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聲響再度從縛妖陣的外圍傳了進來,就如同上次一樣,

源源不斷的大地精氣再度集結到黃色的圈圈內,將獸王再度制服

住!


  「這……不可能……」獸王望向小珊珊,發現她正站在縛妖陣

的「操控區域」中,高舉雙手再度發動法陣。


  「連神婆都沒有足夠能力能處理這道咒文了,就憑你這個小娃

兒……」獸王的身體再度因為封印的力量而劇烈搖晃著,他睜著充

滿血絲的眼睛,先是看了看地上白犬的屍體,然後望向遠方的小珊

珊。


  「喝!」他大喝一聲,似乎想像上次一樣,藉由自己的力量將

縛妖陣的力量打回。


  


  不過……這次卻失敗了。




  一波又一波的大地精氣確實的被導入縛妖陣中心,幾乎沒有半

點遺漏!而這一道又一道的力量,也超過獸王企圖掙脫的力量。


  「吼!」獸王痛苦的大叫,似乎察覺到這次的縛妖陣並沒有上

次那麼簡單。
  


  方才倒向獸王的妖怪們紛紛呆立在原地,他們無法判斷自己此

時該怎麼辦。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以化蛇為首的妖怪露出疑惑的表情,

然後再次奔向小珊珊,打算再度發動攻擊。


  於上次不同的是,原本用來防衛操控者的那群妖怪,方才都為

了保護魔界教父跟飛天育嬰流的人類而離開位置。因此,小珊珊的

附近幾乎是沒有任何防禦的。



  「水刃!」他再度一指,地上的水柱再度化為鋒利的水刀,朝

著小珊珊便射了過去。



  奇怪的是,小珊珊這次竟然輕易地躲開水刀的攻擊,而且身體

完全沒有離開「操控區」的範圍。

  

  「萬龍狂舞!」化蛇將雙手平舉,數不清的水柱便像蛇一般衝

向小珊珊。


  「哪有那麼簡單!」隨著「戰神」陳先生的聲音,一塊從地上

被抬起的巨大石塊便被拋到小珊珊的前方,大多數的水刀也因此而

被擋住。



  「沒用的,還是沒辦法阻擋我全部的『萬龍狂舞』!」化蛇許

栩勒笑了笑。只見在大石塊的邊緣,好幾道水刀便從外穿了過去,

筆直地往小珊珊衝去。
  



  剛才詭異的情景再度發生。




  小珊珊微微扭動著身子,便輕易地躲過這幾道水刀,即使如此,

她的雙手仍維持高舉的狀態,嘴裡也不停地唸著縛妖陣的咒文。


  「這……不可能!」化蛇想起不久前跟獸王曾有過的打鬥。即

使是獸王,也很難避開他所有的水刀。


  如果要形容的話,小珊珊的周遭就好像有一道時間的缺口般,

所有的水刀在接近她時,忽然都慢了下來,而能使她輕易地找到水

刀間的縫隙,安然躲過這些攻擊。



  「這……」化蛇忍不住想起操控縛妖陣的最困難處:在短時間

內處理大量源自大地精氣的資訊,並且將這些精氣導向縛妖陣的中

心。


  嚴格來說,縛妖陣並不是門檻很高的陣法。它之所以很難,是

因為裡頭一瞬間要處理的咒文與訊息量是相當龐大而迅速的,而且

越是巨大的縛妖陣,他所使用的精氣越多,這些訊息處理量也越多。

  


  「如果這個人可以操控周遭時間的流動……」許栩勒想起神婆

一直在嚷著的「第五個能力者」。



  如果是一個能夠操控周遭時間流動的「能力者」,那麼他或許真

有辦法在短時間內處理縛妖陣中龐大的咒文與訊號!



  當然,來自化蛇或任何人的攻擊,也都會在接近她身體時變得

緩慢,使她能夠輕易地躲開。
  


  「但……為什麼她會到這個時候忽然像『覺醒』過來似的,從

一個普通的飛天育嬰流弟子,轉變而為這樣的『能力者』?」化蛇

的心理有數不清的疑問,而這些疑問也同時存在於獸王的心裡。


  縛妖陣的中央,獸王正因為這一波一波大地精氣的力量,整個

身體像是被強大的力量壓制住,不但無法動彈,甚至還開始萎縮。

  


  「吼……」



  那是一幅詭異的畫面,位在縛妖陣中心,方才不可一世的深灰

色妖怪因痛苦而扭曲著;而外頭以一種憐惜眼神望著牠的,則是方

才那隻銀白色的九尾狐……



  在巨大的力量下,獸王忽然再度轉化而為伍寺山的人類樣貌,

抱著頭,痛苦地縮在地上。

  


  「夠了……夠了……」

  一個女孩的聲音,從九尾狐的旁邊傳了出來,那是靜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