,怎麼說這裡都是公司的會議室,發呆可

是一件攸關薪水的大事。



「客戶對陳先生設計的這個廣告相當滿意,尤其是那句『命運要靠自

己去掌握』的標語,實在太貼切了!」



經理對著我盈盈笑著,這表示我在她心理一下子被加了好幾分。這些

分數大概可以抵掉上次在辦公室玩新接龍被發現而扣掉的部分。




不過,之所以在這一刻讓我瞪大眼睛說不出話的,主要還是在經理左

手手上也纏著的那條紅線。



那條紅線一樣晃啊晃地垂下小小的一頭,而且長度跟我手上的紅線完

全一樣。




「這……」



這的確是有點怪。




我朝會議室裡的其他人張望了一番,發現大多數的人手上也都綁著同

樣的紅線。只不過有的長、有的短、有的根本還沒露出頭、有的則像是被

和某種東西綁起來似的,朝著某個方向筆直的延伸過去,只不過距離越遠

越淡,肉眼可以看見的部分幾乎只維持在手指十多公分內。



我忽然想到小時候看過那本「神秘的百慕達三角」,裡頭有一段就是

描述一艘拖著小船的大船,在濃霧中竟發現繩子筆直地朝看不到盡頭的遠

方無限延伸。




「陳先生?」經理的話再度讓我嚇了一跳,顯然我一直朝著她的方向

發呆,而這個動作很容易引起莫名其妙的誤會。



「沒……我只是在想事情。」我搔了搔頭,把目光拋向一旁的文件上。



經理曖昧地對我笑了笑,這讓我忽然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老實說經理外貌實在不算太差,只不過除了本身是工作狂以外還有點

花痴的傾向。她總覺得辦公室裡的男同事們都在暗戀她,還經常性的會找

被她看上的男同事,以公事之名去喝茶聊天。



除了這一點之外,她實在是個工作能力相當厲害的女強人。



「陳先生,方便的話,下班後一起吃個飯?我有些業務上的事想跟你

討論討論。」


經理很迅速的靠了過來,老實說我實在有些害怕,畢竟對方算是自己

的頂頭上司,有些事情實在不太好拒絕。


「嗯……我下班後跟……跟老李他們有約要去唱歌,所以可能不太方

便……」



話還沒說完,該死的老李就朝著我的背狠狠的拍了一下。



「小陳啊!記得明天一起去唱歌喔!」



我無奈的轉過頭去,掩蓋住眼中的恨意,然後將大學時戲劇社學到的

功夫再度拿了出來:「啊!是明天啊?我一直以為是今晚……」



「對呀對呀!要記得喔!掰掰!」



望著老李的身影逐漸遠去,我感到身後有一道詭異的視線注視過來。



「那麼今晚就有空嘍!下班直接去隔壁那家餐廳見喔!」


經理擺了擺手,朝著走道的另一頭離開。手上的那一小段紅線隨著手

的擺動晃啊晃啊地。




「唉……」



我垂下頭,眼角瞄到附近幾間辦公室的人探出了頭,然後一堆人趕緊

拿出紙跟筆猛寫著,接著每個人都從口袋掏出某種紙交給為首的人。




「又……又在下注了……」



我完全明白自己明天會成為眾人八卦焦點的這件事。


走回辦公桌前的我舉高了手,望著手指上繫著的那條紅線。最令我感

到驚訝的,是每個手上也有綁著紅線的人都沒有什麼自覺。




似乎看得見紅線的人,只有我一個。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坐在電腦前的我,望著手上垂下來的紅

線疑惑的自言自語問著。




「咦?你也看得到那條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