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六那天沒發生什麼事,我和老爸又去醫院看了阿姨一次,

卻又遇到那個追求阿姨的男人先到了。



爸拉住我,決定在病房外頭等到他出來才進去。



我們兩人就這樣呆坐在醫院外頭,讓沈默肆無忌憚地吞噬周遭

的空氣。好幾次我偷瞄爸的臉,想從他的表情裡觀察看看他的想

法,可他還是跟以往一樣,將視線與情感拋向牆壁的那一頭,深藏

起來。





我們等了很久,那位先生都沒有出來,於是爸站起身來。





「我們明天再來吧!」他說完便朝著電梯走去。




站起來時,我朝阿姨的病房看去,雖然簾子遮住了大部分的景

觀,但我還是可以見到那擺放在小桌子上的花。




「他在求婚。」守護靈老媽不知從哪冒出這句話。「他在跟芷

涵求婚。」



我的腦袋一片轟亂。




「電梯要關嘍!」爸喊道,我趕緊撇開頭,快步朝他走去。











那天晚上,我們家的氣氛有些詭異,晚餐時我把電視打開,但

我們沒有人去看它,只是讓電視機的聲音充滿家裡。



「爸。」當我坐在餐桌前吃著從便利商店買來的便當時,終於

忍不住開口。




「什麼事?」他從便當盒後探出頭來。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有點結巴。「如果你想再娶一個太

太的話,不用顧慮我。」




老爸的便當在半空中停了一陣子,然後他繼續把頭埋進飯裡:

「神經病,你是不是電視看太多,講這什麼莫名其妙的話?誰會顧

慮你啊!」




一時之間我也不曉得該怎麼接話,只能繼續吃飯。但這沈默並

沒有持續太久,我認為自己有必要把我的意思明確地表達給老爸知

道。




「爸。」我再度喚道。



「幹嘛?」他再度從便當裡抬起頭。




「你其實也不需要顧慮媽……」我一開口便發現自己的表達能

力不佳。「我是說……我想媽應該也會希望你過得很好,更不希望

把你綁住。」




說完我還瞄了瞄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大笑的守護靈老媽。





「笨蛋。」老爸瞪了我一眼。




這次我真的不曉得該接什麼話了。




「知浩。」爸扒了幾口飯後,把便當放下。「我明白你的意思,

不過……這是大人的事,你不用操心這些。」



「嗯。」我低下頭,後頭的守護靈老媽依舊看著綜藝節目的短

劇在大笑,前後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我忽然有一種強烈的欲望,想要把悶在心裡的所有

話說出來:「我是說,我最近看得見媽。」















爸這次是真的停下來,望著我。






「她……她就跟你床頭的那張照片一樣,只不過她的記憶也只

停留在那張照片的時間,後來所有的事,包括我,包括你……通通

都不記得了。」我愈說愈快。「她說她暫時是我的守護靈。」





爸不作聲,只是看著我。





「是真的。」我試圖讓他相信我,但卻只能舉出一些爛的例子。

「我知道她根本不溫柔婉約,也不體貼,倒是個性非常活潑,而

且……而且……國文造詣很差,會把『天何言哉』搞成『四時抽煙,

百物戒煙』,甚至把這句話當成是清朝的老子說的。」





我停了下來,試圖從老爸那呆滯的表情中瞭解他的想法。但此

時此刻我只覺到我們之間的空氣凝結停滯,時鐘每走每一秒鐘都像

一世紀那麼長。










「那句話……」他停了半╮A終於開口。






  「不是老子說的嗎?」











「不是。」我說。





「可惡……」他垂下頭。「我一直以為是老子說的。」




「是孔子說的。」我補充,雖然這不該是這種時候適合進行的

對話題材。




「原來是孔子說的!」他重述我的話。




「順便一提,老子是春秋時代的人,不是清朝人。」我再度補

充。



「不是清朝人!」爸再次重述。







「……」我不知道該接什麼話了。










「你媽她……」老爸停了停,然後說出這幾個順序顛倒就會變

成髒話的字。



「嗯?」




「……她騙我騙了好久,害我一直以為這是老子說的。」他說。







我終於忍不住笑了,接著老爸也笑了起來,最後我們兩人在餐

桌上笑成一團,儘管我根本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為「天何言哉是

孔子說的話」而笑,但自己卻忍不住一直笑下去。



「你媽……我是說你看得到的那位守護靈……」老爸試圖止住

笑意,但說話時臉頰還是不住抽慉。「她現在在這裡嗎?」





我撇過頭,看了看在沙發上看綜藝節目的幽靈老媽。




「她在沙發上,」我雖然知道這聽起來會降低可信度。「一邊

看電視一邊在那裡笑。」




「看起來就像是她會做的事。」爸笑著說。



「所以你相信我?」我的聲音微微發抖。




「嗯。」爸點了點頭。




05/04 19:09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