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戰神忽然衝進飛天育嬰流的人群中,奮力抬起一個女孩子。

  那是靜瑜。黃老師等人之前從操場救起,替她安撫與包紮傷口

後,一塊帶到現場來。


  「有本事就壓下來吧!」神婆毫無人性地大喊。


  
  獸王遲疑了一下,接著再度掃動身上的「鐮之刃」。瞬間,那棟

原本即將掉落的建築物便化為無數較小的單位,然後從四周散落了

開來。當然,其中大多數的石塊都被魔界教父的妖怪和飛天育嬰流

給彈了開來。



  「這個也要拋出去嗎?」戰神再度將臉色發白的靜瑜往後舉,

做出「預備發射」的動作。



  「不!這個不能丟!」神婆總算表現出一點緊張感了。「這個是

要發動『溫情攻擊』的!」
  


  戰神輕輕地將靜瑜放了下來,讓她直接與獸王面對面。



  「寺山……寺山嗎?」靜瑜望了那頭深灰色的大妖怪一陣子,

然後用一種帶著驚恐的語氣說道。


  

  獸王靜默不語。
  



  「他們告訴我,你是那個最善良……最不忍心讓人受到傷害的

寺山。」靜瑜鼓起了勇氣,扶著柺杖往獸王的方向走去。
  


  幾個飛天育嬰流的弟子試圖拉住她,卻被神婆用柺杖給檔了下

來。



  「安靜看,人家談戀愛呢!」她再度露出神秘兮兮的笑容。

  

  深灰色妖怪身上忽然發出某種淡淡的光,隨著這道忽明忽暗的

白光,「獸王」再度變化為人形……變化為「伍寺山」!


  當獸王恢復人形時,一旁的「宅妖」很快替赤裸身子的他披上

外衣,但鄰近的人都注意到了伍寺山身上大大小小的傷。


  「看來獸王的傷果然還沒好……」神婆瞇著眼,嘆了口氣。


  原本腿上便受了傷的靜瑜當然走不快,但此時兩人前方的妖怪

們自動讓出一條路,讓「伍寺山」能以較快的速度走過來。

  

  「靜瑜……」他緩緩慢地喚出了女孩的名字。


  
  「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靜瑜望著伍寺山身上的傷,啜泣著。

「一定是那個叫什麼『獸王』的東西佔據你的心智對不對?所以……

所以你才會變成妖怪?所以你才會……做出這些可怕的事?」



  伍寺山靜靜地看著這位覺醒前的自己所暗戀的女孩。


  
  「你變回來了對不對?」靜瑜伸手撫摸著伍寺山臉上的傷。「那

個『獸王』走了對不對?」



  「這種故事不都是這樣子的嗎?一個少年被某種邪惡的力量所

控制,不得已變成妖怪,殺害許多無辜的人,然後在另一個女孩的

呼喊下醒了過來……」




  「在那樣的故事裡……」伍寺山咧著嘴,笑了。「那個少年通常

會在醒過來之後被殺,要不就是跟某個更壞的敵人同歸於盡。」

  


  「但這個故事不一樣。」他的眼神一變,透出一股屬於「獸王」

的凌厲氣勢。



  「打一開始就沒有什麼『佔據身體的邪惡力量』這種東西!」

伍寺山深吸一口氣。「『伍寺山』和『獸王』的唯一差別,只是在於

『想起自己以前忘記的事情』罷了!」


  

  靜瑜的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當我想起自己曾經是誰……」伍寺山緩緩地說著。「當我想起

另一個我曾有過的恐懼、哀傷、怨恨後,我就成為現在的我。」


  「就像任何人一樣,每一分、每一秒在遭遇了新的事情、擁有

了新的記憶後,都會成為與一秒鐘之前不同的個體。」


  「一切都是無法逆轉的。」他一招手,靜瑜便再度暈了過去,

然後被一旁的小妖怪接住。



  「縱使如此,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到你的。」他轉了個身,再

度變為那隻深灰色的巨大鐮鼬!


  



  「除了我以外。」

  



  轟!


  巨大的風刃再度從眾人的四周炸了開來!


  

  「力量才是一切。」深灰色的妖怪高呼。「當我把這個世界妖怪

中的『王』打敗,證明自己力量優於他之後,我將再度成為『獸王』。」


  「我要清除這些姑息人類的膽小妖怪們,讓妖怪該真正展現的

力量呈現在人類的面前!」
  


  明白自己無法再阻擋眼前的千年鐮鼬後,魔界教父的妖怪部隊

和飛天育嬰流弟子們紛紛退到一旁。



  當然,這也是因為「魔界教父」即時傳來「縛妖陣完成」訊息

的關係。
  



  ※ ※ ※


  
  「只要你踏進這棟大樓前面的空地後,縛妖陣便會發動。」數

百公尺外,在這位毫無「踩地雷才能」的男子第十二次引爆「地雷」

後,他終於關掉電腦下了大樓,走到前方畫著半徑三公尺的圓形範

圍內。



  「『王』!您可是這次計畫中的誘餌!千萬不能離開那個圓形附

近喔!」耳機傳來「山琿」的聲音,不知怎麼的,此時的男子只覺

得刺耳。


  「我知道啦……當縛妖陣發動時,獸王必須站在這個圓形的範

圍內……我的媽!這道範圍怎麼這麼小?根本和外圍整個市區大小

的範圍不成比例嘛!」男子搔了搔頭,相當後悔自己為什麼會答應

這麼笨的計畫。
  


  「『王』!您放心,總之『縛妖陣』這種東西只對『妖怪』有效……」


  「所以,如果是一個被『妖怪』入侵心智的少年,也能因為『縛

妖陣』而讓『妖怪』的部分被消滅,最後恢復原本少年該有的樣貌。」

男子說出這聽了不下十次的資訊。
  


  「除非這個人的『心智』被入侵的『妖怪』給吞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