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晚上六點五十分。


「妖狐呢?」從美穗高中召集所有弟子,正努力朝「獸王」所

在處前進著的黃老師,對著一旁負責聯繫工作的「錢都斗」問道。


「不曉得,從她在校長室裡變回原形後,我們就沒能在鄰近地

區看到她的蹤跡了!」


「獸王……獸王身旁的那群妖怪呢?」身為飛天育嬰流掌門的

她,顯然比其他人要能了解目前的局勢。坦白說,那群圍繞在獸王

旁邊的妖怪雖然可怕,卻完全比不過「九尾妖狐」與「獸王」聯手

來得嚴重。


「沒有……從剛才就一直在獸王後面追蹤的珊珊還在線上,她

表示群妖的隊伍裡並沒看到九尾狐。」


「魔界教父那邊呢?他的縛妖陣怎麼樣了?」才剛為這個消息

鬆了口氣,黃老師連忙詢問另一方面的消息。


「『王』那邊表示,他們已經集合所有『妖怪獵人』和道士努力

準備,卻實在來不及在獸王到達之前完成『縛妖陣』的佈陣。」答

話的,是同時身為飛天育嬰流戒領,又具有妖怪血統的「畢方」。



黃老師皺緊了眉,坦白說,目前實在是她所知道最糟糕的狀況

了。


原本以為能用封魔咒擒住的九尾妖狐竟然逃脫,不但如此,她

們反而像是促成九尾妖狐覺醒的人似的。


獸王在他們還沒準備好縛妖陣時,便因為一群笨妖怪的煽動而

提前現身。雖然傷勢還沒復原,卻也意外召集了一群跟隨的妖怪,

此外還一路造成一般百姓的破壞與傷亡,除了把「妖怪」暴露在人

類世界的新聞媒體外,還引起前所未有的恐慌。


在這種時候,九尾妖狐與獸王的封印都完全被解開,而她們從

飛天育嬰流中所學習到的所有戰鬥技巧完全都派不上用場!



「可惡!」黃老師不禁為自己的無力感到氣憤。「那個什麼鬼的

『縛妖陣』,恐怕是我們最後的依靠了!」


「雖然實在沒把握能擊倒獸王,但至少要拖延時間,讓魔界教

父那邊完成縛妖陣啊!」她握緊了拳頭,嘴裡喃喃唸著。


「別擔心。」和黃老師一塊乘坐校車的「神婆」似乎看出她的

憂慮,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但卻反而被黃老師給撥開。


「遵照禮節,我應該稱呼您一聲前輩。」黃老師狠狠地瞪著神

婆。「但是到現在為止,我還是搞不懂您究竟是站在哪一邊!」



神婆一點也沒在意,只是心平氣和地將目光從黃老師臉上移

開,望向窗外的街景:「放心,這場戲還有幾個重要的角色還沒到。」


「一旦所有的演員全部到齊後……」神婆神秘兮兮地笑著。「妳

就會發現這些擔心都是多餘的。」



黃老師將頭撇了過去,心裡卻忍不住想起不久前神婆要他們做

的事……




「到這個地方把人給帶來。」


那是一張她不久前從校長室桌上抓來的便條紙,上頭潦草地寫

了市區裡的某家醫院。如果說這個醫院的名字有什麼意義的話,那

就是當年他們所找到,原本應該在覺醒後協助他們,卻意外變成植

物人的那位「疾風」老前輩就躺在裡頭!


「兩個都要帶來,別管雙方家人的抗議,如果抵抗的話就連家

人一塊抓過來吧!」神婆當時對著連同「戰神」陳先生在內的幾個

人說道。


「打從以前我就老搞不清楚妳在幹嘛。」陳先生瞄了一旁怒目

瞪著神婆的黃老師跟那幾位戒領,嘆口氣後這樣說。「不過念在妳每

次賭博都贏錢的份上,我這次還是會照著做。」


「多謝啦!地球的伙伴。」神婆瞇著眼,對眼前這位一千七百

年前的伙伴笑著。


被神婆所吩咐的那幾位弟子,原本還不曉得該不該聽從這位「前

輩」的指令,終於在「戰神」的催促下,刻意避開現任與前任幫主

的視線下趕緊離開。


「等到飛天育嬰流這五位轉世的『能力者』都到齊後,我們的

舞台就算是搭好了。」




五位?為什麼是五位?


  聽見坐在後面的神婆所說的話,黃老師不禁皺緊了眉,露出狐

疑的表情。但仍在氣頭上的她還是不打算跟這位「前輩」詢問任何

事。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