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兒著實被眼前的老婆婆嚇了一跳。


交談後,才知道老婆婆的確是某個門派的領導者,在聽聞深灰

色妖怪襲擊村子的消息後,趕緊趕到此處,想試著救起在妖怪肆虐

後仍殘存的人們,到今天為止,已經有七天了。



「七天?妳們……救了多少人?」珠兒看著眼前的廢墟,忍不

住想起那天晚上的慘狀。


「六個。」老婆婆伸出手對著珠兒比了『六』。「只是這幾天又

有好幾位因為傷勢過重而去世。」


老婆婆的語氣,完全無法令人感覺是在談論人命這樣重要的事。


「那……重傷不治的……幾位?」雖然不太應該,珠兒仍然忍

不住問了。



「六位。」老婆婆的表情完全沒有任何變化,只是逕自拿著柺

杖敲著地上的石塊,像是在尋找什麼似的。



珠兒忽然想起師父所說的話:「這個村子裡的每個人,命中注定

都逃不過這一劫」。



她嘆了口氣。



「那……七天了,您還在尋找其他的人嗎?」

坦白說,珠兒還真為眼前的這位老婆婆感到敬佩,畢竟救人原

本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只是在這個村子裡發生的事情實在太慘

了,恐怕不是擁有「熱忱」跟「努力」就能夠挽回的。



「還有兩個人。」老婆婆閉上眼。「我知道有兩個人還在這裡,

等著我來。」


老婆婆的口吻讓珠兒忍不住想起師父,那個彷彿知道所有一

切,卻總不肯多說的老傢伙。



「恕我冒昧問一句……您……是得道的仙人嗎?」


老婆婆征了一下,隨即便笑了出來。

「不!不!我只是個老太婆啦!如果說要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就是我總好像能夠看到『運勢』這種東西的流向罷了。」


「運勢?」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之每當我想要做什麼選擇時,總會

有聲音告訴我:『該選這一條路喔』,然後每次我只要照著聲音的指

示去走,就總能選到一條還不錯的路。我想,我應該算是一個『直

覺比一般人靈敏』的普通人吧!」


珠兒皺了皺眉,坦白說從老婆婆身上流洩出來的氣息實在不讓

她覺得對方是個「普通人」,甚至這種氣息還很熟悉……嚴格地說,

自己也有著跟老婆婆很像的氣息。



「這次,也是這道聲音告訴我:『在這堆廢墟裡,有兩個很重要

的人喔!』而且這兩個人對我們這個門派想完成的任務很重要。」



「妳應該就是其中一個吧。」



聽到老婆婆的話,珠兒嚇了一跳。

「您……您怎麼能夠知道?」




老婆婆對著珠兒笑了一下:「很簡單啊!老實說我在這裡找了七

天,也不過就能見到妳一個活人,不是妳是誰?」


原本以為該有更深一層理由的珠兒楞了一下。



「可是……七天了。」珠兒看著這堆廢墟。「就算還有活人被壓

在這下面,我也不認為有誰能在這裡撐過七天……」


她不斷想到師父所說的話:「村子裡的人,命中注定逃不過這一

劫」。



「如果命運這樣決定了,那無論我們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

的……」珠兒緩緩地說著,腦中不斷浮現出那天晚上自己所感受到

的。



那是沈重到幾乎令人窒息的無力感。




「我不知道那種事。」老婆婆絲毫沒有因為珠兒的話而放棄。「我

相信命運,不過命運是站在我這邊的。與其說是命運選擇我,不如

說是我知道該怎麼選擇命運,這是我的『能力』所告訴我的。」



「如果這樣,就讓我助您一臂之力吧。」珠兒忽然覺得,自己

有責任去幫助這個老婆婆,這或許多少可以減輕因為自己的無力而

產生的罪惡感。


她喃喃地唸著「讀取」大地訊息的咒語,接連著許多「氣息」

便從廢墟的各個地方湧現了出來。


老婆婆雖然看不見這些訊息,卻也好像懂得珠兒所做的事情

般,靜靜地在旁邊等著。


無數的懊悔、痛苦,以及臨死前的驚恐交雜在這些不斷扭曲的

「氣息」裡,珠兒不禁開始懷疑,自己究竟有沒有辦法忍心「讀取」

這些訊息。




然後,她聽見了那道微弱的聲音。




雖然微弱得幾乎消失,但她還是能夠辨別出,這是屬於「生者」

的氣息。



「找到了?」老婆婆很快從她的眼神中了解她所發現的事。


在費了不少功夫之後,她們終於找到那位被壓在橫樑下,奄奄

一息的小女孩。令她們感到驚訝不已的,是小女孩竟然是用手撐住

橫樑,以致於自己竟然能在下方的小空間中存活下來,而不被砂石

堆所埋住。




「擁有怪力的小女娃啊!」老婆婆像是早就知道這件事,看著

早暈過去的小女孩平靜地說著。



「我早就告訴過妳不是?有兩個人啊!我是來找這兩個人的

啊!除了妳以外,還有她。」


忽然間,珠兒的心裡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


她只覺得自己的眼淚不斷地流著……流著……像是要一次把這

二十多年來,自己應該要流的淚給一次流完似地。



「怎麼這樣就哭了啊……算了,這孩子一定是受了不少委屈,

就哭吧!」老婆婆輕輕拍了拍珠兒的背,讓她靠上自己的肩膀。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她想起師父的話。



「我只不過是個普通的老太婆罷了。」那是老婆婆嘴裡喃喃唸

著的。「命中注定什麼的也好,總之能清楚多少就算多少吧!」



忽然間,珠兒感覺到,有一股自己從來不曾感受過的「氣息」

從她的眼前顯現了出來。



那是……那是從她自己身上所傳出來的,自己靈魂裡最深的「訊

息」。



珠兒閉上眼,讓自己完全溶在「氣息」中,恍若進入夢境中……






那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

夢境中,珠兒彷彿見到自己身為一國之尊,統領著某個夾處於

大國之間的小國。


他是幸運的,除了父王留下來,堪稱富足的基業外,他還擁有

著一群忠心耿耿的臣子,以及……以及自己最寵愛的妃子。




那是一個美若天仙的女人……



「殿下,那是妖怪啊!想靠著媚惑您來滅亡這個國家的妖怪

啊!」大殿上,還有著一位上了年紀的婦人指著她心愛的妃子,怒

聲喊道。


他雖然不悅,卻也捨不得對眼前的婦人做出任何懲處。只因為

對方是自小照顧他長大的……奶娘。



然後,是鄰國士兵衝進宮殿中的吼聲。



他所寵愛的妃子,此時竟然化為一隻有著九條尾巴的白狐,從

他的身邊消失了蹤跡。


他只記得悔恨不已的他,身受重傷地躺在奶娘的懷中。臨死前,

他只能藉著最後的一口氣,說出最後的那一句話:「這個國家,因為

我的私慾而滅亡……倘若還有來世,我再向大家道歉……」


斷氣之前,他依稀聽見奶娘憤怒的喊聲:



「妖怪,無論妳去到哪裡,我都會找到妳!」





然後是一道再熟悉不過的聲音,那是來自於自己的師父,一個

在此時寫出名字會強烈破壞氣氛的師父。



「當妳真能看透這一切、突破自己的障壁。妳也終究能夠了解

自己的使命何在,以及自己所還沒了結的這一段孽緣……」



模糊朦朧中,她彷彿還見到自己最思念的……另一個世界的父

母與親人們。


珠兒露出淺淺的笑容,在老婆婆的肩膀上睡著了。


是夢境?還是自己所感應到的「訊息」呢?老實說,珠兒早已

不在乎了……





模糊朦朧中,她彷彿還能見到,在很久很久以後,她終於能再

遇到那個自己該怨恨的……九尾銀狐。




自己該怨恨牠的,是嗎?



不知道為什麼,珠兒忽然覺得眼前的牠,好可憐……好可憐……




「妳究竟是誰?」夢境中的九尾狐這麼問她。


「如果妳問的是這一世。」珠兒笑著說。「我只不過是一個不小

心擁有特殊能力的老太婆罷了。」



「那上一世呢?」




「還是差不多。」那個很久很久以後的自己說道。「平凡的老傢

伙一個。」





決定回到山上向師父——那個無論什麼時候寫出名字,都會破

壞氣氛的師父——辭別,是第二天早上的事。


「孩子,下了山記得來找我啊!」老婆婆從一早醒來,就試著

要珠兒加入他們的門派,直到珠兒對她表示,自己必須先向師父辭

別。



「對了……老婆婆,您說您的門派叫什麼名字?」


「果然我真是老糊塗了,弄了半天卻忘記告訴你。」老婆婆笑

了笑。「就五個字……」



  「飛天……育嬰流!」




神婆篇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