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六點三十分。

「真是笨蛋。」望著街道上慌張失措的人群,男人嘆著氣,為

眼前完全脫離預期的混亂感到不悅。


與身旁這些威力強大的妖怪相較,這位屬於「普通人類」的男

子反而成為裡頭最奇特的存在。男子的外貌並不怎麼出色,任何人

在路上遇到了,都只會當他是一個平凡的中年男子罷了。


但鮮少有人知道,這位外表看來平凡至極的人類,卻是統御東

南亞一帶眾多妖怪的「魔界教父」!當然,這也是因為「魔界」這

種名詞原本就只是一個概略性的統稱,專指這些潛伏在平凡人類世

界底下,與人類共同生活的妖怪們。


雖然只是平凡的人類,甚至在平日的生活裡也不過是個平凡的

上班族,卻因為底下忠誠服從他的眾多妖怪而有了這樣的地位。當

然這種地位也源自於不同妖怪幫派間力量、勢力彼此制衡的結果。


不過,自從不久前自己這棟偽裝在人類世界中的總部大樓被「獸

王」攻擊、奪走「鐮之刃」後,這些勢力的平衡便起了不小的改變。

許多認為「魔界教父」勢力下降的妖怪幫派紛紛開始騷動,企圖藉

此機會吞併其他幫派來壯大自己的勢力。而這種情況也讓男人頭痛

不已,光為協調、穩定這些應當穩定下來的秩序就已經讓他又多了

許多白髮,更不用提現在還必須跟「飛天育嬰流」這群以消滅獸王、

九尾狐為號召的人類團體合作了!



「現在的情況如何?」被妖怪們稱為『王』的男人拿起對講機,

詢問目前的情況。


「獸王離開美穗高中後,便以原形朝著市中心的方向前進。」

對講機中傳來男子早從電視新聞中得知的舊消息。



當這隻身長七、八公尺的巨大鐮鼬出現在電視新聞的畫面時,

這整個城市便陷入了瘋狂之中。尤其當「獸王」以那把從背上延伸

而出的巨大鐮刀劈開沿路阻擋的警車與圍觀的路人後,新聞的畫面

與專門討論的節目就不曾停止過。


「很糟糕啊!」男人搓著手,眼前的情況的確很難收場。



「魔界」中的妖怪們,原本就是隱匿在人類世界之下的存在。

男人深深明白倘若這個世界赤裸地暴露在一般人類的面前,必定會

引來相當多的驚慌與排斥。當然,長久以來他們也試圖替一些不小

心暴露身份的妖怪們進行掩飾工作,而其中也有過那種像「黑奇幫」

與「讙頭族」的大規模街頭血戰,但終究還是被男人藉著一些擁有

「清洗記憶」能力的妖怪,將事實藏匿了起來。


不過現在這種情況……身為「魔界教父」的這個男人,實在一

點也沒把握能收拾善後啊!


電視上傳來記者從直昇機上傳來的SNG畫面,雖然因為距離太

遠而有點模糊不清,但還是可以見到獸王背後那把鐮刀傳來的寒

意,以及伴隨在周遭,奇形怪狀的眾多小妖怪。


「許多原本就傾向敵視人類的族群紛紛藉機加入了獸王的行列

中,並沿途襲擊鄰近的人類房舍、學校,甚至醫院……」對講機內

透露了最糟的狀況。



「王!獸王前進的目的地,恐怕是您這裡……」


男人喘了口氣,緩緩地將對講機放了下來。他想起不久前,衝

進大樓的伍寺山對他所說的話:


「先將這些姑息人類的膽小妖怪們處以極刑,再一口氣對人類

進行報復……」


在那一次的戰鬥中,「王」手下負責護衛的妖怪們受了很大的傷

亡,但他們也沒讓「獸王」好過,配合科技與妖怪力量的攻擊幾乎

要了獸王的半條命。只是男人還真沒想到,獸王在與他們纏鬥的同

時,卻早已派遣兩位小妖怪趁亂奪走他們鎖在保險庫中的「鐮之

刃」!



「看樣子,這傢伙恢復得很快啊……」男人不禁開始擔心,雖

然看來獸王並沒有能恢復十成的力量,卻也因為得到「鐮之刃」而

增強了力量,更不用說那些因為崇拜牠力量而加入的眾多妖怪幫派

了!



「真討厭。」男人看著電視,注意到裡頭有不少年輕人跑到獸

王的陣容附近,揮舞著上衣,陷入一種缺乏理智的瘋狂中。




力量。



他明白,每當有某種強大的力量出現時,就必然會伴隨著沈迷

這股力量的人們或妖怪,彷彿藉此可以擺脫自己在生活中的無力感

似地。



這也是「幫派」這種東西之所以存在的重要理由吧。



男人不禁苦笑了起來。

也因為明白這個道理,他手下的妖怪們便替他塑造出一種極為

神秘的形象,甚至藉由謠傳的散佈,讓魔界中的妖怪誤認「魔界教

父」是一個修練千年、能呼風喚雨的強大妖怪!甚至……他能在千

里之外輕易奪去敵人的性命。


  當然這種「偶像塑造」的確達到了某種效果,好幾個妖怪幫派

因為懼怕他或崇拜他,紛紛向他宣示效忠。而一些原本就具有敵意

的幫派,也不敢隨意輕舉妄動,以致於整個魔界維持在一種「勢力

均衡」的狀態中。
  


  「有誰知道,這個號稱統御上千上萬妖怪的『魔界教父』只不

過是個普通的糟老頭呢?」他嘆了口氣,坦白說當這種「偶像塑造」

現象出現在敵對的另一個東西身上時,自己不得不感到擔憂。


自己的陣營裡,恐怕還有不少妖怪認為「只要魔界教父一出面,

這些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照目前的狀況看來,他們或許會來不及在市中心佈下他們最後

的武器——「縛妖陣」。



「到時候要是真讓我跟獸王單挑,恐怕會被『秒殺』吧……」男

人搖了搖頭,試著將這種可怕的想法拋到腦後,把注意力集中在「縛

妖陣」的部署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