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之後我趕緊跑進自己的房間,並且脫掉外套和上衣,讓自己躺在床上。

我深呼吸一口氣,鼓起勇氣用手觸摸自己的胸口。



依舊沒有任何心跳。



「啊啊啊啊啊啊!」我終於忍不住叫了出來,這個問題的確相當嚴重。

「阿靜啊!你在樓上吵什麼?有什麼問題嗎?」老媽似乎被我的叫聲給驚動了,忍不住扯開喉嚨對樓上喊著。

「事情大條了啊!媽!」我拉開門,對著樓下喊了回去:

「我沒有心跳!可能已經死翹翹了!」





「……」





「喔。」




過了半分鐘,老媽終於說話了:


「身體有毛病的話,記得要去看醫生。」





這……




我實在很想提醒老媽:「你女兒不是發燒或是便秘之類的小毛病,而是沒有心跳耶!沒心跳懂不懂?」

不過向來乖巧的我還是說了這樣的話:「喔!我知道,我今天會去看醫生的。」

「乖喔!早點治療比較容易痊癒。」老媽回了這一句話,這使得我開始懷疑老媽是不是連「沒心跳比便秘還嚴重」的概念都沒有。


然後……然後怎麼辦?




或許因為我是個乖寶寶的關係,所以我馬上啟程到附近的診所掛號了。


「張靜如小姐。」從小房間裡傳出醫師的聲音,這總會使我有點緊張。

我走了進去,找到那張小椅子並且坐了下來。


「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醫師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在一張紙上開始準備寫東西。

「我……」一時之間,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敘述。

「這裡……沒有……」支支吾吾的我指著自己的左胸口,企圖以這樣的肢體語言來讓醫師瞭解。



醫師抬起頭看了看我,再看了看我所指的地方,然後語重心長的說:


「小姐,我們這裡不是整形外科,沒有胸部這種問題我們這裡是不處理的。」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慌張地指著自己的胸口。

「我沒有心跳!」




醫師再度沈默了下來,靜靜地看著我。



「我們這裡……也不是精神科。」


「我、沒、有、心、跳!」我終於受不而大喊了出來。「是真的沒有心跳!不是精神有問題!更不是沒有胸部——雖然實際上也沒有。」

「好好好!我幫你量一量。」醫生露出不耐煩的表情,於是像哄小貓似地拿出聽診器放在我的左胸上。

「嗯……」

「怎樣?」我看到醫師皺起眉頭許久,終於忍不住問了。


「沒有心跳……」醫師皺著眉,沈重地說出結果。


「耶!看吧!」

我高興地叫了出來,神情十分得意。不過在察覺「這並不值得高興」之後,很快將臉上的表情調整到「困擾」的狀態。

「那個……醫師,您覺得現在該怎麼辦?比方說有沒有什麼藥可以讓心跳恢復之類的……」

醫師沈下臉,努力思考了一陣子後,終於說話了:「我想……你應該轉院到大醫院做更完整的檢查。」


「這樣就可以讓心跳恢復嗎?」我露出期待的眼神。

醫師看著我想了一下,我也從他的眼神裡接收到「應該還是不行」的訊息。


「好吧!總之麻煩幫我轉院好了。」我說。

坦白說,我算是一個蠻隨和的人,對於別人的建議向來也都能夠虛心接納。而且眼前實在是沒有更好的辦法,畢竟心跳停止的這種事已經夠奇怪了,所以倘若再有更奇怪的事情,我應該都還是可以接受的。

「那麼,讓我打通電話。」醫師轉過頭,對著桌上的電話撥了幾個號碼,接著就拿起話筒說了起來:


「喂!XD醫院嗎?我這邊有一位病患,已經沒有心跳了。」


我看著醫師,想到他竟然能相當平靜地說出這樣的話,必然是受過專業的訓練。原本我是應該要佩服醫師鎮定的態度。不過由於我就是醫師所描述的那個病人,所以實在無法產生任何欣喜的情緒。

「喔?好!那麼麻煩請派救護車來。」醫師冷靜地說完,然後把電話靜靜掛上。

「好了。」醫師轉過頭來對著我說:「那麼,麻煩請到外面等候,救護車應該很快就會到了。」

我站了起來,安靜地走出小房間坐到外頭的等候椅子上,拿出小說等待救護車來臨。


救護車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兒就到了。


「病患在哪裡?」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男性跑了進來。

「有!」我舉了手。

「那個沒有心跳的病患在哪裡?」白色衣服的男子不理會我,朝著掛號處的護士問著。


「就是她。」護士冷靜地說,並且指向我。



「……」


白衣服男士想了一想,然後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脈搏,接著對後面的人嚷到:「病患沒有心跳了!趕緊準備……」

「不用了,我自己上車就好。」我擺了擺手,然後自己朝著救護車走去。

直到我在白衣男士的攙扶下上了救護車時,周遭的幾個人顯然都還沒能夠理解現在的情況到底是怎樣。


「謝謝呢,辛苦了。」我坐在救護車裡,相當有禮貌地對著其他的人說著。


沒有人理我。


這也是情有可原的,我想他們應該不曾有在救護車裡被心跳停止患者當面道謝的經驗。


救護車的速度真的很快,不一會兒就到了醫院。

護士們跟醫師七手八腳的,很快替我掛上一堆奇奇怪怪的儀器,然後是一堆奇奇怪怪的檢查。

「病患已經沒有心跳了!趕快實施急救!」

接下來的事就有點混亂了。我只知道自己身上忽然被「掛」了一堆電線或管子,然後又是打針、又是電擊之類的,還有人在我的胸口上猛壓,讓我完全喘不過氣來。

不過我隨即發現了另一件怪事:當我乾脆在喘不過氣時開始閉氣,人也沒有因此而有不舒服的感覺。

一片混亂之後,我就被醫師宣告死亡,然後被拉起的白布蓋住臉,準備被推到太平間了。


總之,事情就這樣子發生了。


「那麼,就讓我們一塊到太平間吧。」護士小姐對我微笑著。這使得我的思緒再度被拉回到眼前的現實中。

就在我幾乎要放棄抵抗之時,一個念頭在我的腦海中閃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