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聲音喚住了我。


「芷馨小姐嗎?」

我轉過頭去,看見一個穿西裝戴著墨鏡,活像在MIB裡面演戲的人,不過身材顯然矮小很多,看起來是小學五年級生的高度。


「我是。」



「我們是『妙而舒帝國』王族的隨侍護衛,是來自地球以外的星球種族。因為王子的要求,特地來向妳提親。」



「喔。」我的態度相當冷淡。


對方對我不怎麼驚訝的表情感到相當疑惑。



「喂!我們是外星人!外星人耶!」


「喔。」

不然我該說什麼?要求婚請拿號碼牌排隊謝謝?



「你們王子該不會也是看到『航海家二號』,然後迷戀上頭所畫的地球人,最後追到地球上來遇到我?」

「啊……妳怎麼知道?我們還是不久前剛到這個星球上而已。」


我看著眼前戴墨鏡的小學生,沈默了一陣子完全說不出話來。

好吧!這是一個玩笑?

不過就兩邊比較起來,戴墨鏡這邊的傢伙要不客氣多了。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還是要看看他的的王子長什麼樣子?



「那……你們王子人在哪裡?」


「就是我。」

忽然從西裝人後走出了一個男人,他摘下眼鏡,抬起頭來望了我一眼。


我的天哪!他還真是一個長得相當俊美的男孩子,除了高挺的鼻子外,深藍色的雙眸與幽雅的氣質,更是足以迷死一大票的小女生。


除了一點,他看起來跟小學二年級的小孩差不多。




「那個……」

我不是個以貌取人的人,不過我更不是一個正太控。

「對不起,我還有約。」


我對「妙而舒」的王子敬了個禮。



「哼哼!妳已經逃不掉了。」王子忽然露出邪惡的眼神。

「事實上,倘若妳不乖乖就範的話,我們『妙而舒帝國』的大軍就要在我的號令下進攻地球了!」

我嚇了一跳,連忙將原本要踏入咖啡店的腳給抽了回來。

「進……進攻地球?」


這種只會在漫畫跟電視裡的情節,竟然活生生的發生在我面前?



「哼!我已經通知了『妙而舒星球』派遣皇家部隊前來地球,必要時還可以全員出動。總之以我妙而舒帝國王子之尊,想要什麼就一定要到手!」

王子可怕的嘴臉現在才顯露出來。

「我們妙而舒的軍隊,雖然沒有雷射光之類的武器,不過徒手肉搏戰鬥的經驗倒是相當豐富,只要大軍進攻,地球一定會成為囊中之物的!哈哈哈!」



為什麼這種應該是很危急的情節,可是我卻很難引起對等的緊張感呢?



「妳好好考慮吧!今天傍晚我們還會到你家拜訪一趟,聽聽妳的答案。」王子抬起短短的腿,相當威風地轉過身去,一旁的「護衛」紛紛向他鞠躬作揖。

「還有,這期間如果我見到你跟任何一個男孩子見面的話,我發誓一定要馬上發動王室的所有軍隊進攻地球。」


我不尤得向咖啡廳裡望了一眼,畢竟裡頭還坐著另一個王子。


「特別是前陣子聽說比我們先到地球的『金貝貝星人』,我看到就討厭。聽說他們的王子也在地球上,只要能夠抓住他,我們一定就可以威脅『金貝貝星』!」

糟糕!這樣下去,我更不能夠進入咖啡店,以免讓他們注意到裡頭的「金貝貝」王子!


王子!對不起!為了你的生命安全以及地球的安危,我是不能跟你見面的!

我在心裡努力的吶喊著。


接下來的那個下午,我等於是被軟禁似的,給兩個跟在旁邊的小學生……喔不……「妙而舒」星人的護衛給跟的牢牢的。

不得已的情況下,我只能夠到附近的公園、紅茶店隨便晃晃。


這實在是一件相當困擾的事,即使我還是沒有什麼真實感。

妳能想想昨天還在廁所裡對著老天爺喊『神啊!隨便一個人也好,誰來娶我啊啊!』的少女,今天居然會被兩個外星人王子追求?甚至還必須為「政治婚姻」之類的事情傷腦筋?


如果自由戀愛是不允許的,如果為了我所愛的家人與地球上的人類,那我也只能夠屈服在「妙而舒」王子的威勢之下了?

我不禁為我的命運感到悲傷。




更可悲的是,這樣的悲傷只能由我自己來承受。




「媽!我阿馨啦!我被『妙而舒星人』威脅,如果不嫁給他們王子就要進攻地球。」

「喔……那記得聘禮要多一點。還有,早點回家。」



我無法忘懷母親掛掉電話前,那冰冷而令人心碎的語調。




直到傍晚的來臨,妙而舒王子再度出現在我的面前。




「妳想通了嗎?」

王子擺出相當高傲的態度企圖將頭仰高斜視著我,可是因為太矮的關係看起來依舊還是在仰望我。


「嗯。」我相當傷感的點了點頭。

再見了我心愛的家人,再見了我所熱愛的地球。




夕陽斜照在身後,將我的人影拉得長長的。而傍晚的歸鳥在一旁的河水上啼叫著(其實是養在水溝裡的鴨子),真是令人感到肝腸寸斷般的傷感啊!





「這樣的話,通知下去!請皇家禁衛軍的四十八位弟兄停止任務返航了。」王子相當神氣的命令手下。


「等……等等……您說皇家禁衛軍有多少人?」

我耳朵一定沒有掏乾淨。



「四十八人啊!哼哼!除此之外,我們位於火星與土星之間小行星群的『妙而舒星球』三千子民中,還特地挑選出五百人擔任皇室的軍隊,隨時都可以為王室犧牲而戰。」

王子越說越得意了。

「雖然我們還是剛剛調查到你們地球有文明而降落在這裡,不過聽聽看我們整個星球全部總共五百人的大軍,有沒有嚇到腳軟啊?他們都是熟悉肉搏戰的英勇……唉呀!妳怎麼打人?」




扁了笨蛋小學生王子跟旁邊的三位護衛之後,我氣沖沖的離開了。(後來我才知道這三位護衛就是王室皇宮中守衛兵力的五分之一)



「妳……妳會後悔的……」王子還在巷道裡哀嚎著,而相較下手腳長度遠勝於他的我還是能夠得到相當程度的優勢。



我記得漫畫裡常有那種小不拉機的迷你行星,上頭沒幾個人,而且引力比地球要弱多了,上面的人輕輕一踹就完全不行了。

是的,妙而舒星球就是這樣的地方。



回到咖啡廳時,裡頭的人當然走光了。

那是一定的,我想金貝貝星的王子一定以為我拒絕了他,於是相當傷心地回到祖國去了。

我懷著也不知道該是慶幸還是可惜的心情,一邊揉著剛剛揍完外星人的手,一邊慢慢的騎著50cc愛車回家。



當然這時候的我不會知道,三個月後新聞報導出一個有關飛碟的新聞,內容大概是說某國的居民指稱曾經看過大批幽浮飛近,並且往內陸的沙漠地區飛去。




然後就無消無息了。



當然,這些笨蛋大概還不太瞭解他們降落的地點不太對,而且這裡要比他們的星球大得太多了!就算他們整個星球的人移民到地球,也根本就像小石頭丟進大海裡一樣。




這種事說出來大概沒有人會相信的。




短短的兩天,我經歷了一般少女所不可能經歷的奇怪事情,而這也讓我因為那個怪算命師所引發的憧憬一下子幻滅了。


我把50cc的愛車停到家門口,打開家門走了回去。


「媽!我回來了。」

「喔,去哪裡了?」




我想了想,還是老實的回答。



「去拒絕兩個外星人的求婚,並且引發了一場宇宙戰爭的糾紛。」





老媽想了一想,緩緩的說:




「喔。」




我走回自己的房間,把包包放了下來。


「對了!媽……」

「什麼事?」

「我想我還是去跟妳那個什麼鄰居的姪兒的同學的什麼表哥之類的傢伙相親好了。」

「是姪兒的同學的表哥的朋友的姊姊的補習班老師的兒子的同學的朋友。」老媽糾正我。

「而且剛好還跟妳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後面這句話是我和她一塊講的。


「那太好了,明天剛好禮拜天,我馬上跟金水嬸商量好,明天就可以安排一場相親了!」媽露出相當興奮的語調說著。

「神經啊!是我相親又不是妳相親,興奮個什麼勁?」


「什麼?」

「沒有,母親大人您聽錯了。」



我輕輕拉住門的把手,打算讓老媽接下來的碎碎念擋在房門外。

管他去死,反正隨便啦!



「那位先生據說長得一表人才,而且還很老實……」

門外,老媽還在不停的碎碎念。門內,我開始思考明天要不要順道到火車站那邊砸了算命老伯的攤子。


「不過名字很怪,好像叫金尤去之類的……」


在聽到老媽的最後一句嘮叨前,我房間的門已經關上了。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