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天的早上,我從床上爬了起來,一切並沒有什麼不同。



「嗯……」我轉頭四處張望,但房間還是房間,我還是我,沒

有什麼不該出現的東西存在。




我走進客廳,爸正在廚房煎兩顆黑色荷包蛋。




「有些人就是沒有烹飪天分。」聞到味道後,我嘆了口氣。




「什麼?」爸從廚房探出頭來。



「沒事!我說我今天跟社團的同學有約,要出去一趟。」我說。



「喔。」老爸繼續埋頭把碎裂的黑蛋鏟起,放到盤子上。「今

天下午阿姨出院,不過應該沒什麼關係,你跟女孩子約會比較重

要,反正翅膀硬了老爸也管不動。」




「不是約會啦!」我的抗議帶了些心虛,但總不能明說其實是

陪學妹去抓姦吧?









和學妹約的地方其實不遠,就在市區裡的某廣場。




「學妹?」



「學長,這邊!」巧靈學妹戴了一頂帽子,穿著一身像極了男

孩子的裝扮,我想她大概是為了不讓她男朋友發現她吧!



坦白說我覺得有點愚蠢,不過還是跟著她一塊躲到角落。



廣場中有一個男孩子,長得蠻高的,皮膚很白,頭髮刻意用髮

膠做出造型,而且看起來就像是那種很容易讓女孩子喜歡的那一

型。



我想那就是巧靈的男朋友吧。



不久之後,一個留著長頭髮,穿著洋裝刻意打扮過的女孩子到

了。我回望了巧靈,她看起來有些沮喪。



「別擔心,搞不好他們只不過約了見面,甚至是網路拍賣後現

場交貨,不算是什麼約會。」我胡亂編了一些蠢理由,為的只是讓

她覺得好過些。




但接下來的那個下午,我們跟了那一對男女去了電影院、速食

店,最後到了文化中心附近的公園。




無論怎麼看,他們兩個都是「在約會」。



我和學妹還是躲在公園樹叢後的草地上,而他們兩人則是一塊

坐在公園的椅子上,男生還很體貼地將外套墊在椅子上面,好讓女

孩子不會沾到椅子上的髒污。



「小蓉。」



在樹叢後的我聽到巧靈的男朋友和那位「小蓉」說話的語調,

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我的心裡只有妳一個。」男的把手伸過去摟了「小蓉」。



「真的,你可不要背著我交別的女朋友喔!」



「那是當然的啦!我怎麼可能有了你還去看別的女孩子呢?」




我幾乎要吐了。










回望去,巧靈已經忍不住跳了出去。








「啊?」他見到紅著眼、淚流滿面的巧靈,眼神裡竟是驚訝。


「那是誰?」「小蓉」似乎也注意到情況不太對,指了指巧靈

追問男人。




「我不認識……我們還是離開這裡好了。」男的似乎想要避開

巧靈,連忙拉起女孩就要走。





咚!



我再也忍不住了!



於是我也跟著跳了出來,狠狠地朝著他的臉送了一拳。





「哇!」他摀著臉跪了下來,這一拳真的打得很重,我的右手

還麻著!




「快跑!」我拉了巧靈就往反方向跑。



我們跑了很遠很遠,像是要把學妹的傷心一口氣給發洩完似

的。直到我們跑到文化中心另一頭的欄杆,巧靈一停下來便對著我

的胸口不停的哭。




完全不在意旁人眼光,只是一直哭著……哭著……







很久。






我抬著頭,輕輕撫著她的頭,放縱她使勁的在我胸膛哭著,直

到她終於哭累了。




最後,只剩下我們兩人微微的呼吸聲。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