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時間,我成了一位通靈人,喔!或者該說是「翻譯者」。



「你問她記不記得我們去日本度蜜月的事?」老爸興奮地拉著

我。



「她說她的記憶僅止於高中畢業,大學之後所有的事,包括結

婚、生小孩、工作的部分通通不記得了。」我說。「所以現在的她

其實還不認識你。」




「是喔……」老爸有點失望。「那她也就不會記得有次我們把

小孩丟在鄰居家,兩人說是去南部出差,其實是跑去澎湖玩,而且

花的還是小孩壓歲錢存款的事。」




「當然是不記得……等等,你剛剛說你們跑去玩結果把我丟在

鄰居家?還有我的存款……難怪我小時候一直很困惑為什麼存不

了錢……」




「不要管那個,那不是我們的重點啦!」老爸繼續轉移話題。

「那她記不記得生你的時候,電視台剛好在重播連續劇『阿祥的故

事』,結果她一直看……」





「阿祥!」守護靈老媽喊了出來。



「我想她看過那齣連續劇,不過應該是之前而不是重播的那一

段。」雖然我對這齣我沒看過的連續劇頗有意見,但還是繼續擔任

翻譯。




「那……她說她以前還很愛唱一首歌,也是連續劇的主題曲。」

老爸接著說。



「該不會是『星星知我心』吧!」我翻了翻白眼。



「對對對!就是這個!」老爸顯得很高興。




「今夜,多少失落的夢,埋在心裡……」守護靈老媽果然唱起

歌來了,但此時的我實在不曉得該怎麼辦,有翻譯人員跟著一起唱

歌的嗎?




「所以她不記得自己嫁了這麼帥的老公,這真是可惜。」老爸

嘆道。





「她說她不喜歡禿頭跟有啤酒肚的男人。」我冷冷地說。







老爸的眼神瞬間黯淡了下來。







「那……那她最後的記憶是什麼?」老爸另開話題以避開尷

尬。「是拍完這張照片的那一刻嗎?還是有其他重要的事?」




老爸一說完,守護靈老媽忽然沈默了下來。




對呀!我怎麼沒想過要問她這個問題?我心想。





「我記得高中畢業,記得阿玲、小欣跟育臻她們……」她努力

思索著。「我還記得大家約好考完聯考後要一起出去玩……」




我複述她的話。




「所以到高中畢業時都還記得。」老爸抿了抿唇。




「我記得阿玲找了他哥哥大學班上的男生載我們,我們玩得很

高興,還在那邊照了很多照片……」她的語氣微微顫抖。




「這張相片就是那時候照的。」爸指著床頭櫃上的照片。「所

以你媽她記得的部分就到這張照片出現為止。」






「不……」守護靈老媽繼續說,而我在重複她的話時,跟老爸

一樣感到訝異。



「那之後還有。」她接著說。「我記得我們烤完肉,收拾好東

西……然後我坐小玲她哥哥的摩托車,一直騎……騎到快到家前的

大馬路上……」







我有一種愈來愈靠近「某種答案」的感覺,但我不確定這件事

是不是一件危險的事,我只知道當守護靈老媽回憶到最後的點時,

某些事情就要開始改變。





但她繼續說,像是被自己的記憶給束縛住:「大馬路上衝出一

台計程車,接著一陣天旋地轉……然後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暗,很黑,非常黑……」





  「接著有道聲音告訴我,我要去找一個叫『知浩』的人。」






老爸也瞪大了眼。





「我問我是不是還活著,但那道聲音不回答我的問題,只是要

我去找『知浩』,陪在他身旁一陣子……」她像是用盡所有的力氣

在描述這件事般,癱在沙發上。「然後我就在這裡了,什麼也不知

道。」





重複完她的話後,老爸跟我再度陷入沈默。我幾乎可以確定這

件事背後代表了某件很重要的事,但一時之間腦袋還沒辦法處理完

這個資訊。




「你外婆……」過了很久,老爸開口了,而這也是一切的答案。



「你外婆說過,她小時候曾經昏過去,跑到古代去,遇到她們

家族的祖先。」





我瞪大了眼。





「外婆她還說過……」我的嘴微微顫抖。「媽以前曾經發生過

車禍,昏迷了好幾天,肯定是跟她一樣去了某個地方,然後才回

來……」




爸點了點頭。那一瞬間,客廳裡的三個「人」都瞭解這件事背

後的答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