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你……你說什麼?」我實在沒聽清楚他所說的話。

「我說。」他停了一下。「我找不到任何可以自殺的方法。」

這……這是什麼意思呢?

「我試過割腕自殺,可是無論我用了什麼刀子、刀片,它們通通都會在我的手腕上斷掉。」

咦?這倒是奇怪的事!搞不好這個人只是精神異常,有幻想症罷了。


「我試過跳海自殺,可是在身上綁了大石頭跳下去後,我竟然就這樣潛到碼頭旁的水底,在看過海底下的垃圾堆後,繩子斷掉又浮了上來。」

「等等……你說……」我真的覺得這傢伙走火入魔了。

「說真的,那真的很難受。尤其是你因為沒有空氣而痛苦著,但是卻一直又死不了。」他抱住頭。

「我竟然連自殺都辦不到。」

「……」我不曉得該說什麼。

「然後,今天早上我試著喝下一罐農藥。」他接著說。

「啊……」

他從身旁的塑膠袋中抽出兩罐農藥,激動地說著:

「你相信嗎?我竟然一點事情也沒有!」


「我不相信。」我漸漸逼近他,直到確定自己可以在他縱身往下跳之前抱住他。

「你看!」他竟然打開另一瓶農藥就直接喝了進去!

「喂!」我根本來不及阻止他,只能在原地大叫。

「啊!」他放下農藥,摸了摸肚子,做了一個「撐死了」的動作,然後打了一個嗝。

我有點訝異。

「你相信嗎?就算是我往下跳,我猜我還是沒辦法死掉。」他轉過頭來,把農藥罐子遞給我。

就在我還來不及意會過來的那一剎那,他就跳下去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我連忙衝到牆邊,緊張的大喊。


很高。

真的很高!


啪!


即使是十二樓這麼遠的距離,我還是聽得到下頭傳上來的撞擊聲。

我閉上眼,試著不要去想像那種恐怖的畫面。尤其這個畫面還可能在我剛買一個月的新車上出現,我沒把握自己能夠在看了那個畫面後還撐得住。


半分鐘後,我的情緒也平復了下來,於是我緩慢地將手指張開一點兒縫,隱約可以見到遙遠的大樓底下,有一個人躺在下面。

不知道是不是距離太遠的關係,地面上並沒有什麼一如想像中慘不忍睹的血跡或模糊的血肉碎片。

而路邊停著的那一輛新車,也還安好無損。

這位先生的降落技術算是還不錯,我想。


「阿彌陀佛!」我閉上眼睛雙手合十,對著地上躺的那位先生唸了幾聲佛。

雖然不知道您是信佛教道教還是基督教回教,不過總是有一面之緣,拜一下總是應該的。另外,麻煩以後不要來擾亂我就是了!


我檢視了一下地上散落的東西,包括那兩瓶農藥。

再過不久警察就會到了,那時候還得想想怎麼跟警察說說剛剛發生的事。



「啪答!」

十分鐘後,頂樓的鐵門忽然又被打開,裡頭跑出一個相當熟悉的人。

「你看!我說吧!」方才跳下去的男人居然又跑了上來!

「我就說我連跳樓都無法成功了,我真是個一事無成的倒楣人啊!」他抱住頭,相當傷心地對我大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