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晚上七點五十分。


「記者目前位在忠明南路上,我們可以看到身後這片在妖怪肆

虐過後的街景。」電視裡傳來S台記者的連線報導,鏡頭很快帶到

一旁彷彿經歷強烈颱風襲擊的街道景象,救護車與警車的聲音不絕

於耳。


「目前這群妖怪仍沿著忠明南路前進,尚未到達中港路。」記

者握緊麥克風,神情相當緊張,畢竟眼前的景象可不是任何人所能

理解或掌控的。


  「有些脫離隊伍的妖怪仍對鄰近的群眾進行襲擊,所幸他們為

數不多,而警方與民眾多少也擊倒了部分妖怪……」
  


  鏡頭帶到一旁穿著服務生制服的兩個男子,他們的手中牽著一

個不久前才抓到的瘦小妖怪,高度大約只到他們的腰。



  「這種景象我好像在某些專寫外星人、幽浮的書上看過……」

攝影師的心裡忽然浮現出這樣的想法,但隨即跟著播報記者的手

勢,將鏡頭推向另一個地方。


  

  「我們也發現到另一位傳聞中,介於人類與妖怪之間的人

妖……不……我是說城市英雄中的『毛蟲人』也在現場,密切注意

這些妖怪的動向。」



  鏡頭轉向一個穿著巨大毛蟲緊身裝的男子,他似乎在一旁等麥

克風等了好一陣子。
  




  「那個……我要藉這個機會澄清……」



  


  「其實我不是毛毛蟲……是蠶寶寶啦!」
  






  「唉呀!市長也到現場來了,我們來聽聽市長怎麼說。」鏡頭

很快又從毛蟲裝男子的面前移開,畫面中出現某位頭髮稀少的男子。


  「這個……我們的警力實在不足以應付這些妖怪!如果說台北

市的警察有八千人,高雄有四千人,那麼台中就只有兩千人……」






  A報的記者再度捕捉到「毛蟲人」流淚的畫面,並將它刊登在

第二天報紙的某個角落。
  



  ※ ※ ※ ※ ※ ※


  
晚上八點十分,在中港路上圍出一道障礙的警方與支援的軍方

再度對上妖怪群。





「攻擊!」


在警察局長的號令下,數不清的子彈從被用來當作防禦的警車

後,以及周遭的大樓窗口,伴隨著震耳的槍響射向獸王以及周遭的

妖怪。



巨大的鐮刀開始揮動,伴隨而來的強大風壓擋住了多數的子

彈,但仍無法阻止周遭的小妖怪們被子彈所擊中。


部分不怕子彈的妖怪再度站了起來,某些妖怪則躲在化蛇所放

出的水之障壁背後。



「子彈還是有效的啊!」局長再度揮手,更強大的火力再度集

結到這些妖怪身上。



八點十二分,警方的攻擊在眼前被切成兩半的警車,以及周遭

大樓上巨大的裂痕下停止了。




「愚蠢。」


  獸王揮舞著巨大的「鐮之刃」,靠著上頭延伸而出的風壓,將一

旁的大樓再度劈出一道巨大的裂痕,緊接著巨大的響聲伴隨著大樓

的上半部掉落到地面,將一旁的汽車紛紛壓扁。


八點十三分,魔界教父部署在警方封鎖線附近的妖怪開始發動

攻擊。




那是令在場這些不久前還抱持「妖怪這種東西只是電影裡的噱

頭」想法的人們所驚訝不已的畫面:巨大的怪蟲由地面上的人孔蓋

鑽出,纏上站在獸王前方的小妖怪;有著人外表的幾個傢伙則是從

附近的大樓上跳了下來,拿著槍、刀或使用自己口中的利牙攻擊那

頭深灰色的大妖怪;更有幾個穿著黑衣的男子雙手長出了薄膜,在

街道的上方飛著,伺機襲擊地面上的妖怪。



「妖怪……妖怪戰爭……」K報的攝影師早忘記拍照這件事,

只能張大嘴盯著眼前不該出現在現實的畫面發楞。



深灰色的大妖怪動也不動,只是讓周遭的小妖怪們和眼前來自

魔界教父的妖怪們廝殺,但妖怪畢竟不同於人類,很多肚子被咬破

一個大洞,或從五、六層樓高地方拋下來的妖怪依然能夠再爬起來,

繼續參與戰鬥。



總之,眼前的妖怪戰爭要比一般人類的戰爭要來得激烈,但從

另一個角度來看卻也可以算是拖時間。



「獸王」彎下身子,舔了舔自己前腳上的傷,讓長在背上的「鐮

之刃」整個立了起來。從刀身上流溢而出的寒光讓「親人類派」的

妖怪不禁感到一股莫名的壓力。



「現在是怎樣?老派這些手下來幹嘛?上次去找你拿我的東

西,也沒見到你半個鬼影子!」獸王抬起頭,對著不遠處的某棟大

樓方向喊道。「聽說你是個厲害的大妖怪不是嗎?怎麼不出來陪我活

動活動筋骨?」



在場的每個小妖怪都明白,那是魔界教父所在的大樓。


大約一千公尺遠,這個被稱為「魔界教父」的男人當然聽到了,

但他也只能露出無奈的苦笑:「是這樣嗎?如果要跟你比開清潔車的

話,我倒是還蠻厲害的啦……」




他轉過身去,看著從另一邊監視器螢幕上傳來的畫面。那是一

群原本受雇於他和人類警界的「妖怪獵人」,以及一些有相當修行的

道士,正努力在市區的街道上畫下極為複雜的縛妖魔法陣。



「只要再拖延半個小時,我們的縛妖陣就完成了。到時候我就

會張開雙手歡迎您嘍!」



他明白這道涵蓋半個市中心的縛妖陣所代表的意義,範圍越是

龐大的魔法陣,裡頭所積蓄的大地精氣越能夠將中心點的「妖怪」

給鎮住,進而之分解妖怪本身的力量與魂魄,算是相當強大而邪門

的魔法陣。



只是在過去,恐怕還沒有人能夠一次召集這麼多術士,製造出

這麼龐大的縛妖陣。也因此沒有人敢擔保當縛妖陣發動後,還會不

會附帶產生一些不良的後果。



「出來!」獸王的聲音響徹半個城市。「讓我瞧瞧你夠不夠格當

個『王』!」



可想而知,這個總不認為自己夠格當「王」的男人沒有答腔,

只是趁著這個空檔趕緊到大樓內的廁所解放一下。


「滾出來!」巨大的風刃在獸王的周遭爆出了一道圓弧,許多

位處在範圍之內,包含雙方在內的妖怪被捲了進去,接著化成沾滿

腥血的哀嚎。



「真吵死了。」大樓裡的男人回到座位上,索性打開電腦裡的

踩地雷,玩了起來。



「滾出來!」獸王開始再度前進,強大的氣勢使魔界教父的妖

怪部隊節節敗退。








「飛天育嬰流——考卷亂舞!」



  從妖怪群的後頭,出現了這樣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