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們這群『飛天育嬰流最強四大能力者』打算怎麼辦?」

最早沈不住氣、打破沈默的是獸王。


「就比如說那個史上動作最迅速的植物人好了。」獸王將視線

望向「疾風」。「首先你們得先叫醒她吧!不然的話,她要怎麼對我

發動攻擊?」


「你太小看疾風了。」神婆一邊說著,一邊在「疾風」的身上、

輪椅上貼上大大小小的符咒。「誰說植物人不能發動攻擊的?」


「啊?」


在神婆推了戰神一把,而戰神終於勉為其難地點了點頭後,這

位轉世的「疾風」連同輪椅被舉了起來。




「飛天育嬰流極密奧義——」神婆舉著柺杖,興奮地大喊。





  「植物人砲彈飛車!」
  





  正當一旁連同現任幫主在內的飛天育嬰流弟子們還在思考有沒

有這個招式時,「疾風」已經連同輪椅、點滴一塊被拋了出去!


  或許是被眼前的情況給嚇到了,獸王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

這使得「植物人砲彈飛車」轉眼間已經近逼到距離獸王頭部數公尺

的範圍內!



  「風刃!」巨大的風壓很快從「植物人砲彈飛車」上方劈了下

來,卻被符咒所產生的「防禦場」給彈開,眼看著這台「植物人砲

彈飛車」就要擊中獸王……




  
  唰!



  白色的身影一閃而過,那是獸王身邊最忠實的伙伴——白犬。



  牠很快用自己的身子撞翻「植物人砲彈飛車」,不過輪椅上的符

咒立刻產生效果,將上頭的「疾風」彈了出來,直接黏上白犬,這

使得白犬不得不用嘴用力將「疾風」咬開,甩到一旁。


  方才的「砲彈飛車」整個扭曲變形,倒在地上。而「植物人」

的部分也在被甩落到地上後,滾了幾圈撞上一旁商店的玻璃門。

  




  「……植物人砲彈飛車?」看著「疾風」悲慘的命運,幾個飛

天育嬰流的弟子心理湧起「退出門派」的念頭。



  完全被嚇壞的小珊珊趕緊跑向「疾風」,試圖將這位「好不容易

轉世又可能還要再轉一次」的前輩救起。

  




  忽然間,這位因為車禍而變成植物人的「疾風」動了!
  




  「誰來告訴我……」臉上插滿玻璃碎片的「疾風」站了起來。「為

什麼我好不容易能動,身上卻這麼痛?」



  「又一個地球的伙伴醒過來了。」神婆笑著說。「獸王身邊的白

犬具有『能讓人覺醒過來』的能力,而這種能力甚至可以把植物人

給喚醒。」
  



  「等等……如果剛剛替獸王檔掉『植物人砲彈飛車』的不是白

犬,而是化蛇的水刀呢?」一旁的黃老師終於忍不住提了問題。



  「那……那就再說嘍!」神婆似乎不怎麼在意這個問題。


  

  「疾風老前輩覺醒了!」終於跑到一旁的小珊珊高興的大喊。

「有了疾風老前輩,我們就好像多了千軍萬馬的力量……」



  語畢,只見「行如風、奔如電」的「疾風老前輩」摸了摸頭上

因為撞擊而腫起的包包,再度倒了下去。

  


  「千軍萬馬暈過去了……」從剛剛就一直進行現場實況轉播的S

台攝影師忍不住下了眉批。


  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什麼的獸王楞在那裡,如果說飛天育嬰流的

任務是「拖延時間」的話,他們可以說是成功了。

  


  「沒關係,只要飛天育嬰流史上的『五大能力者』同時出現,

這背後的意義就比實際上的作用還大了。」神婆像是仍不肯承認「剛

才的戰術太爛」似地繼續說著。



  「五大能力者?」黃老師再度皺緊了眉,怎麼說她也只記得飛

天育嬰流的歷史裡當時只有四位「能力者」。



  「啐!」獸王終於決定結束這段莫名其妙的對話,將「鐮之刃」

狠狠地朝一旁的大廈掃過,強大的風壓再次讓這個有三十層樓高的

大廈像布丁似地被斜切了開來,上半部就這樣緩緩地滑落了下來。



  「糟糕!牠想直接讓建築物直接掉落到我們的身上!」


  來自「魔界教父」的妖怪部隊見狀,其中能在空中飛行的妖怪

們趕緊轉而到大廈的旁邊,試圖撐起這棟即將倒塌的建築物,但頂

多也只能讓它掉落的速度稍緩。


  


  「飛天育嬰流極密奧義第二彈——」神婆再度舉著柺杖喊了出

來,這讓原本在她周遭的人紛紛抱著頭蹲了下來,深怕自己成為下

一個「砲彈」,而其中最為害怕的,便是抱著剛「不敗女神嬰兒號」

的小護士。




  


  「女朋友砲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