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晚上八點五十分。

  
  那是魔界教父所在的大樓,不,該說是巨大的千年樹精所變化

而成,偽裝成人類世界中的高樓大廈。


  被喚做「王」的中年男子緩緩地踏進柏油路上,用粉筆畫好的

黃色圈圈。


  「你來得有點慢。」他抬起頭,望著前方不遠處的深灰色妖怪,

那是「獸王」,有著數千年修行的大鐮鼬。



  「獸王」看著男人,似乎對「魔界教父竟然這麼不起眼」感到

相當驚訝。


  


  「你是魔界教父?」




  「不,我是小叮噹。」男人對著深灰色妖怪扮了一個鬼臉。
  


  「你是……魔界教父?」


  「其實我是蠟筆小新……」男人轉過身,側著臉露出害羞的表

情。



  
  「你……是魔界教父?」深灰色妖怪有點生氣,加重了語氣。


  男人看了看後頭死盯著他猛搖頭的幾個手下,嘆了口氣。

  


  「嗯……我就是魔界教父。」


  
  「我從你的身上感覺不出任何妖氣。」獸王望著眼前矮小的男

人。「我聽說有某些具有數千年修行的妖怪,可以將自己的妖氣完全

隱藏起來……」



  「看來,我可以好好享受今天的打鬥。」



  「想知道我是怎麼做的嗎?只要進到這個黃色圈圈裡,我就告

訴你。」男人似乎早已對這種可怕的妖怪免疫,依舊擺出一幅悠哉

的樣子。



  「笨蛋!哪有人直接說的!」幾個妖怪在後面忍不住嚷了起

來。「要用『引誘』的!用引誘的方式把獸王引到圈圈裡面啊!」



  「圈圈?」獸王看了看地上的黃色圈圈,露出一種詭異的笑容,

接著便踏了進來。


  
  「我猜,這應該是縛妖陣吧!」


  「你知道啊。」男人望著眼前和他一塊站到黃色圈圈中的獸王。

「知道居然還進來?」


  「所謂的縛妖陣,需要強大的大地精氣和高強的術士,精氣越

強大,能捕捉到的妖怪也越強大。」獸王說。「但我不認為你們有辦

法發動縛妖陣。」



  「是嗎?」男人忽然發現獸王伸出前肢,輕輕將他圍了起來。
  


  「首先,我不認為有什麼人有能力操控這些足以封印我的大地

精氣。」他一邊說著,一邊還朝著「神婆」的方向望去。


  事實上,即使是「神婆」當時的力量,也都還不足以封印「鐮

之刃還沒被奪走」的獸王。



  「再者,你跟我同在這個黃色圈圈裡,我也不打算讓你出去。」

獸王壓低了身子。「我不認為你的手下敢發動縛妖陣,讓我們兩個一

塊被消滅。」
  



  「唉……」男人嘆了口氣。「你錯了,我的手下都是一群沒心肝

的傢伙。」



  語畢,巨大的黃色光芒從城市的外圍,也就是巨大縛妖陣的邊

緣亮起,接著迅速地開始朝著獸王和魔界教父所在的圓圈縮小,在

短短一秒鐘之內便集中到黃色的圈圈上,將兩人圍在裡頭。




  「啊!」獸王的身體出現了巨大的變化,整個身子開始劇烈地

抖動起來,這使得他無法不放開眼前的男人。


  
  「為……為什麼你沒事?」獸王的兩眼充血,一邊發出痛苦的

巨吼,一邊望著眼前仍然老神在在的男人。




  「所謂的縛妖陣,是專門抓妖怪的。」男人拍了拍肩膀,然後

像沒發生什麼事似地穿過黃色的圈圈,走了出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