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覺得,今天的教師晨會少了什麼……」隔了兩天,校

長在週五教師晨會上出了這句話。




此時坐在地下室「學府藝廊」開會的老師們紛紛彼此看了

看,露出疑惑的表情。




「咦?六年級導師的座位空了一個位子耶!」眼尖的教務主

任很快便發現到,有人沒有下來開會。




「那是哪一班的老師啊?」校長皺了皺眉。




「六年六班。」六年五班的老師回答。



「他今天沒下來開會嗎?」教務主任問。



幾個六年級的老師都搖了搖頭,表示完全沒注意到。




「六年六班的老師是誰?」教務主任再問。



六年級的老師彼此看了看,再度搖頭。



「真奇怪,我們怎麼都想不起他是誰?」三班的導師搔了搔

頭。



「他平常都有來開會吧!」教務主任又問。



六年級的老師再度面面相視,思考了好一陣子後依舊搖頭:

「真奇怪,他好像有來,又好像沒來?」



「這麼一說,我們好像平常都沒注意他?」八班的導師顯得

相當困惑。



「怎麼可能,都同事這麼久了……」教務主任轉向其他人:

「有誰記得六年六班的導師是誰嗎?」







沒人回答。






「這是怎麼一回事?」校長露出困擾不已的表情。「不然麻

煩錢主任打一下電話,問看看六年六班的導師有沒有在班上吧!

如果有的話,請他趕快下來開會。」




總務主任錢主任立刻站了起來,走到牆邊的電話機前,撥了

六年六班的電話號碼。





「喂?這裡是六年六班,請問要找誰?」電話裡傳來一位小

朋友的聲音。




「我是總務主任錢主任,你們老師在嗎?」




「唔……好像不在耶!」



「他早自修有來嗎?」錢主任再度問道。





「唔……」電話那頭的小孩思索了很久。「好像是沒有……」




「你們老師沒來上課的話,怎麼不來行政室說一聲呢?」錢

主任有些著急。「他昨天禮拜四有來吧?」





「唔……」電話那頭依舊對這個問題感到困擾不已。




「前天呢?大前天呢?你們老師沒來的話,你們怎麼上課

啊?」錢主任快要崩潰了。





「不知道耶!我們平常都沒在上他的課,也不記得他有沒有

來上課。」接電話的小朋友換了另一個人,聽起來是班上的幹部,

比較清楚狀況。





「你是六年六班的班長嗎?」錢主任。




「對,我是班長張三,主任好。」




「好,張三,你告訴我,你們老師是誰?」







「唔……」電話那頭的人再度陷入沈思,然後錢主任從話筒

裡聽見張三對全班小朋友大喊:「你們有誰記得我們導師叫什麼

名字嗎?」




「不知道耶!」


  「忘記了!」


  「真奇怪……我想不起來。」


  「我們班有導師嗎?」





「對不起,主任。」張三再度回到電話前。「我們大家都忘

記他名字叫什麼了。」




「這……這太誇張了!」錢主任有些生氣。「你們班是怎麼

回事!連導師是誰都不知道?」





「主任,難不成您就知道嗎?」張三不愧是班長,非常熟知

應對的技巧。「他也是學校的老師啊!不然由您來告訴我,我們

班的老師到底是誰吧!」





「唔……」這次換錢主任說不出話來了,沈默幾秒鐘後,他

決定直接把電話掛掉。





他轉過頭去,看到校長和全校老師都望著他,而他只能聳聳

肩,露出充滿歉意的笑容。





「等等!我找到全校老師的通訊錄了!」資訊組長拿出一張

表,遞給校長。




「我看看喔……六年一班老師張雙豐、六年二班西門吹

血……六年六班……」她抬起頭,露出更加困惑的表情:「為什

麼六年六班是空白的?」





「咦?」資訊組長把表搶回來看。「真奇怪,當初檢查了好

幾次,怎麼都沒發現?」




接著他望向人事主任,只見人事主任的眼睛睜得比身旁的人

還大,似乎也陷入苦思。




教務主任又將目光投向學校裡年紀最大的一位老師,那是一

位作僧人打扮的體育老師。




「阿彌陀佛!施主,這個問題應該要問你自己。」法號「夢

遊」的體育老師雙手合十,緩慢地說道。




他身後的十八位體育老師也跟著合掌拜了拜。




順便一提,他們的桌上都擺著某種名叫「行氣散」的藥,這

是體育老師「夢遊」在放學後的副業。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