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一的早上,她並沒有在熟悉的站牌等車。


我拿著信的手幾乎濕潤了,而自始至終若薇都沒有出現。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不是每天都會到這個地方等公車

嗎?



公車上很快就擠滿了一站一站等著上學的學生,走道上也站滿

了人。我想,即使若薇在裡頭,我也實在沒辦法看到。



人和人的細縫中,似乎勉強還能看到總坐在門邊的巧靈。





若薇呢?





難道今天請假了?





一整天我的腦袋都繞著這個問題轉,而那封信也只能被我塞進

書包深處。





放學回家搭車的人更多了,而我也更無法在人群中遇到她——

除了在同一站下車時。




遺憾的是,公車停下來時,只有我和若薇的那位女同學在這一

站下車,或許她今天真的請假沒來吧!





我和以往一樣騎著腳踏車回家。




明天,明天再把信交給她吧!我在心裡暗暗想著,一邊把書包

裡的信收到更裡面的地方。




但,接下來的幾天,若薇都沒有出現。




這讓我焦慮了起來!發生了什麼事?需要請假這麼多天呢?



或者……她是為了要躲我?但有必要因為看到我跟學妹出去

就刻意請假?也還沒誇張到這種程度吧!




「或許到禮拜五下午社團活動那天再跟她說吧!」我對自己

說。






  ※
  




禮拜五的社團活動時間很快就又到了。



  我懷著希望,推開美術社的門。



若薇不在裡面。



「若薇呢?她這個禮拜請假啊?」我裝作不經意的口吻,問著

跟若薇很熟的另一位學姐。




「沒有啊?這禮拜她都有來上課啊!」學姐露出疑惑的表情,

對於我問這樣的問題感到奇怪。




「而且你知道嗎?她好像想退社。」





退……社?



我的腦門像是給狠很挨上一記!





這……這是巧合嗎?或者是老天故意要下給我的什麼天譴?

為什麼我所有能夠和她搭上線的任何關連都一件一件消失了呢?






回家的路上,我非常沮喪。






這天巧靈也正好請了假,守護靈也早就不在身邊,我滿腹的苦

悶更是無人可以訴說。





或許……或許注定我和她之間的緣份要斷掉。




老爸呢?我能對老爸說這件事嗎?或許他現在比我還要苦悶

呢!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