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我開門見山的說好了,我是校刊社的社員。」珊珊拿出紙筆。

「想要請問你有關昨天晚上發生的事,不知道方不方便?」


珊珊試著觀察這位「寺山」的反應,卻找不到什麼特別奇怪的

地方。心裡不禁起了很大的疑惑:


「應該沒弄錯才對……雖然那天晚上因為混亂而看不清楚,不

過當時把幫主甩開的人應該就是他啊……」


「如果這個傢伙真的就是『狐妖』那邊的人,他或許會對我有

戒心,恐怕會拒絕我的試探,找理由搪塞過去。」珊珊的心裡不斷

盤算著。




「可以啊……那天我也在現場。」伍寺山很乾脆的回答了。


難道這傢伙不是裝出來的?珊珊露出相當疑惑的神情。

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顯然眼前這位伍寺山擁有一種讓每個人

都忍不住要討厭的特質,不過珊珊卻不曾有過這種感覺,取而代之

的,是某種超越嫌惡的詭異感受。



「那……你還記得那天後來你在蠟燭熄滅後,做了什麼嗎?」


「啊……我記得我嚇得就趕快跑掉了。」伍寺山一邊摸著頭,

一邊傻笑著。


「喔……那……」珊珊努力試著尋找話題,不過心中卻抹不掉

「難道我找錯人」的困惑。



「對了!聽說妳們校刊社不是要做一篇很特別的報導?有關之

前很熱門的『毛蟲人』?」就在珊珊還在努力思索話題時,伍寺山

反倒先開口了。



「喔……對啊!」



這倒是真的,珊珊還記得社長在提這件事時相當興奮:


「我們這次一定要有相當特殊的主題啊!就用『驚爆!揭發毛

蟲人真相!』這樣的標題如何?」


那時,校刊社的另一位學姐持著反對意見:「拜託!別用那種噁

心東西來當作主題啦!更何況有誰會care那個奇怪的傢伙啊!」


「不不!我個人認為毛蟲人是個英雄呢!他不是曾經救過不少

人嗎?而且最近的報導中也有關於他的消息啊。」


社長對這位「毛蟲人」特別情有獨鍾,還拿著昨天的報紙指著

上面的圖片和粗黑體字的大標題:


「毛蟲人又拯救了兩位工人」


「本報訊:昨日下午在台中新貿易綜合大樓上施工的工人,發

生鷹架倒塌而差點從高處摔下來的意外事件。所幸『毛蟲人』適時

出現,雖然花了一個小時才爬到高樓上頭,不過『毛蟲人』還是順

利救下兩名工人……」



「那已經是舊聞了。」學姐伸出手,用遙控器打開社團裡那台

由社員「美穗」所提供的電視。畫面上跑出昨天的新聞重播:


「記者現在獨家訪問到這位英勇救人的『毛蟲人』!」


畫面上拿個麥克風的記者趕緊把麥克風堵在還趴在牆上的「毛

蟲人」嘴前。只見得那位奇裝異服的「毛蟲人」對著麥克風發出微

弱的聲音:




「我……」







  「我是蠶寶寶……不是毛毛蟲啦……」






「啊!總統到場關心了!記者現在馬上把鏡頭轉到總統這

邊……」


接下來只看到記者拋下一旁還沒講完話的「毛蟲人」後,趕緊

跟著其他人擠到剛到現場慰問的總統旁邊,總統一下子出現在畫面

正中央,緩慢地說著:


「這個……公共安全是相當重要滴……」



然後電視就被學長關掉了。




「原來,報紙上那張毛蟲人掉眼淚的照片就是這麼來的啊……」

當時同在社辦裡的珊珊是這麼說的。



「總之!我這次一定要做毛蟲人的報導!」


校刊社的學長相當堅持,而一旁的學姐也露出「隨便你,反正

校刊本來就沒什麼人要看」的表情。




「……」



無論如何,眼前的還是珊珊對於「伍寺山」竟然知道這件事感

到相當驚奇。




「難道……難道你平常有看校刊的習慣?而不是把它拿來墊泡

麵?」珊珊的聲音顫抖了起來。


「當然啊!遇到好的文章我還會剪貼起來……」伍寺山依舊呆

呆的傻笑著。



「咦?妳怎麼了?怎麼忽然哭了?」


操場邊,一位因感動而忘記任務的高中制服美少女,就這樣無

可自拔的流下眼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