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聆」這個筆名,其實跟我的小說風格差異很大,但我還是執意要用它。

說穿了也沒有什麼,而這是源自於大學時代自己替自己取的筆名。

你知道的,那種年紀的傢伙,多半自以為是文藝青年還是什麼的,取個聽起來很好聽的筆名擺著,然後寫一些言不及義、為賦新辭強說愁、堆疊漂亮文字的東西。
這個筆名其實意涵也很簡單,就是「聽風」,原本還多一個字,叫「風聆子」或「風聆兒」,簡單地說就是「聽風的人」或「聽風的孩子」,只是刻意把字倒過來,跟「風鈴」的聲音近似。
(因為覺得風鈴這個音很好聽)

硬要說說的話,當然可以扯出一堆喜歡靜靜坐在窗邊,聆聽風裡所傳來的什麼故事之類這種言不及義、自以為浪漫的理由。
不過當時還蠻喜歡這個筆名的就是,雖然並沒有用很久,朋友反而知道我在海報上設計的mark跟署名(跟現在的icecream的id有關)。

大學時去澎湖玩時,還刻了一個「風聆子」的印章,不過好像有點裂痕,也沒在用,一陣子就找不到了。

直到實習剛教書那一年,我們還會去中師對面的教堂幫忙,雖然不算是信教,但因為在那邊幫忙一些跟小朋友有關的活動很愉快,牧師夫妻人也很好,所以一些同學也都還會去那裡。
記得那時候牧師(我們都叫曾哥)學了一些帶小團體、輔導的方法,於是跟我們開了這樣的成長小團體。

其中有一次是談未來的夢想,還有自己擁有的東西。

還記得那時在大學時是蠻風光的,因此自己還忍不住要依戀或延續剛結束的那段時光。說了一些後,自己忽然說出這樣的話:

「我希望能有我自己創作的空間,並有一天可以把我這個『風聆』的筆名印在我的書上出版。」



接下來的幾年就忘記這件事了。 XD (不能怪我啊,去當兵跟忙工作誰會記得)


一直到後來,自己的小說真的出版了。

然後我開始覺得,在書上用icecream這樣的名字其實是很奇怪的,或許我該有一個中文的筆名比較好?
那時的暱稱總是換來換去,一下子用「改作業之神」;一下子用「寫來過倒稱暱」,還有一些奇奇怪怪很好玩的暱稱,可用這些都不行吧?


然後我想起了那個夜晚,自己所說的話。

那時候的我曾懷抱過的小小夢想。


於是我開始用「風聆」,無論人家看到這個筆名是否誤會我是女孩子、是否以為我的小說是那種校園愛情故事、是否以為這是兩個人寫的,我都還是要用它。

理由其實很簡單,也沒有太深的意思在,但卻包含著我小小的執著。


現在的想法是,先讓id跟中文筆名共列,然後慢慢的有一天,我可能只留下「風聆」。或許吧?其實都可以,無論如何,那時那個小小的夢想真的實現了。



關於筆名還有後續的一個故事,那是在取小小冰名字的時候,在月子中心有一位命名學老師。
話說要測看看這個老師厲不厲害,就拿一些周邊人的名字問他。

我們問了他小冰跟一些親戚的名字,重點部份他說的還蠻準的(但也不是全部正確就是)。

然後我們拿我的筆名「風聆」問他。


他說:

「 嗯……這個筆名要紅會有點辛苦喔!」

我:囧


然後他又說:「這筆名代表你通常寫一些曲高和寡的東西,所以會辛苦一點。」


於是我鬆了一口氣。

我想了想我寫的東西:


小叮噹兄妹的禁斷情節?

尿床的小孩在床單上預知未來?

好孩子的國民武俠故事?

魔王爸爸的十六封信?

變成神的歐巴桑之家庭故事?


曲高和寡?好像一點也不會啊......

喂!該不會因為看這個筆名聽起來有點夢幻,所以就這麼聯想吧?=_= 對不起,敝人寫的可是歡樂的惡搞小說啊!


至於會不會紅?雖然感覺上好像不怎麼容易,但其實也還好,因為我也不欠「成就感」,至少在教育這個領域上還小有一點跟別人不一樣的成就跟肯定。
既然已經站在夢想上了,那每多跨出去一步,就都算是多賺到的了!多多益善、愈多愈好嘛!

那麼,我是不是該趕快許下另一個夢想?




讓我的名字掛在「地球球長」的頭銜上? =_=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