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龍哥」先是大吼一聲,然後轉過頭,把嘴裡的那

一包「毒藥」吐了出來。




當「毒藥包」掉落在到一旁的水溝裡時,溝裡的魚立刻翻起

白肚,整片浮在水面上。




「這……這傢伙居然知道那是毒藥!」護士阿姨慌張地說。



「我猜,這位『龍哥』活了很久,恐怕早就練就成精了!」

藍老師邊跑邊說。「活這麼久的動物恐怕不但聽得懂人話,還有

相當程度的靈性哩!看來,我們沒辦法用這種簡單的戰術或方法

騙到牠。」



「我第一次聽到有『恐龍精』這種東西。」童老師跟了上來

一塊逃。「這也活太久了吧!」



「不,仔細想想這也蠻合理的!一般的狐狸精只要活個幾百

年便能變成人形。」藍老師皺起眉。「如果有像恐龍這樣的精怪,

肯定是有變化成人形的妖力,或許他平時生活在我們周遭,看起

來跟我們沒兩樣,直到看到我的生態教材園後,思鄉之情才導致

他情不自禁變回原形。」



「這一切都很合理啊!」藍老師又補了一句。



「思鄉個大頭啦!一點……都不合理!」童老師大喊,但此

時的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只能繼續往前逃跑。







「活了千萬年的傢伙,恐怕比我們人類要更有靈性吧!」藍

老師嘆道。








「咦?前面那棵樹下,有個人耶?」護士阿姨指著前方不遠

處,竟有一棵菩提樹,樹下來坐了一個戴眼鏡的男子。




「等等!這傢伙該不會就是六年六班的導師吧?」童老師喊

道。





「吼!」「龍哥」跨出巨大的步伐,一面把周遭的樹紛紛撞

倒,眼看著就要追上四人。



「危險啊!快逃!那個……那個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六年

六班導師!」護士阿姨著急的大喊。







只見那位戴著眼鏡、身材瘦長的男老師站了起來,嘴裡仍不

斷地喃喃自語:













「我們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是毫無理由的存在?還是因

為某種特定的目的嗎?無論如何,我們藉由各種說法去說服自

己,讓我們以為我們是特別的、是受到造物主寵愛的,而且還是

為了某種理由降臨到這個世上的。但我們每個人的內心深處也都

瞭解,沒有人對這件事有把握,而我們之所以相信它,只是不斷

的自我欺騙罷了!」








他說道這裡,停了下來,然後抬起頭看了看逃到他面前的藍

老師、護士阿姨跟童老師,以及……龍哥。







聽到方才的那段話,「龍哥」停了下來,竟和那位「沒有人

記得他是誰」的男老師四目相望。






那恐怕是三人這輩子所見過最詭異的景象:一條恐龍、一個

站在菩提樹下的人彼此相望,而這樣的目光彷彿跨越了千萬年的

時光,深深透入彼此的內心深處。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