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icecream (風聆) 看板: SD_Storykuso
標題: [短篇] 披風--(2)
時間: Sun Sep 18 20:16:37 2005







披風 (2)





By icecream










「那是一個很平凡的下午。」




爺爺是這樣對我說的。



  「還是孩子的我,像以往一樣跑到河邊去游泳。那時候,在老家那邊的小河

還是很清澈的……」










「然後,我看到河上飄來一棵大桃子……」







「等等……爺爺!你確定這不是桃太郎的故事嗎?」


我忽然想起醫生說過的,輕微中風的爺爺有時候會說出一些由於記憶混淆

而產生的話。





「喔?」



爺爺歪了歪頭,仔細想了一想。

「是這樣嗎?那我們……先不要管那顆桃子好了,總之那個下午我到河邊時,

只有我一個小孩……」




「那是一件奇怪的事,因為通常這個時間,村子裡其他的小孩都會不約而同的

在河邊玩水。雖然沒有特別的約定,不過到河邊卻沒遇到其他孩子,這倒是第一次。


尤其是在這麼炎熱的夏天,就算是神仙都想要跳到河裡去好好沖個涼。








我也顧不得那麼多,總之脫了衣褲就往河裡跳。


那實在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於是我悠哉的在河裡頭享受著只屬於我一個人的大池。






直到我聽到附近的草叢裡出現了有人說話的聲音……」












「我探過頭去看,見到了正在沐浴中的七仙女。」









「等……等等!」








我忍不住要再度插嘴,畢竟要是這樣一直說下去的話,這個故事將會沒完沒了了。

而且不久之後還可能會跑更多奇怪的劇情來。



  「爺爺,你等一下該不會說你還到西天取經,或是在森林裡遇到吃了毒蘋果而倒在

地上的奶奶……?」



  
  「嗯……好像是有這一段……」

  我的天啊!爺爺居然很認真的想了起來!






「譹覟……你一定要打斷我的話嗎?」

爺爺露出相當哀傷的表情。



「爺爺是用僅剩的生命在敘述這個故事的。」






既然如此,那幹嘛要多說那些廢話啊?

我忍不住小聲嘀咕著,當然這句話沒讓任何其他的人聽到。




爺爺每次都這樣,總是喜歡到處開玩笑。和我之間更是無話不談,就像是超越

年齡的好朋友一樣。

很多時候,我們會一起分享彼此心中很坦白的部分。就像在家人通知我爺爺的

事情,而我一進到病房裡時,爺爺就對我使了一個眼神。



那是彼此心照不宣的暗示,代表著這個房間裡到處都是等待著分配遺產而虎視

眈眈的強盜。



而最喜歡捉弄人的爺爺自然不到最後一刻是不肯把遺囑說出來的。






「總之,我游完了泳,就這樣走回到村子裡。」



爺爺繼續用微弱的聲音說著。

「然後我就依照著家裡的吩咐,去市場去買菜。那是很愉快的事,因為剩餘下

的零錢都會是我的。」







等等……那麼剛剛那麼長一段游泳的部分都是廢話了?




「哎!你不要打斷我,繼續聽我說啦!爺爺是用剩餘的生命來說這個故事的……」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說話的人躺在病床上,我壓根不相信這些是一個「用剩餘生命

在說故事」的人所說的話。




「我還記得,我拿著零錢跑到村子裡常出現的一個總是沿街兜售糖果的小販那邊

,想要向他買一枝糖果。」


爺爺瞇著眼,彷彿還能看到遙遠的時間那一端所發生的事。





「還記得那個下午,有很多很多小孩去買,我好不容易擠到前面時,糖果卻賣完了。」



我把身子向前傾,看樣子這段故事應該不會再插進別的怪東西了。



「還記得那時候的我很傷心。賣糖果的老伯為了安撫我,就從他的大袋子裡抽出

了一塊神奇的布交給我。」

爺爺的眼睛忽然發出了異樣的神采。

「他對我說:『這是一塊神奇的披風,有著一股可以滿足你夢想的能力。』,然

後就離開了。奇怪的是,從此以後他就再也沒有在我們的村子裡出現過了!」



「能力?什麼樣的能力?」

我開始感到好奇了。




「我拿回家裡後,很努力的把布前後左右仔細看過,可是也沒發現什麼特殊的

東西。」

爺爺接著說。


「然後我就再去問他,那是什麼樣的能力?他告訴我:『這是配合使用的人而能

發揮的能力,有時候是可以療傷的能力,有時候又是可以飛上天空,或是力氣忽然增

大的能力。』」




「等……等等!你不是說他從此就在你們的村子裡消失了嗎?」


為什麼我怎麼聽,就是覺得這只是那個大叔哄小孩的玩笑而已?。







「喔,那個啊。」



爺爺露出一副「那不是重點」的不耐煩表情。

「所以我就跑到隔壁的村子去找他啦。跑了好遠哩!一看,他果然在其他的村子裡。」




「我猜他只是在躲你而已……」


當然,我沒有真的說出來。





「直到那之後的某一天下午,我突發奇想的把披風披在肩上。」


爺爺提高了聲量,看樣子故事已經進入重點了。




「然後,我就從家旁的圍牆上跳了下去……」







「然後……然後呢?」







「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幕。」



爺爺停了停,像是想要先吊足我的胃口似的。同時我也注意到一旁原本沒太

多興趣的叔叔伯伯們也開始很注意的聽著。












「一大片蔚藍的天空躍進我的眼裡,好藍,好藍……

還伴著風吹過大地的呼嘯聲……」











  「……以及我媽媽生氣的臉。」








「啊?」



「我摔斷了腿,除了呆呆的看著天空以外,躺在地上根本不能動。然後我媽聽到

聲音趕緊跑過來看。」





我看見平時最溫和的姑姑絆了一下,還差點打翻桌子上的花盆。








「等等……這個故事真的有意義嗎?」



我終於忍不住開口了,隱約還似乎聽到一旁的親戚們偷偷的在鼓掌。







「當然有……一個用剩餘生命敘述故事的人,你怎麼可以不好好的聽完呢?」



爺爺老神在在的說著。一時之間我無法確定這究竟只是個把戲,或是當真是從

爺爺發自心底想要述說的話。







「咳咳!咳咳!」

爺爺忽然猛咳了幾聲,這讓我們大家都嚇到了,所有的人都衝到他的身邊。






他顫抖的抬起手,努力的說了一個字……




「篇……」




「篇?」

我很努力的把耳朵湊到他的嘴邊,想要聽清楚他微弱的聲音裡有什麼含意。


「偏……偏什麼?有什麼東西偏了壓到您了嗎?」










「篇幅不夠了……請繼續收看下集……」











天哪!作者的這一招又來了!





--
█████︴︴︴██████████████████████
██████◤████▋icecream風聆的個版: ████
█████ ███◤「無名小站」SD_storykuso版 ████
████ ∩ ∩ ███KKCITY「永恆的國度」icecream版████
███ ◎ ██http://memes.myweb.hinet.net/ ████
≡≡≡≡≡≡≡≡≡≡≡≡≡≡≡≡≡≡≡≡≡≡≡≡≡≡≡≡≡≡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218-163-148-23.dynamic.hinet.net海
Yaunzunsha:推薦這篇文章 [05/09/1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