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是妖狐!」飛天育嬰流的幾位戒領叫了出聲。「恐怕這

次九尾妖狐的意識已經完全佔領住張廖阿花的身體了!」


「可惡……」黃老師握緊拳頭,望著眼前散發著不同氣勢的阿

花。「我們原本還想救出阿花,然後將妖狐的意識給封印住的!畢竟

阿花或美穗其實都不過是這件事情下無辜的受害者罷了!」



阿花與神婆對望了一眼,接著嘆了口氣。


「你們總還是不懂。」她用一種淡淡的口吻說著,就如同她在

夢境中那隻九尾狐的語氣。



「根本就沒有另一個九尾狐的意識存在。」她轉了個身,銀白

色的光點從身上散落了開來。「我就是我,所差別的,只是現在的阿

花終於想起一些遺忘很久的事情罷了。」



「幻形。」她輕輕喚了自己伙伴的名字,那是從千年以前就一

直陪伴在她身旁,最忠實的部下。



美穗站了起身,似乎也完全想起過去的一切。



「這些人就委託你了。」阿花撇過臉,看了一旁剛醒過來,卻

驚魂未定的小香、優賦、知浩一眼。



不!嚴格說起來,三人之中的知浩反倒相當冷靜,就好像早見

識過其他許多類似的怪事似地……



「我還有些事,一千七百年前就該做的事……要去處理完。」

她望著窗外,平靜地說著。銀白色的光點越來越多,最後終於將她

整個人包覆。



一瞬間,銀色的光散了開來,阿花也轉化而為一隻有著九條尾

巴的白狐!



「這……」畢太太對著白狐放出了火焰,卻被白狐的尾巴輕輕

掃過,火也瞬間消散。



「老傢伙,我還有一個問題。」九尾狐一躍到了窗邊,轉過頭

對著神婆說道。


  「當這一切過後,原本的一切是不是……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九尾狐的眼神中透露出某種孤寂,像是回到了千年之前,那個

被迫現出原形,因此再也無法像平凡人類繼續生活的……芸兒的母

親。



「關於這個問題,我給你兩個答案。」神婆笑了笑,伸出一根

手指。


「第一個答案,就是這一切只看你選擇哪一條路。」她緩緩地

說著。「第二嘛……」



「跟第一個答案一樣,重複的是吧?」九尾狐的眼角露出笑意。

「還來這招。」




神婆沒答腔,只是望著九尾狐從窗外離去的身影逕自笑著。




「一個人會是誰,或許其實只是根源於『他記得自己是誰』罷

了。」好一陣子後,神婆才從嘴裡說出這樣的話。



而那時候,黃老師等人終於發現「獸王開始在街上造成大混亂」

的這項消息。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