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的中午了。

  

  「您醒過來了?」

  

  一個和我年紀差不多的女孩子坐在床邊,很溫柔地對我說著。

  

  

  「您是……」我揉了揉眼,試圖回想起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叫李馨年,是我爸爸的女兒。」綁著馬尾巴的女孩眨了眨眼,露

出相當好看的笑容。

  

  雖然我覺得她的說明似乎有什麼不太對勁的地方,不過一向對女孩子

彬彬有禮的我還是很客氣地作一番自我介紹:

  

  「您好,我叫『艾檜勒』,是我媽媽的兒子。」

  

  

  「你還記得昨天晚上的事嗎?我父親害您發生車禍,然後帶到診所來

治療……」聽到李小姐的話,我才勉強回憶起來。

  

  「我……我在什麼地方?」我摸了摸頭,發現自己想不出來昨天躺在

鐵床後所發生的事。

  

  「喔!這是診所的二樓,因為您在治療時被麻醉了,所以到現在才醒

過來。」李小姐露出相當和藹的表情。

  

  這……這麼一說,我昨晚沒回家嘍!

  

  想到這件事後,我猛然坐起身子。

  

  

  「我們有打電話到您家裡,不過似乎沒有人接呢!於是就擅自主張讓

您在這裡住一晚。」

  

  這麼一說,我才想起老爸老媽這幾天出國玩,而奶奶也寄在姑姑家照

顧,家裡自然不會有任何人在。

  

  「喔……」我忽然想起我受傷的左手,然後進一步發現這隻昨晚可能

因骨折或脫臼而無法動彈的手,現在竟然能夠輕鬆地抓著我的後腦杓。

  

  我仔細端詳了一下這隻左手,發現它就好像完全沒發生過任何意外般

地靈活。

  

  「看來,治療的效果不錯呢!」從門口走進來的是那位李醫師。

  

  「昨天照X光時,還發現你的手骨折得很嚴重。」

  

  

  「可是……」我忽然想起小時候幾次骨折每次總要裹著石膏好一陣子

的經驗,比較起來現在的狀況實在有一點異常。

  

  「你不必說,我明白。」李醫師對著我笑了笑。「你一定知道我們這

間診所是相當特別的診所吧!所以治療的速度跟人家不一樣,這也是相當

合理的。」

  

  「原來如此。」我再度點了點頭。「果然也是因為這間診所比較特別

的緣故。」

  

  

  這就好像把毫無規則的打鬥冠上「異種格鬥」的名字一樣,可以很輕

鬆地解釋所有的問題。我好像曾經在某一本漫畫上看過這個論點。

  

  

  「看樣子,您的左手已經完全可以使用了。」李醫師舉起了我的左手。

「工作上應該不會有什麼困擾了吧!」

  

  「嗯。」我看了看抬高的左手,原本還在想下禮拜一上學時學校要換

課桌椅,那麼手受傷的我根本就沒有辦法跟小朋友一塊完成這個工作。不

過看來是多慮了。

  

  「聽說您是附近小學的老師?」李醫師的臉上堆滿笑容。

  

  「是的。」我點了點頭。「我帶班,四年級。」

  

  

  「那可要多小心哪!」我無法忘記李醫師此時臉上的表情,那是一種

帶著詭異和期待的笑容。

  

  

  總之,我就這樣回家了。

  

  神奇的是,昨天看起來整個外殼都撞歪掉了的機車,此時此刻卻像不

曾發生過車禍般……喔不!應該說簡直就像我兩年前剛買到它時的樣子。

  

  「我們幫您修好車子了。」李小姐對著我微微笑著。

  

  「我猜,」我點了點頭,露出十分清楚明白的表情。「這一定是因為

你們這裡是一間特殊的診所,所以就順便幫患者修理機車對吧?」


  

  「完全正確。」

  

  

  口袋裡還擺這家「特別診所」的名片,我就這樣騎著我恍若新車般的

摩托車回家了。

  

  坦白說,要不是那張名片還在我的口袋裡,我還真以為這只是一場

夢。畢竟當你發生車禍後,竟然能在這麼短時間的治療後一下子完全痊

癒,這實在是一件詭異的事。

  

  回到家後,我一邊煮著剛才路上買來的水餃,一邊看著自己的左手。

  

  「真是奇怪,昨晚還無法動彈的左手,今天竟然一下子就好了。」我

試著用左手抓取周遭的東西,一切就像沒發生過事情似地自然,不過總是

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佔據著我的腦子。

  

  「拿起青菜沒問題;換重的東西……拿起菜刀也沒問題,拿起碗也沒

問題,拿起煮水餃的鍋子也沒問題……」

  

  咦?等……等等……

  

  我看著被抓著邊緣舉起的鍋子,心裡有種奇怪的感覺。

  

  很普通的鍋子裡的水還不斷冒出很普通的氣泡,很普通的水餃一顆一

顆漲了開來,很普通地浮在水面上。看起來就只是一個很普通的鍋子,裡

面很普通地裝著剛剛滾好的水餃。

  

  

  剛剛滾好的水餃……

  

  

  我伸出右手食指輕輕觸摸了一下鍋沿。

  

  「哇!」從指尖傳來的灼熱感燙得我忍不住要把手拿開。

  

  「這……這……」

  

  

  我瞪大了眼,看著完全沒有任何反應的左手,以及被抓著的鍋子。這

的確是又不對勁的地方!

  

  坦白說並不是感覺不到熱,只是熱的感覺似乎並沒有那麼強烈。嚴格

來說,那就好像一個人拿著牌子告訴你「這個東西很熱喔!」然後你並不

會覺得這件事情有任何嚴重性。

  

  我緩緩地將鍋子放在桌上,然後將左手伸到火爐前。

  

  沒……沒有感覺!

  

  我試著將手伸得更近,皮膚上開始感覺到溫熱。這使得我更放心地將

手伸得更近……

  

  熱……

  

  感覺到熱的本身是沒錯,不過當你的左手已經完全被放在火裡燒烤,

而你只感覺到「喔,有熱熱的感覺喔!」。

  

  那實在不是什麼該有的正確反應。

  

  「糟糕!」我縮回左手,發現上頭早已紅了起來。

  

  不過不是那種被燒傷的紅腫,感覺起來比較像你拿某種金屬到火裡面

燒,當燒到某種程度時,整塊金屬會發出那種邊緣不斷發著紅光的情況。

  

  「那間診所到底幹了什麼事情啊?」我看著紅光逐漸消退,直到整隻

手完全恢復到之前普通的樣子,忍不住開始擔憂了起來。

  

  「看來,明天禮拜一放學時得要再去診所一趟,讓李醫師瞧瞧有什麼

不對勁的地方。」

  



  說完這句話後,我就開始忙著把水餃吃完,然後抱出袋子裡那一大疊

作文簿認命地改了起來。

  

全站熱搜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