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就是情書啊!」藍老師拿著卜力力的卡片,不由得

感嘆了起來,沒想到這個總讓頭髮蓋住半邊臉,從沒打扮過的自

己,也會有人喜歡。




而且……還是一個四年級的小學生?




她將卡片折起,放到口袋裡,準備回到辦公室拿課本,去上

下一班的自然課。






「我是存在的嗎?」忽然,一道聲音傳了過來,她忍不住轉

過頭去。





「我們如何能證明自己是存在的呢?任何金錢、地位、慾望

其實都是虛幻的,我們追求得再多,也永遠無法證明自己是存在

的。」那是一位戴著厚重黑框眼鏡,身材瘦長的男老師,此刻的

他正站在教材園旁的走廊上,抬頭望著遠方的天空喃喃自語。






他搖了搖頭,一邊思索,一邊朝著生態教材園走了進去。





「等等!那裡是……」藍老師想出聲警告他,但這位男老師

似乎太過投入自己的思考中,以致於完全無法注意到周遭的聲

音,以及鐵絲網上那塊畫著骷髏頭、寫著「危險!沒有藍老師同

意請千萬不要進入」的牌子。







「或許,唯有在我們思考『自己是否存在』的同時,我們才

能確定我們是擁有『自我意識』的生物。但當我們遠離這些自省,

回到平凡的生活裡,那種『自我是否存在』的困惑,則會再度向

我們襲來、吞沒渺小的我……」男老師一面自言自語,一面繼續

走進生態教材園深處,最後身影終於隱沒在樹叢之中。






「那個誰……你會迷路的啊!」藍老師朝樹叢喊去,但那位

男老師太過專注,顯然完全不曉得自己的生命已經面臨危險。




噹!噹!噹!上課鐘聲正好響起。



「糟糕,要上課了。」她望著門邊剛剛收拾起來,裝著不知

名白骨的袋子,皺著眉說道:「看來沒空理他,只好請他好自為

之了。」




她拿起課本,暫時把這件事拋到腦後,快步走向四年八班的

教室。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