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王揮舞著巨大的鐮刀,企圖想將男人從上劈下,卻在碰觸到

黃色圈圈的外圍時發出了巨大的火花和爆裂聲。


  「吼!」黃色的光圈像是具有某種束縛能力似地,牢牢地將獸

王鎖在這直徑六公尺的圓形範圍內。


  原本跟在獸王後頭的小妖怪們紛紛壓低了身子,擔心眼前這位

他們賴以依靠的深灰色妖怪是否就此被封印……如果是這樣的話,

他們不免開始擔心自己的下場。


  當然,也有不少妖怪忍不住懷疑「魔界教父」為什麼能安然離

開「縛妖陣」,但之前的傳說終究還有些效用,大多數的妖怪還是認

為「因為魔界教父的道行比較高,因此能安然離開」。


  
  「抓住了!沒想到這麼容易!」小妖狐很高興地在旁邊叫著。

而原本站在魔界教父後面緊張得要死的妖怪們,也紛紛露出高興的

表情。



  幾個原本跟在獸王旁邊的隨從,開始試圖將獸王從黃色圈圈中

救出。尤其是最忠心的白犬,好幾次想衝進縛妖陣中,卻被處理事

情比較冷靜的化蛇給阻止。


  
  「不……好像不太對勁……」小珊珊聽到神婆嘴裡所說的聲音

後,忍不住跟著望向街道的另一邊。



  那是由一群「妖怪獵人」與術士組成的陣容,他們站在整個縛

妖陣的一個角落,將雙手舉向獸王,嘴裡喃喃唸著相關的咒語,像

是試圖在控制這從外圍不斷傳入,用以控制獸王的大地精氣流向。


  小珊珊揉了揉眼,注意到這些術士一個一個露出痛苦的表情,

似乎在承受某種巨大的壓力。


  
  「不行,這種原本要靠一個高強術士操控的陣法,現在他們竟

然想靠一群術士來做,實在太大膽了!」神婆抓住柺杖,開始朝著

術士們的方向跑去。


  「前輩!」小珊珊趕緊跟著神婆跑去,想看看有沒有什麼自己

能幫得上忙的。



  「縛妖陣這種東西最困難的,是要在短時間內應付這些來自大

地精氣的訊號。」神婆皺著眉嚷著。「如果不是有一定修行的術士,

實在很難快速地處理這些『訊號』!他們居然想藉著一群術士來分

擔這項工作,這如果不是默契很好的人,根本就只會彼此互相牽制,

甚至讓大地精氣的力量散了開來。」



  「您的意思是……」小珊珊露出困惑的表情。


  「因為這些傢伙根本沒辦法處理這麼快的變化,這些聚集到的

大地精氣根本又散溢掉了,所以整個縛妖陣雖然很巨大,卻發揮不

到三分之一的力量。」
  


  白犬和化蛇似乎也注意到操控法陣者的位置,於是轉身開始朝

著與神婆、小珊珊同樣的方向奔去。



  「阻止他們!」魔界教父似乎早就預料到,於是早在術士的周

遭佈下許多負責守衛的妖怪與妖怪獵人,當白犬、化蛇與其他獸王

所屬的妖怪們逼近時,他們便跳了出來,組成一道防衛線。


  「滾開!」化蛇許栩勒雙手一揮,便從一旁的消防栓內召喚出

水柱,強大的水勢瞬間便破壞了整座消防栓,然後在空中宛若蛇般

扭動,接著化為無數水刀朝著防衛線衝去。


  


  砰!



  一個頭比其他人大上一倍的傢伙跳了出來,接著張大了嘴,瞬

間將半數以上的水刀都吸了進去。


  
  另外幾個背上有硬殼的妖怪也跳了出來,身子一轉,便擋下了

其餘的水柱。只有幾個看來比較弱小的妖怪被水刀沖倒,或是因此

而受了傷。



  「可惡……這些傢伙不同於剛剛阻擋我們的妖怪。」化蛇瞪大

了眼,激動地說。

  

  「『王』把最精銳的部隊都留在這裡了。」一個站在防衛線後方,

長著白鬍子,拿著柺杖的矮小老人笑著說。


  化蛇知道這個老人,他算是魔界教父的智囊團領袖,是一個具

有數百年修行的妖怪,被稱作「年輪」。


  「哼!」化蛇與其他妖怪的攻擊並沒有停下來,畢竟他們都發

現到,與其正面突破縛妖陣,還不如直接攻擊操控縛妖陣的這些術

士來得更快。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