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受重傷的阿花在醫院裡躺了幾個禮拜,清醒過來之後,彷彿

不再記得這段時間所經歷過的一切,甚至是陪伴她一塊的小香、美

穗。



「我們再重新成為好朋友一次,沒關係。」探院時的小香,是

這麼說的。



出院後的阿花,最大的差異,或許是她開始像常人一樣,會受

傷、會生病,也不再有狐狸精所擁有的強大媚惑能力。


不過,她總還是一個有著漂亮外表的女孩子,這個部分並沒有

太多的改變。



「數年後,還會有一個平凡的人類男孩再度被妳所媚惑。」前

來探病的先知老婆婆說著,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




同樣遭到封印的獸王,雖然恢復了伍寺山原來的樣子,卻始終

躺在床上,直到死去都不曾清醒過來。



「不會有人再欺負你了。」在靜瑜結婚的前一天,她還不忘到

這裡探望伍寺山。



美穗是唯一沒有被封印的,她婉拒了魔界教父的邀請,決定當

一個普通的人。



她恢復了原本的身份,過著以前平凡的日子,大學畢業之後,

她如願地進入電視台擔任記者,身材看起來較為笨重的她,卻總能

跑到其他人跑不到的新聞或畫面。



關於這一點,我們都知道為什麼。




當天所發生的事,其實是足以在世界各國引起軒然大波的。不

過負責收拾善後的魔界教父動用所有的資源,除了全力將街道、大

樓以最快的速度修復外,更派出許多駐守在新聞媒體的妖怪消除相

關的資料。


  接著,他還派出所有能使用幻術、製造扭曲記憶的妖怪,連續

好幾個禮拜透過電視新聞、廣播、夢境,對人們強力洗腦,讓大家

認為這其實是一場嚴重的警匪槍戰。


  
  「我們的治安再度亮起了紅燈!」


  「下台!警政署長必須負起責任!」


  
  當報紙、談話性節目開始以這個話題作為討論題目時,魔界教

父總算是喘了口氣,確定這件「妖怪大戰」已經完全被掩飾下來。

而部分還存有當天新聞記憶的人,也只認為自己是做了怪夢。




飛天育嬰流呢?



在黃老師將掌門的棒子再度交回到祖師奶轉世的小珊珊手上

後,小珊珊便宣布飛天育嬰流從此轉移型態,成為一個專職的教育

培訓機構,針對褓母、安親班、托兒所、幼稚園、國中小補習班、

教師甄試補習班培訓相關的講師、教師。



「不是本來就這樣了嗎?」黃老師當時是這麼說的。不過隨即

她就發現到,飛天育嬰流不再教帶有攻擊性的招式了!



黃老師回到幼稚園,擔任「bibi幼稚園」的園長。




故事……結束了。








結束了嗎?








午後的陽光和煦地照在公園裡,散發出一股慵懶的暖意。


一對祖孫坐在公園的椅子上,像是在享受這難得的寧靜,以及

一段很長、很長的故事。



「所以……奶奶,這個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嗎?」小女孩抬起頭,

看著笑眼盈盈的祖母問著。


「當然還沒嘍!故事裡的這些人,他們還各自有了自己日後不

同的故事。」奶奶瞇著眼笑著。



「所以九尾狐或水桶妖、鐮鼬,甚至那個怪怪的蠶寶寶人、飛

天育嬰流的大家,都還有他們其他的故事嘍?」


「嗯。」奶奶點了點頭。「有的人平凡,有的人特別,無論怎樣,

每個人的故事都是無可取代,也永遠不會結束的……」



「總而言之,這又是另一段更長更長的故事嘍!」



小女孩打了一個哈欠,從公園的木椅上跳了下來。「那下次奶奶

再說給我聽好了!」



「可是奶奶……那個……千年九尾狐是真的被封印住了嗎?」

小女孩歪著頭。



「從此之後,她就再也不會出現在阿花的身體裡?也不會再使

出任何幻術了?」



奶奶摸了摸小女孩的頭,那是她最疼愛的小孫女,芸兒。


「那當然嘍!縛妖陣是很厲害的!」



小女孩對祖母的答案感到相當惋惜,不過隨即就被其他的事情

吸引住了,跳啊跳啊地跑去玩了。







「除非……那一段發生在大家面前的封印記憶,不也是幻術一

部份的話……」


祖母瞇著眼,望著小芸兒遠去的背影,笑了。




幾個騎著車子的年輕人看見老祖母的笑容後,竟然就這樣看傻

了,順著路就把腳踏車騎進一旁的水溝中……




「我跟你說喔!我在公園裡見到一個好美好美的歐巴桑喔!我

從來就不知道一個人的皺紋可以那麼的美,交織而成一幅再美麗不

過的畫面。而她的眼……」





THE END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