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握緊那張剛剛猶豫著該不該丟掉的符咒,心情複雜地走出巷道回到方才的肯德基。


一切都沒有什麼不同。


帶著小孩的父母、摟著肩的情侶、抱著書的考生,以及哭著被拖上車的小男孩與不忘記邊看PDA的爸爸。




他呢?





我不知道我的心情是期盼他出現的,還是……害怕?


有誰有那種勇氣接受,這幾天以來那種心動與無法抑制的感情只是別人玩弄自己的妖法?



對我而言,那樣的感情再深刻不過了。




為一個人怦然心動的心情;為一個人忽然欣喜忽然憂愁的情緒……


還有為了一個人能夠捨棄掉一切的那種感覺。



要我承認這一切都是虛假的?我真的無法確信自己辦不辦得到?





我站在兩家速食店的中間,猶疑著該不該向前面對真實。

透明的玻璃門被推進推出,卻顯得十分遙遠。





淅瀝淅瀝……



細細的小雨點點落下,沾濕了我的髮我的眉我的衣服身體以及我的心。






雨啊,下吧。






我喃喃自語的唸著。




雨啊,下吧。

用力的清洗這塊土地吧!





用力的……把我僅剩的那一點迷惘洗洗乾淨吧……














「把拔!那個阿姨還在耶,而且居然在雨中淋雨。」

「不准再給我提那個怪阿姨的事了!我們回來是因為你把故事書在肯德基拿出來卻忘記帶走的緣故。搞清楚!」


一旁經過的車子濺了我一身水。






忽來的冷水讓我全身打了個冷顫。



於是我縮著身子,朝著肯德基推開門進去了。










「歡迎光臨!」



一旁的服務生很親切的對每個進門的客人喊著。


櫃臺前像是為我準備好似的,剛才排隊的人都消失了,空蕩蕩的正等著我點餐。




「一杯熱咖啡。」

我一定是瘋了才會點速食店的咖啡喝,那實在不是什麼值得放進嘴巴裡的飲料。只不過我現在真的需要某種溫熱可以維持體溫的東西。


等飲料的時候,我環視了一下一樓,顯然並沒有我期待看到的人。



那是很容易的,畢竟穿著這麼有特殊品味的男人實在不多。速食店裡的其他男子,要不就穿著襯衫跟西裝褲,要不就穿著毫無特色的T 恤與牛仔褲,還有的則是掛著耳環穿著短褲,把自己弄得像一塊走動的刺青圖騰展示板。


總之,他不在一樓。

看樣子我得要往上一層尋找了。




我一邊用咖啡暖著手,一面往樓梯上走。





一層又一層,始終沒有他的影子。




那是當然的吧!

在盥洗室前的我閉上眼,像是喘了一口氣似的扶著洗手台。

本來打扮和麥當勞叔叔一樣的人到哪都會引起一陣騷動的,再加上這又是敵對速食店的店裡,更是不可能了!





嘩啦嘩啦~


水龍頭像是在嘲笑什麼,朝著水管洞裡不可知的地心流瀉著。





直到,那一雙手從背後伸出,輕輕摟著我因為雨水而冰冷的手臂。


「美雪。」




是他!

真的是他!



一時之間我還不能夠承受抬起頭時會出現的樣貌,還只能微微撇過眼看著手臂上扶著我的黃色手套,以及那紅白條紋相間的衣袖。


我……我該怎麼辦呢?


現在……?




是轉身過去抱住他?或是將口袋中早已濕透的那張符咒將他貼上?

或者…我該聽他澄清這一切的原委?


包括我愛上了這樣一個人偶的荒唐,以及人偶真的開始走動說話的怪事。





「美雪。」

仍然不敢抬起頭望向洗手台前鏡子的我,感覺到有個人微微地將下顎碰觸到我的頭頂,然後將臉輕輕觸近我後頭早已濕透垂擺著的頭髮上。

我想那是一種相當親暱的表現吧。







「封印我吧。」










一剎那間,我所知道著期待著夢想著的一切……




瞬間崩潰了!







※ ※ ※




「把拔,那個怪阿姨還在呢!還有個麥當勞叔叔摟著她,羞羞羞!」

「跟你講過多少遍,不要再給我提起怪阿姨的事情了!」



咚!



「哇哇~把拔又打我~哇哇~」


「死囝仔!你是把故事書丟在哪裡?該不會跟垃圾一起丟進回收桶裡了吧!」





「哇哇~」








為什麼好像應該是相當悲傷而感性的場面,卻會讓人一直覺得感性不起來呢?

我在心裡頭起了這樣一點點小小的抗議。









「美雪,我是不應該存在世上的。」

身後的他,第一次講出了除了我名字以外的話語。


「我惶恐、害怕著。在我真的產生意識時,明白了自己存在的事實,以及……我必須要藉著人類的精氣生活下去的事。」


我想要開口,卻被他的手輕觸了唇瓣示意著別說話。


「是的。我因為妳的吻而接受了妳的『人氣』,於是開始能夠行走動作起來。我也知道曾有我的同類由於這樣的交換替身而成為真實的人類,換言之,被當作替身的女孩成為坐或站在速食店前的人偶。」


我全身起了一陣雞皮疙瘩,看來老伯所說的都是真的。



「但我不願意。」

他輕輕吻了我的髮,顫抖的說。



「妳見到速食店前的上校爺爺人偶嗎?那是一個喜歡幻想的女孩所變成的。她也是我所知道第一個被人偶精所替身的可憐女孩。」

他嘆了一口氣。


「還存有意識著的我看到了一切,包含女孩深切的感情,以及每天每夜對著上校爺爺訴說情話的綿綿情意。她甚至還是一位在網路上寫作的作家,雖然是常拖稿了點。但我更看到了化為人偶的,女孩的悲鳴與無奈!」

我全身不斷顫抖著,也不知是為了濕透的身體,或是他所訴說的一切。



「我明白我也會這樣,在我的能力很自然的感染了妳之後。我明白了我也有化為真實人類的機會了!但我害怕,害怕這樣一位深愛著我的女孩還會再承受那樣子的悲哀命運。」


「封印我吧,美雪。」

他摟著我的手臂更緊了。




「讓我回復到平凡的,不會傷害任何人的普通人偶吧。」



我像是失去意識了般,將口袋中染濕了的符咒拿了出來,舉起到我後頭可以感覺到的,麥當勞叔叔的額頭上,貼了下去!




「啊~」




那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他最後的聲音。

最後的一句話。










「這張符咒是那個白癡弄濕的?這種用噴墨印表機印出來的符咒一遇到水就會暈開的啊!」





更正,是最後第二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