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icecream (風聆) 看板: SD_Storykuso
標題: [短篇] 披風--(5)END
時間: Sun Sep 18 20:24:19 2005






披風 (5)





By icecream










那一定是一場大混亂。


在我把周遭的人都吵醒之後,大家完全被我所說的話給嚇到了。






爺爺不見了?

那個躺在病床上不能動的爺爺不見了?







當然我馬上就被敲了一記。

因為當大家慌張的往病房裡看時,病床上的爺爺可還正好好的躺著。





「可是……」

雖然我也覺得自己應該是看錯了,不過總是有那麼一點不甘心。


據在病床邊一直守候著的人是這麼說的,她雖然沒有一直都看著,中間還不

小心打了瞌睡,不過應該是不可能沒見到爺爺會從病床上消失的。

尤其,爺爺要從那上面下來,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唯一比較值得一提的,只有病房的窗戶忽然被打開了的這件事。










那之後沒多久,我們就被叫了進去。













然後……






















然後……




















很快的,我們再次見到的爺爺,已經真的離開了病床,被放到家裡那個小小

長長的盒子裡了。















我坐在老家的街道外,聽著一旁搭棚架的工人們車子裡的廣播。




「這裡是XX廣播電台,為您播報今日的各項新聞……」





日復一日的公式,就像一個一個的小方框。而廣播電台的聲音,也單調得就

像是那種一不小心就會從時間或是記憶的角落被抹了去似的……







「警方發現,12日晚上所有事件的目擊者所形容的,似乎都是同一個人。」

我忽然被裡頭所播報新聞給吸引住了。



那是最近很熱門的一個新聞。



「至於這位神秘的男子在協助並救出東區大火災裡頭的小孩後,再跑到

郊區搗毀某幫派的大本營,還逮住了兩名正在晚上行竊的現行犯,甚至更直

接把他們送到警局……這些行為,到底是怎麼達成的?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而當天,中正路上所有違規停靠的車子,忽然通通被搬到一旁的這件怪

事,據說也有人目擊到是一位圍著披風,穿著睡衣的怪力男子所為。警方原本只

當作無稽之談,但在聽了各處目擊者的形容後,不得不也開始認為這個『神秘的

披風男子』是真實存在的。」




「而這位原本應該只在電影或小說中才會出現的『披風男子』,似乎也有著

某種奇怪的能力,才能在短時間裡完成了這麼多大快人心的事。目前引起各地民

眾們熱烈的討論……」









披風?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忍不住要把爺爺的那塊破麵粉袋跟這件事聯想在一起。








不……不會吧。








我沒來由的笑了起來。








是真的嗎?就算是真的好了!


爺爺,看吧!這種像超人或是正義使者的人是真的存在的啊!

而我當然相信,那就一定是你了吧……






即使這樣的新聞,很快就會被其他國會打架、樂透開獎、家庭血案之類的新

聞給淹沒。而又或許會有一些多事的人將它加油添醋,甚至變成有趣的商業電影

或漫畫……





看吧!爺爺!



看吧!






我抬起頭,那是一大片蔚藍的天空躍進我的眼裡,好藍,好藍……還伴著風

吹過大地的呼嘯聲……










當然,還有老媽找人找不到,相當生氣的臉……












爸媽和叔叔伯伯們慢慢的把爺爺生前的東西放進棺材裡。








當然,也包括了那塊寫著中美合作的麵粉袋。

喔不!該說是披風吧。







躺在小方盒裡的爺爺,似乎很滿意的微笑著。





很平靜……很平靜……









直到後來在爺爺的墓前上香時,我都還會想到爺爺的棺木要蓋起來的那一幕。





以及我怎麼也忘不了的,爺爺的那句話……


「你知道嗎?以前我用它來包橘子,結果過了很久都沒有壞……」

「你知道嗎?我用它墊在水缸的下面,結果原本死掉的小烏龜又活了起來……」





「……原本死掉的小烏龜……又活了起來……又活了起來……」





爺爺的聲音,就好像還迴盪在滿山的荒煙裡,輕輕的搖擺著……






「以下是本日的熱門新聞。」



「昨日在中華路一帶飆車的青少年竟然被綁起來,全部送到附近的派出所門

口!據飆車族的描述,有一個披著怪異披風的男子忽然從天而降,把他們在行駛

中的摩托車一台台拖住,接著一一破壞他們的輪胎……」



「據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路人表示,他所目擊到的這位『披風怪人』似乎是

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先生……」















聽著爸在掃墓這一天所帶的收音機廣播,拿著香的我不禁彎了嘴角,笑了。










THE END



--
一個灌水的ID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墮落的時候 討論版裡努力的灌滿了水 而當你終於無情的砍掉
為這 我已經在站大前 求了五分鐘 篇篇都是我昨夜無意義的夢話 在你螢幕上D了滿頁的
求他讓我通過身分認證 版大阿 那不是灌水
站大於是把我化做一個帳號 當你走近 請你細看 是我嚇人的網路費
掛在你必上的站上 那怪異的簽名檔是我等待的熱情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218-163-148-23.dynamic.hinet.net海
Yaunzunsha:推薦這篇文章 [05/09/18]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