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到底是存在的嗎?你是存在的嗎?」菩提樹下的

男老師繼續說:「無論活了三年、五年、一百年,甚至是六千五

百萬年,你能確定自己是存在的嗎?還是你只是不斷地吃、喝、

拉、撒、睡,然後讓自己繼續存在著,並假裝自己是有意義的、

有價值的?」








「龍哥」翻了翻白眼,似乎在努力思考男老師的話。







「他果然有靈性……」童老師說。



「噓!」護士阿姨丁線面示意他閉上嘴巴。





「我們藉由各式各樣的方法,包括累積財富、蒐集頭銜、生

育後代、幫助或殘害他人、製造神佛的形象,並以為這樣就可以

證明自己是獨特的、是存在的,到到頭來誰也無法承認,無論我

們如何藉由俗世的一切來麻痺自己,我們都無法說服我們是存在

的,除非……我們思考,並在那一剎那間,我們才能證明自己的

意識是存在的,但在我們思考的同時,我們也否定了這個我們所

承載的身體……」男老師的嘴不停地說。








「龍哥」的頭上開始冒煙。






「有效了!再多說幾句話!快!」藍老師興奮地說道。




男老師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盛情難卻地繼續說話:





「生麥生米生雞蛋!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

皮……」






「龍哥」整個身體開始搖搖晃晃,顯然是因為輸送太多血液

到腦部,導致身體開始無法支撐沈重的大頭。





「可達鴨壓西瓜呀西瓜壓可達鴨,不知道是西瓜壓鴨,還是

可達鴨壓瓜……」男老師使出致命的一擊。





砰!「龍哥」整個倒了下去,躺在早已光禿、沒長半根花草

的地上。





「成功了!」童老師興奮地跳了起來,真沒想到這麼厲害的

傢伙竟然因為眼前這傢伙的幾句話,便倒了下來。




「死了嗎?」藍老師試著往前走了幾步,其他的人也跟了上

來。




「嗚……吼……」龍哥低吟了幾聲,這讓四人嚇了一大跳,

護士阿姨還因此腿軟跌坐在地上。




「快!給牠最後一擊!」藍老師趕緊把六年六班的導師推上

前去,緊湊在「龍哥」應當是耳朵的位置。





「要說什麼啊?」六年六班的導師有點慌張,他平時不太習

慣跟女生接觸。





「隨便啦!你講什麼都會有效。」






「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於是戴眼鏡的男老師開始

在暴龍的「耳邊」隨便念了一些經文,接著「龍哥」便翻起白眼,

死了。





「真的走了,這次。」護士阿姨壯起膽子,上前伸手摸了摸

「龍哥」的胸膛。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啊!」童老師雙手合掌。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