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妳媽得要回去。」爸說。「然後這一切的時間才會接續

起來,她才會在大學裡遇到我,然後結婚生下你,而且不會記得現

在經歷的一切。」




「但……」我忽然不曉得該說什麼。




「但該怎麼回去?」守護靈老媽問道。




「我記得,你外婆在說那個故事時有提過,之所以她會出現在

那裡,是因為有人即將離開人世,卻非常非常想見到自己尚未出世

的『曾孫女』。」爸皺著眉頭說著。




「我也記得這個。」守護靈老媽說。「媽她講過幾百遍了,還

說我們家的女孩子可能有一種特殊的能力。」




「所以芷翎媽媽之所以來到這裡,是因為有人非常期望見到

她,而這種情感累積到一定的程度……」我試圖整理爸的話。




「這麼說,芷涵之前昏迷也是去了某個時間,而那裡有人非常

思念她?」守護靈跟著補充。「但……媽說她是在那個人去世的那

一剎那回來的,也就是說原本『召喚者』的執念消失?」




爸站了起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我的腦袋一片混亂,總不會要到老爸或我去世,媽才可以回去

吧!但爸走近臥室,將裝著媽年輕時照片的相框拿了出來。





「嗯……」他打開相框,將相片拿了出來。





「所以,只要這張照片消失,我跟知浩投注在上面的情感也會

跟著消失,而妳就可以回去妳該存在的那個時候。」爸拉開抽屜,

拿出打火機。




「等……等等!」我慌了,難不成爸真的要燒掉這張照片?

「爸!你真的有辦法燒掉這張照片嗎?」




說真的,那早已不再只是一張照片,而是我們生命中的一部份。




不……或許那代表著的,其實是我們生命中所缺失的那一部

份……







「不行……」他垂下頭,拿著照片跟打火機的手顫抖著。




守護靈老媽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切,眼眶紅了。




「我知道我不記得你們,這一切應該對我來說不代表什麼意

義,但……為什麼我好想哭?」




「如果可以的話,我好想擁有遇到你們之後的那些記憶,那

麼……那麼我就不會再覺得這麼抱歉了。」她擦著淚。




「有沒有可能……別回去?」我的嘴不聽使喚。「我好不容易

才……才見到……見到妳。」




爸拍了拍我的肩膀。




忽然間我想起那個夢,那個外婆對放在棺木裡的媽不斷哭泣的

夢,那個……其實是深藏在我記憶中,曾經真實發生過的夢。



「在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時間裡,有人在等著她。」爸摟住我。

「她如果不回去,他們會很傷心。」




「而在那個時間裡的我,也在等她。」他緩緩地說。










我們走到頂樓,拿出平時燒金紙用的小爐子。




爸撥了幾下,打火機的火亮起,在漆黑的夜晚中顯得特別刺

眼,然後他拿出那張照片。




那張陪伴著爸和我無數日子的照片。




隨著火光,那一段又一段來自過去,來自老爸口述的許多畫面

一一浮現出來。而我彷彿也能藉由那來自燃燒的焰光,憶起曾經在

母親懷抱中感受過的溫暖……那深藏在我心底深處的記憶。




守護靈的存在,或許也代表著這永遠無法改變的過去。而我與

老爸生命中的那個缺口也並沒有因為她的出現而被撫平消失,但更

不會因為照片的消失而遺忘那曾經擁有過,生命中最珍貴的東西。





隨著小爐子中的火光,守護靈的樣子逐漸變淡模糊。




她向我和老爸兩人搖擺著手,微微笑著,彷彿只是暫時離別,

不久之後就能再見到。可不是嗎?對於她而言,不久之後就會上大

學,然後遇到年輕時的老爸,並在天下第一武道會的戰爭之後成為

老爸的妻子。





「我不會忘記你們的!」她大聲喊道,然後漸漸變得透明,最

後終於消失在黑夜之中。




真的不會忘記嗎?我存疑,因為老爸不曾告訴過我,媽曾經有

過這種神奇經歷的事。




或許……或許守護靈老媽在回到過去之後,就把一切都遺忘

了。




又或許守護靈老媽會跟外婆一樣,回到過去時還能存有對於我

們兩人的記憶。




倘若她記得,她會怎麼看待即將見面的,我和老爸呢?




倘若她記得,她會怎麼看待自己的死亡呢?




我無法知道答案,是吧?








直到我見到爐中被火燒得捲曲的相片,那是相片的背面,也是

被存放在相框裡,我從來不曾見過的那個地方。





雖然焰火逐漸將相片吞噬、扭曲,但我還是依稀可見到上頭的

那四個字,我想,那是媽在去世之前寫的:




「阿祥掰掰!」





我笑了,然後我抬起頭看了老爸,他也在笑。




「你早就知道了吧!笨蛋老爸!」我在心裡罵著。




小爐子中的火光消失之後,我們兩人還在頂樓上呆站了好一陣

子,像笨蛋一樣。




「爸。」我忽然想起某件事,而這也終結我們之間那彷彿將會

永無止盡的沈默。



「幹嘛?」老爸說,眼睛還是跟剛才一樣直盯著小爐子。



「我在想……她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應該有某種特別的目的

吧!」我說。「可是……我們似乎沒有因為她的出現與離開,而讓

我們的生活產生什麼改變?」




「是嗎?」老爸的嘴角微彎。



「兒子,有些東西早就存在,只是我們需要被提醒。而生活中

更有些改變的事,是表面上看不出來的。」他說完便將爐子的蓋子

蓋上,緩緩地走進屋裡。




「這種高來高去的話誰聽得懂啊?哈啾!」我拉起外套的拉

鍊,趕快跟著跑進屋裡。







那個夜裡,我又做了一個夢,那是躺在病床上的,年輕的媽清

醒過來,而外婆高興地擁著她的夢……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