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晚上,黃老師一回到家就開始規劃明天的暗殺計畫。

首先,每天早上阿花都會在七點十分左右搭上幼稚園的娃娃車。由於她是娃娃車所接到的第一個小孩,所以在接到第二個小孩之前,黃老師會和阿花在娃娃車後座單獨相處兩分鐘。

開車的張伯伯已經有點年紀了,而且他開車絕對不會分心。所以如果聲音不大的話,黃老師應該可以在這兩分鐘內用最安靜的方法解決掉阿花。


這是第一個機會。


第二個機會,是午餐的時候。

黃老師看著今天下班時順路去買的老鼠毒餌。只要把這個東西加在阿花午餐的碗中,保證沒多久後阿花就會掰掰了。


第三個機會,是午睡的時候。幼稚園班上另一位老師睡著後,黃老師就可以在眾人都睡著之後,將阿花處理掉了。


最後是回家時間。

在阿花前一個小朋友下娃娃車後,黃老師就可以把阿花推下車去。


這一天晚上,在黃老師收拾完準備跑路的行李後,她便躺上床盡量克制自己害怕又亢奮的情緒,準備迎接明天的到來。

而第二天清晨很快就到了,儘管黃老師還有些不情願。



「黃老師?你看起來很沒精神的樣子,是不是昨天晚上沒睡好?」張伯伯在黃老師上車之後,關心的問著。

「嗯……」掛著兩團黑眼圈的黃老師昨夜的確是沒法睡著。

不過,現在不是鬆懈心情的時候,因為七點十分就要到了!而阿花的爸媽也必定會在這個時間把阿花從家裡頭帶出來,送她坐上娃娃車。

黃老師注視著從門裡抱著阿花走出來的花媽,開始覺得有些不安。

「這不是你們的錯。但,為了這個世界著想,這是我必須要做的事!」黃老師的髮被蕭瑟的秋風掃過,帶著一點兒哀淒地說著。


風起,地上的落葉像是被一一觸動,在這悲涼的季節裡被風吹散了開來。不遠處的水溝感染了早秋的寒,被飄然落下的枯葉暈出了一道一道的漣漪……



「風蕭蕭兮水溝寒,阿花一去兮不復還……」



黃老師的眼角不禁溢出了感傷的淚水,不只為這命中注定不能存在的嬰孩,更為自己必須擔負起的責任。

蕭瑟的秋風裡,這樣的歌被輕輕的吟唱著……就連一旁臭水溝裡的吸血蟲,也感染到這份悲戚,甚至因為感動而扭曲著身體……

嗯,或許拿吸血蟲來形容有些奇怪,不過這份悲哀與淒涼完全融入周遭的這件事,的確是黃老師現在的感受。


「風蕭蕭兮水溝寒,阿花一去兮不復還……」

嗚呼哀哉!嗚呼哀哉!尚饗……黃老師跟著咬了一口麵包。




「誰在唱歌?」

阿花的媽媽張望了一下四周,相當好奇的問著。


「沒有……大概是您聽錯了吧。」黃老師一口吞下麵包,趕緊說著。


「風蕭蕭兮水溝寒,阿花一去兮不復還……」

望著阿花媽媽逐漸遠去的身影,遠遠還可以聽到花媽的自言自語:「奇怪,是我多心了嗎?可是真的好像有人在唱歌啊……」


黃老師再度嘆了一口氣。

這一切,都是命運啊。

一切……都是……


都是……



麵哪!



娃娃車的車門一關,阿花立刻把早餐剛吃的麵條全部吐了出來。

黃老師不禁被這個畫面給征住了。一方面是由於這件事來得太過突然;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黃老師見到了有生以來所見到最美的一次嘔吐。

看哪!那如蜿蜒的長蛇般,晶瑩剔透地流洩而下的,是什麼呢?


「是早餐的麵條。」張伯伯一反往常的沈默,插了一句話進來。


黃老師撇過頭去不理他。


看哪!這滿地宛若森林樹梢間精靈們所灑下的金粉,散落一地,在綠色的土地上引起一陣一陣生命氣息的,代表著什麼呢?


「代表著你要趕快擦乾淨。」張伯伯扔了一條抹布過來。


黃老師很快就明白張伯伯為何年紀早已半百卻依然單身的原因,不過她也很快的回到現實,把抹布以「飛天育嬰流」的絕技之一—雙抹布流「抹布閃」,迅速地解決了地上的麵條。

當然,黃老師的第一個機會就這樣失去了。

這又或許是一種好事吧。讓黃老師暫時可以不要面對自己昨晚所立下的可怕決心。


幼稚園很快就到了,不過,這也代表第二個機會即將到來。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