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第二天,咖啡館的生意出奇的好。



當我還在馬路的另一邊時,我就看到店裡塞滿了許多年輕男

女。



我看了看手錶,六點二十分,正好是晚餐時間。於是我走了

進去,想再省下一頓晚餐的錢。



「啊!歡迎光臨!」小咕嚕看到我,露出笑容,然後馬上又

忙著端咖啡給一旁的女客人。



我的目光隨著小咕嚕——此時的樣貌是留著落腮鬍、綁著馬

尾的帥氣中年大叔——落到那位女客人的身上,只見她瞇著眼,

對帥氣老闆笑了一下,然後拿起攪拌棒在咖啡裡搖了搖,並將目

光轉移到窗外的街燈,開始沈思。



「真是好一副充滿浪漫氣氛的畫啊……」我忽然想起昨晚的

牛肉麵跟貢丸湯,老實說此時此刻的我還真想把那杯咖啡換成貢

丸湯,然後再看看整個氣氛會不會有什麼改變。



「真多虧了您!」大咕嚕也看到了我,並很快招呼我坐到吧

台上的一個空位。



  「要來杯咖啡跟小蛋糕嗎?」她問道——是的!此時的「她」

是一位有著咖啡色捲髮的美女。



「我要水餃十粒,再來一碗酸辣湯。」我根本不打算看菜單,

因為我明白他們的「食物合成機」什麼都可以做出來。



「水餃十粒,酸辣湯一碗嗎?」大咕嚕重複了一次我的話,

此時吧台上的幾位客人都轉過頭來,用一種「鄉巴佬」的眼神看

著我。



「對!」我不打算回應他們的目光,此時的我比較在意自己

空蕩蕩的肚子。「喔對了!再來半個牛肉餡餅好了!」



「OK!水餃十粒、酸辣湯一碗,再來半個牛肉餡餅!」大

咕嚕很快走近櫃臺最內側,而這個動作顯然造成吧台的一些騷

動。



「這不是咖啡館嗎?」一個戴眼鏡的大學生小聲地問道。



「怎麼這裡竟然有賣水餃?」另一個抱著一本書的年輕人也

問道。



三分鐘後,我不理會吧台上其他人狐疑的眼光,逕自吃著我

的水餃、牛肉餡餅跟酸辣湯。



「老闆娘!你們這間咖啡館的酸辣湯真好喝!」我故意放大

了聲量。



「哪的話!多謝捧場喔!」美麗的老闆娘對我笑了笑,趕快

又去煮她的咖啡了。



※ ※ ※



當天十點半,我又再度下了樓,到咖啡館探探情況。



只見大咕嚕掛出「謝謝再度光臨」的牌子,然後整個人累癱

在咖啡館的椅子上。



「今天生意還不錯呢!」我根本不理會那個牌子,直接推了

門走進去。



「是啊!多虧了您。」大咕嚕說。「不過今天我們也試圖跟

幾位客人聊了聊,他們表示這間店還有一些需要改進的地方。」



「是沒錯。」我回過頭,瞄了門口那個俗氣的招牌一眼。



「這個招牌得要改一下。」



「是嗎?可是這個招牌是我們考察本地民情後設計的!」小

咕嚕從櫃臺後走了出來。「您看沿路所有的招牌,每個都是裝著

鐵架,一個比一個還要更接近路中央的!」



「其實這種風俗在很多星球、很多部落裡都看得到,比方說

脖子裝愈多鐵圈就愈漂亮、擁有的金色石頭愈多就愈有錢。」大

咕嚕補充說。「而我們也發現,招牌遇往外移的、愈亮的、色彩

愈多的,生意也就愈好!」



「唔……」我實在很不願意承認,但這種「七彩霓虹燈」現

象的確是存在的,只不過當一間咖啡館也有著「七彩霓虹燈」的

招牌時,這的確是有點不倫不類。



「總之你們既然是咖啡館,就不能用這種招牌。」我說。「不

然想喝咖啡的客人可能會誤認這裡是理容KTV或檳榔攤。」



「你們喝咖啡的地球人真奇怪,為什麼檳榔攤可以用七彩霓

虹燈,可是咖啡館就不行?」小咕嚕嘀咕著。



我攤了攤手,不曉得該說什麼。有些事,誰也不曉得答案的,

但大家卻當作理所當然的事,也沒人去懷疑過。



很快的,這間咖啡館有了一個新的招牌。那是用綠色霓虹燈

圈出來的字,下頭當然少不了英文。



「不過光是叫咖啡館還不夠,我們得取個好聽的名字。」我

摸了摸下巴,思索著。



「叫自由路太陽咖啡館如何?」小咕嚕很快秀出之前收集的

圖片,那是附近某條很大的馬路,而且整排只要賣太陽餅的店,

招牌都叫這個名字。



「不行。」我說。「風格跟咖啡館不搭。」



「那……安娜理容咖啡館呢?」大咕嚕也從眾多資料中整理

出這個「常見」的商店名字。



「絕對不行。」我堅定地說。



「紅唇咖啡館?幼齒咖啡館?」小咕嚕顯然是注意到路旁檳

榔攤的名字。



「不行不行!」我搖頭。



「又是風格不合的問題啊?」小咕嚕顯得有點不高興。「老

實說我真的搞不懂您所謂的『風格』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只能對他苦笑,因為說真的我也解釋不出來。



「就為了這個沒有人知道為什麼的『風格』,我們的咖啡館

不能賣牛肉麵、不能裝七彩霓虹燈招牌、還不能取一般常見的名

字!」小咕嚕的聲量提高了些,不過隨即大咕嚕便走了過去,拍

拍他的肩膀安撫他。



「那再來吧!老山東咖啡館?」



我搖頭。



「金寶山咖啡館?」



搖頭。



「五路財神咖啡館?」



我還是搖頭。



「媽祖咖啡館?佛祖咖啡館?」



搖頭。



「好吧!那……請問一下一般的咖啡館到底叫什麼名字?

或許我們可以拿來當作參考。」大咕嚕終於投降了。



「比方說……星巴克咖啡、丹提咖啡、客喜康咖啡、真鍋咖

啡、聖米納諾、風尚人文、IS咖啡、西雅圖咖啡……大概類似這

樣子吧!」我試圖在腦袋裡搜尋一些名字出來。



「我還是不太懂,這些名字跟『五路財神』的差別在哪裡?」

小咕嚕歪著頭問。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明你才會瞭解……總之這就叫做『風

格』。」我搔了搔頭。



「乾脆叫咕嚕咖啡店或多比小精靈咖啡店好了。」大咕嚕已

經有點自暴自棄了。



「強獸人咖啡館也可以考慮一下。」小咕嚕則提供了一個更

爛的意見。



不用說,搖頭。



「不然……既然你們對地球人而言是外星人,而這間咖啡館

又長得有點像飛碟……」我忽然想到這件事。



「不是像,它實際上就是一架飛碟。」大咕嚕補充道。「只

要把門窗關好、引擎打開,馬上就可以起飛。」



「別打斷我的話。」我說。「不然就叫UFO咖啡館吧!有英

文的話,感覺起來比較高級些。」



「別問為什麼,總之就是這樣。」在我意識到小咕嚕要再度

提出問題時,我馬上封住他的嘴。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取英文名字感覺風格要接近些?

如果取做ㄅㄆㄇ咖啡館的話,總是比較不稱頭,而且這個名字聽

起來比較像以猴子為主的動物園,而不是咖啡館。



無論如何,我們就這樣辦了。



然後我還建議他們白天可以休館,把營業時間拉到晚上,而

且愈晚愈好。



「為什麼?」小咕嚕當然又問了。



「因為三更半夜睡不著覺的夜貓子風格跟咖啡館比較接

近;而每天早上會起來晨跑、打太極拳跟下圍棋的人,反而不太

會來咖啡館。」我說了,但我也不曉得該怎麼進一步解釋。



咖啡跟豆漿都不過是一種飲料,而且大家都喜歡在早上喝它

們。但它們卻又代表著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兩種代表,同樣的

也影響到會去飲用他們的人。



但推到原點,兩者的味道,究竟哪裡可以展示出這種差異性

了呢?



或許兩者真正的差異並不在味道,而是味道以外的東西?而

這種東西其實是人們刻意去賦予他們的?



我沒有再進一步想下去,因為隨即而來的,是咖啡館更多的

客人與更需要做改變的菜單。



「拜託!我們真的忙不過來!」在UFO咖啡館調整營業時

間後,他們的生意也變得更好,而我也決定在晚上到咖啡館裡頭

打工幫忙。



說真的,晚上的生意並沒有好到忙不過來,因為喝咖啡的人

也非常奇怪,他們特別喜歡在人少的地方喝,並享受那種孤獨感。



那是一種非常奇妙的平衡,當UFO咖啡館的人變多了,就

會有人覺得這裡不適合靜靜品嚐咖啡、享受孤寂;但是當UFO

咖啡館的人又少了,他就又會變成適合喝咖啡的地方。於是咖啡

館的人就這樣忽多忽少,而大小咕嚕倒也覺得這種情況很有趣,

非常值得好好研究一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