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說,一直到禮拜一來臨之前,窩在家裡吃飯睡覺看電視的我還感

覺不出來,有了這樣一隻不會感到燙的左手會有什麼不方便之處。

  

  是的,一直到禮拜一,每個小學老師都必須掩飾自己比小孩更捨不得

假期的心情,然後扳起臉孔回到學校裡的教室,開始跟小鬼們繼續廝殺的

這一週。

  

  一直到禮拜一……

  

  相當普通的禮拜一,就跟你記憶裡任何一個禮拜一沒有什麼不同之

處。

  

  早上的導護、看路口,然後是上課、下課、看小孩午餐、午間靜習,

一直到下午的打掃時間,一切都沒有什麼異常之處,我甚至已經忘記自己

左手才剛經歷一場車禍的事。

  

  直到下午打掃時間。

  

  

  「老師!外掃區的章邯跟項羽又拿著廁所的刷子對打!」

  

  「老師!剛剛黃石公把鞋子從樓上踢下去!」

  

  才剛開始打掃時間不久,迎面而來的便是一堆告狀,這使得我的頭又

再度痛起來了。

  

  唉!這些傢伙到底要怎麼教才會說得聽哪!

  

  

  「老師!在那邊!」一個學生指著樓下兩個正拿著掃把追著玩的人

影。我揉了揉眼,確定那是總愛拿著掃把耍弄著的荊軻,跟被追著跑的贏

政。

  

  「不~可~以~拿~掃~具~打~鬧~!」

  

  我扯開喉嚨對著樓下那兩人大吼,不過顯然玩得正在興頭上的小孩根

本聽不進任何聲音。

  

  「可惡!」我紅著眼看著樓下追逐的兩人,伸出手恨不得把他們逮住。

  

  可惡!

  

  

  要不是我人在二樓,現在就衝過去把他們兩個逮住,抓住領子揪回來

痛罵一頓……

  

  

  可惡……

  

  

  我看著自己伸直的左手,以及越來越靠近我左手的兩個小鬼。

  


  

  伸直的……

  

  

  

  咦?

  

  為什麼眼前的畫面會完全符合我的期望?兩個小孩越來越靠近我的

左手,直到被輕易地揪住。

  

  嚴格來說,不是他們靠近我的左手,而是我的左手去靠近他們。

  

  當然,我的身體還是在二樓女兒牆邊。

  

  

  那……

  

  

  我的媽啊!我的左手竟然就這樣射了出去,抓住兩個小鬼後在空中轉

了一圈,然後再把他們揪著飛回到二樓的走廊上!

  

  這……我好像在小時候的某部卡通中看過這個畫面,好像是無敵鐵金

剛一類的東西。

  

  

  「鏘!」清脆的金屬敲擊聲從我左手與手臂的接合處傳出,這似乎代

表我剛剛飛出去的左手已經完全回到原本應該在的地方。

  

  「……」

  

  我和走廊上剛被揪回來的兩個小鬼對望了一眼。

  

  

  「老師……」贏政首先開口打破沈默。

  

  「我以後再也不敢在掃地時間追逐玩耍了。」

  

  「我也是……」荊軻瞪大著眼,用顫抖的聲音說著。

  

  

  「嗯。」我試著用平靜的表情來面對他們,但是仍然難掩自己不斷發

抖的聲音,於是只能用眼神示意他們:「你們可以離開了,下次要注意。」

  

  「用眼睛說話」乃是任何一位專業教師都應該具備的基本能力,尤其

是用眼睛說罵人、修理小孩這一招。

  

  不過既然這個跟我們的小說情節無關,請恕我不再詳述。

  

  

  等到先前那位雞婆幫忙告狀的小孩也離開後,我站在原地端詳自己的

左手很久。

  

  無論怎麼看,「它」都是相當普通的左手,尤其剛剛接合的地方完全

看不出任何裂痕之類的痕跡。

  

  「這一定是作夢吧。」我伸出右手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如果是真的,現在學校裡應該早已經引起一場大騷動了吧!不過顯然

沒有,而且大家都好像沒發生過事情一樣在準備收拾掃具回教室上最後一

節課。

  

  不過仔細一想,剛剛的確是在學校裡比較隱蔽的地方所發生的,如果

說其他人都沒看到也是有可能的。再說倘若看到的人都把這個景象當作是

自己在作夢,八成也不會刻意去嚷嚷什麼。

  



  「噹!噹!噹!」

  

  忽然響起的鐘聲打斷了我的思緒,沒記錯的話,這一節課正好輪到我

們班將舊課桌椅搬到樓下,然後更換學校剛採購的新式課桌椅。

  

  「快!靠門邊的第一組跟第二組把你們書包跟抽屜的東西擺到旁

邊,課桌椅搬到樓下;第三組跟第四組請跟著把你們的課桌椅搬到走廊,

第五組跟第六組則先去幫第一、二組小朋友的忙……」踏進教室後,我趕

緊分配每個小朋友的工作,儘可能在放學回家前把所有的課桌椅都搬好換

過。

  

  「快!桌子不可以在地上拖動!隔壁班還在上課!」

  

  站在走廊上不斷對小孩嚷著的我很快忙出一頭汗。

  

  

  「等等……」望著走廊上擺著的一張舊課桌椅,我忽然有一種想法。

  

  舊式的課桌椅是那種相當沈重的課桌椅,據說原本的目的是要讓小朋

友可以在椅子後面掛上書包,不過因為教室空間太小,而且很多人也因此

而椅子倒栽,所以大多數的小孩還是把書包掛在背和椅背間。

  

  總之,那是有一定重量的課桌椅。一般而言,小孩得要兩、三個人合

搬才能夠搬動一張桌子。

  

  

  如果我的手……

  

  我看了看走廊上的桌子,再看了看我的左手,心中有了一種想法。

  

  於是我伸出了左手,輕輕地用兩根手指頭鉤住桌子,然後使力往上提。

  



  「這……」我被眼前的景象給嚇了一跳。

  

  我的左手竟然能夠相當輕鬆地舉起桌子,幾乎就像是夾起一張紙那麼

簡單!

  

  

  然後我轉了過去,看到一旁拖著椅子的小朋友。

  

  那是一位叫「董卓」的小孩,雖然才四年級,不過體重已經到達六十

公斤了!身上的肉一層一層的堆著,幾乎連脖子都看不見了。我跟幾位隔

壁班老師私下偷偷給他取了一個綽號叫「載卡多」,因為他身上的確「載」

了很多「卡路里」。

  

  

  我伸出左手,輕輕地用食指根大拇指夾住他的領口,然後「輕輕地」

提了上來,直到他的雙眼可以完全平行地和我對望。

  

  「老師……我以後不敢在地上直接拖椅子了!我會好好的把他搬起

來……嗚嗚!」

  

  「載卡多」一面發抖,一面輕輕搖著自己的腳。

  

  

  後面所有的小朋友連忙換個姿勢,開始小心翼翼地把桌子抬高離開地

面搬動。

  

  

  我輕輕地把「載卡多」放到地面上,然後皺起眉頭開始思考著。

  

  看來,我的左手似乎有某種很奇怪的事情發生,除了忽然擁有的怪力

之外,還可以自由的射出去。

  

  「嗯……手好像跟平常有點不太一樣呢。」

  

  對於一個經歷到這些事情的人而言,我的反應算是蠻冷靜的。

  

  

  不過這種冷靜終於在下班後的導護工作時被宣告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