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又重看了一下,發現文章與標題會引起誤會......您知道這年頭動漫與輕小說常遭到誤解,很多人都不看內文的,所以修改了一下標題跟一些用語,請見諒。

這是最近發生的事。(用我家書房的照片當文章開頭)

DSC02913

以前有提過,因為幼稚園時有刻意培養,所以現在我那位正在念小三的女兒小冰是個書蟲。話說前陣子大約小二要升小三時去圖書館還書,看到裡面有一本《老殘遊記》。  太座大人問說是我借的嗎?我說不是,結果小冰說是她借的。

「看完了?」(點頭)「好看嗎?」(點頭)「看得懂嗎?」(點頭)「只是……為什麼他要叫自己老殘?老殘是什麼?」( 偶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老實說我從她上小一之後就不理她看書的事了,她也就這樣一直看,什麼都看,還常因為躲著看書而挨罵。

前陣子她開始看我寫的小說,從《魔法雜貨店》看到那四本《馬桶上的阿拉丁》……好像還有別的,但我沒特別問,只有在她想看《魔王爸爸的16封信》時跟她說,裡面有很多梗可能要看過一些奇幻小說後才會懂。

這種感覺很奇妙,當你的小孩跟你討論你的故事(而且她才小學三年級),身為作者兼父親會帶著一種既虛榮又尷尬的感受。不過有些隱藏的橋段倒是可以很順利跟她說明,比方《馬桶上的阿拉丁》中的葉瑤依出自於「灰姑娘」(而且小冰看過《酉陽雜俎》中的葉限故事)、塔莉亞公主張琦瑩的名字出自「睡美人」,還有修行者出自西遊記的沙悟淨……甚至是關於結局安排的疑問,這些東西在這世界上不會有人比你更清楚。

到這裡都不會有問題,直到她開始看書櫃上的輕小說。我也沒跟她說什麼,就讓她隨意挑,於是她先看了《罌籠葬》,又看了2本《魔法藥販局》,然後是《鳳神醫》(在那之前還看了逸清老師的兒童文學書,還有小另的《酉妖怪》)。

她很喜歡這些書,最近也常提到裡面的橋段跟我討論。

到這裡都沒有什麼問題,直到她問她娘一個問題:「裡面提到的A片是什麼啊?」

其實整本書都沒有任何兒童不宜的部分,這兩個字也僅只是在一個好玩的橋段中出現一下下(當成背景那樣),如果跟每天的電視新聞相比較,小說根本可以算是「聖潔」了。

原本這不太會有問題,一般懂的大人小孩看了會覺得好笑,但不會把這個部分跟大人或同學說。但小冰還太小,她才小學三年級,所以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還有點擔心,因為按她的個性,她應該把這些部分跟同學說。(同學可能會因此而替她加上「她都在講A片」這樣的形象,那個部分不是你可以掌控的)

於是她娘就警告我:「給你女兒看的小說要先篩選!」

限制級的你別看


說老實話,我原本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不過被  太座大人警告又是另一回事orz)

如果連小說中偶然出現的兩個字都不行,那麼打開新聞報紙那些殺人放火內衣秀明星偷拍政客炒作的該怎麼辦?(尤其最後那個最限制級)更不用說純文學裡有太多更露骨的內容了-->因為我小時候也是書蟲,這點我很清楚。XD  

我的研究所論文做的是民間傳說,所以我很清楚童話裡有太多「現代父母看了會大驚失色」的東西,再來自己也是作者,所以對這部份的接受度還滿高的。

此外我也不覺得讀小說一定要有什麼特別的目的,比方要讓孩子學到什麼特定常識啊、補充課本相關知識、或者要培養高尚品德之類的……純粹覺得閱讀有趣,那就很夠了。(小冰是那種看「蘭花病毒培育研究」展覽都可以看得津津有味的奇怪小孩)

不過,我也不能不承認,以「家長」的角度來看,倒就沒有那麼簡單了,這裡有很多值得進一步討論的事,這部分容後再說。


好吧,既然太座說了,那我就用高標準來檢視小冰最近在讀的那格書櫃吧!

裡面是這樣子的(先說我當初都是隨意擺的,沒什麼理由,這格剛好輕小說放比較多……還有,可別小看這排書,那一本本幾乎都有作者簽名呢XD):

DSC03668

 

嗯嗯,看起來沒什麼問題啊,《樓下的房客》、《陽具森林》、《汰變 變態》……都是很適合小三孩子閱讀的兒童讀物,不是嗎?

 

196719246_x

 

……這樣一路看下去的話,我會被小冰她娘罵死吧 orz

 

於是我把一些書抽起來,換成《少年噶瑪蘭》、《小吉姆的追尋》、《哈比人歷險記》、《銀河鐵道之夜》……這些應該沒人會有意見的「兒童讀物」。(好吧老實說,玉米虫妳的褲褲精靈讓我猶豫了一下XD)

 

DSC03669

在抽換時,我模擬了一下家長可能的標準,發現一些事。

比方故事裡有戰爭的、殺人的橋段,好像我們一般常會覺得還好,只要文字上不要描述得太詳細就行。(可是虎姑婆卻可以描寫吃小孩的手指頭......orz)

還有,如果殺害的不是人,而是妖怪、巫婆或動物的話,似乎又一下子可以被允許了?(你看那三隻小豬燙死大野狼的橋段,還有把大野狼剖腹的......甚至安徒生童話打開的第一個故事〈打火匣〉裡,士兵沒來由地就把巫婆的頭砍掉,然後搶走她的東西......)

不過,如果跟性有關的話,我們的標準就會一下子變得很高!


這背後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小冰的閱讀習慣比一般小孩要更早熟些,所以我們不得不提高標準。不然當高年級或國中的孩子在閱讀時,問題應該就小很多。(事實上孩子願意看書而不是看電視,很多父母就很高興了orz)

當然到時候小冰看的書類型可能又更多,要考量的事又不太一樣了。(我以為這些輕小說已經是沒什麼問題的了......其他更多的小說,可能就更難掌握了吧?)


雖然如此,我大概還是可以理解太座跟一般父母的想法。

你我都能提出一堆「從這些故事可以獲得哪些好處」或「那一大堆一般人不會有意見的純文學、童話、歷史故事或兒童讀物也有一拖拉庫問題」(尤其是純文學跟歷史故事XD)之類的理由,但其實這些都無法說服一般父母。

其實大部分父母困擾的點在於:

1.讀這些書好像無助於考試成績,把這時間拿來看教科書跟做習題應該更有用。(即使你說這些書有多好的知識,父母也會覺得幹嘛那樣,直接讀教科書豈不更快?)

2.書本裡有些兒童不宜的部分,當小孩問這些問題或提到這些事(甚至模仿這些行為)時……父母不知道該怎麼跟小孩溝通或說明。

如果是像小冰這麼小的孩子,則還會多一個問題:

3.如果小孩把某些橋段拿去學校跟同學說,會不會被同學套上負面形象,甚至被排擠?(無論你的觀念再怎麼健康,你也無法影響其他家長或其他小孩。身為老師很清楚這個現象:孩子很多人際之間的問題都是沒什麼理由的)

 

第一點對某些父母而言是死穴,我是覺得連談都不用談了。像這樣的家長大概平常也不太有閱讀習慣,或者較偏向讀一些「有特定功用的書」,像是準備某些資格考試,或是(誤以為看了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理財書、排毒健康書、減肥書或管理之類的書。

第二跟第三則是像我們這樣的父母所遇到的問題。

很多育兒、教育書籍都會跟你說要如何跟小孩談性,但說真的,無論你看了多少這種文章,真正要談的時候,你還是會在重點主題外繞來繞去,而不會碰觸到核心的主題。(但態度看起來會很像很開明)

一來是尷尬,這牽涉到我們所受的家庭教養;二來是周遭環境的氛圍,就算你可以在同儕間表現出很不一樣的形象,但你卻會擔心你孩子的人際關係。

即使我不覺得輕小說有什麼問題,但當我孩子讀到某些橋段時,我還是會有點緊張。像是《樓下的房客》、《陽具森林》這樣的書,我們當然不會讓小孩看,可是世界本來就不是黑與白,我們會為此而困惑:

1.介於中間程度的書該怎麼辦?到底程度的界線該劃在哪裡?而我又如何能知道哪一本書裡面有什麼?

2.孩子到底幾歲可以看這些東西?(其實這有答案,就是:當他知道這些事是什麼,還有不能說出來讓父母覺得尷尬,就可以了。)

這些焦慮導致的結果,就是家長把這個問題拋給公家單位或激進團體,然後由他們去訂出一個「過度嚴格」的標準。(因為過度嚴格=安全


至於規則或作法合不合理,那都不是家長們真正在意的事。


1280671931731

 

話說回來了,站在作者的立場呢?

其實從很久以前我就想過這件事,雖說我自己小說的讀者對象一開始也不是小孩子(很多梗小孩根本看不懂的),但因為自己是小學老師,自然會擔心「如果我的學生拿書上的東西來問我,我該怎麼辦」。

雖然我的故事很少有限制級的梗。(雖然「挑戰禁忌」是個非常方便好用、很容易引起注目的題材)不過,很多遊走邊緣的梗實在很有趣,要是不寫出來還真的很可惜。

所以該怎麼辦?

後來我的作法就是,把很多梗以較隱晦的方式來處理,而不直接寫白。這種作法的好處就是:看懂的人會知道,看不懂的人就會自動略過,閱讀上也不會有太大的困擾。(這樣一般家長應該不會有意見,我也可以直接把我的故事拿給自己小孩看)

後來這種作法也不單用在限制級梗上,還有很多各種不同的領域,甚至包括較細部的一些設定。反正看得懂的人就懂得裡面的趣味,不懂的話也沒關係,純粹看其他部分的劇情也沒關係。

說是這麼說,還是偶爾有不小心擦槍走火的就是。(像〈兄妹〉〈密穴〉〈崩解〉我就絕對不會給小孩看XD)

這些說起來簡單,但如果牽扯到世代間的價值觀,那問題就很複雜了......

 

最後來個恐怖版的龍貓圖……

龍貓_恐怖版

 

說真的,成為家長之後,寫東西時還真的會愈想愈多、愈顧慮愈多啊……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