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深陷在她所佈下的魔法陣中,使命掙扎著。法陣無法承

受九尾狐巨大的妖力,似乎不出多久便要被「銀」的力量給衝破。



「真可憐……」



聽到這句話的九尾狐忽然愣住了,接了忍不住大笑了出來:「可

憐?妳這老傢伙曉不曉得,再過不用一刻鐘的時間,我就可以脫離

這個笨法陣,接著妳就要倒大楣了。」


「還是很可憐。」站在法陣外的小土丘上,神婆再度嘆了一口

氣。



「怎麼個可憐法,妳倒是說說看。」九尾狐忽然起了興致,這

倒是她長久以來第一次遇到敢這樣跟她說話的人。





「總共有三點可憐。」神婆伸出四根手指頭。「明明只有那麼點

大,卻硬要用幻術把自己偽裝成那種巨大的樣貌,這是其一。」



「妳這老傢伙看來還有點本事。」隨著神婆說完,九尾狐原本

龐大的身軀瞬間化而為一般的狐狸大小,但那股凌厲的氣勢依舊沒

有減少。


「雖然有強大的自我治癒能力,卻治不好心裡的傷口,這是其

二。」






九尾狐默然。






「用殺戮與仇恨來忘懷痛苦的回憶,非但沒讓自己的痛苦,反

而造就了別人的痛苦,這是其三。」神婆緩緩地說著。「第四……」



「等等,妳剛剛不是說三點嗎?」九尾狐忍不住抗議。



神婆微微笑著,然後晃動著從一開始就比出的那四根手指。


「這……」

「咳,總之這第四點呢。」神婆清了清喉嚨。「就是明明只有那

麼點大,卻還要用幻術把自己偽裝成那樣巨大的樣貌……」



「等等……這一點妳剛剛說過了。」九尾狐說。


「我說過了嗎?」神婆皺了皺眉。


「說過了,重複的。」




「咳。」她再度清了清喉嚨,然後看了即將崩壞的魔法陣一眼。

「所以我就說,總共有三點……」



「那妳幹嘛比四根手指頭!」九尾狐有點不計形象,激動了起

來。



「抱歉,我這根手指頭有點僵硬,總是彎不下來。」她伸出另

一隻手硬是把三根手指都扳了下來,只留中指。



「好了,談話結束。」九尾狐甩了甩身上的塵土,直接從原本

的法陣中跳到神婆的面前。「妳這傢伙還算有趣,這次就先放過妳。」



「可憐的小傢伙,妳還要繼續殺下去嗎?」神婆嘆了口氣。


「人們負我!我便要把這股氣發洩在他們身上!」九尾狐怒

道。「再囉唆連妳也一塊。」






「她並不恨妳。」神婆緩緩地說著。

「妳在說什麼東西?」

「我說,她並不恨妳,縱使她終於明白,她的母親並非平凡的

人類,而自己因此而喪命。」神婆的話雖然冷靜,卻蘊含了一股強

大的魔力,讓九尾狐的情緒整個撼動了起來。



「這……」



「大地會記錄下所有在這片土地上發生過的各種情感、思想與

故事。」神婆笑著說。「如果有某個人的能力是能閱讀大地上的訊息,

那麼她當然也有可能藉此得到陰間的訊息。」



「妳是說……」九尾狐再次激動了起來。



「哎海的額片……」神婆的手迅速在空中畫出一道門,嘴裡喃

喃唸著一些聽不懂的咒文。「股磨靈耶米八帝……」



「聽我號令,開啟不同世界間的門……」她一唸完,空中便出

現一道白色的光門。




一個人影從門的那頭漸漸浮了出來,雖然呈現半透明狀,但依

稀可以辨識出,那是一個約莫七、八歲大的小女孩。



「芸兒……」九尾狐早已化而為之前女人的樣貌,流著淚迎了

上去,和小女孩抱在一起,不過這個舉動並沒有成功,因為對方似

乎只是一個影像,沒有了實體,因此「銀」只像抱住了空氣。



「原諒娘……原諒娘……」「銀」一直哭,不停地哭著,彷彿要

把當初所有的悔恨一次宣洩出來似地。


「如果娘只是一個普通人類的話,妳就不會……」



「就不會……」




芸兒沒有說任何話,只是笑著,但這一瞬間已經回應了「銀」

所有的問題。




「別擔心,所謂輪迴這種事呢,就是今天妳跟她說掰掰了,過

個幾天後大夥又見面了。」神婆神秘兮兮地笑著。「搞不好一千七百

多年後,她又變成妳的孫女呢!」



芸兒的影像隨著神婆的話,漸漸變淡,最後完全消失。


「妳究竟是誰?」望著芸兒之前出現過的位置很久之後,「銀」

以一種異常冷靜的口吻問道。


「如果妳問的是這一世。」神婆笑道。「我只不過是一個不小心

擁有特殊能力的老太婆罷了。」






「那上一世呢?」




「還是差不多。」神婆闔上眼,像是憶起很久很久以前的回憶。

「平凡的老傢伙一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