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王,我們這樣衝進來,沒關係嗎?」伍寺山的身邊,有一

個畏畏縮縮的小妖怪探出頭來。山琿很快就認出來,那是所謂的尿

布精。


「啐。」伍寺山一腳踢開尿布精,尿布精在地上滾了一圈,撞

上一旁的「CD空片精」跟「CPU精」。



「早跟您說不要帶這些傢伙過來的,他們不但沒有辦法壯大我

們的聲勢,恐怕還會引起一些負面的效果。」化蛇在一旁冷冷地說

著。


「那麼,就只好用力量來強化我們的形象嘍!」伍寺山對著大

廳中,眾多扮成警衛的妖怪們伸出右手,一道巨大的風壓便衝了出

來。




「要比操風術?你比不過我的。」山琿用力一瞪,周遭捲起另

外一股旋風,將伍寺山所引起的風給壓制住。


跟著從門外衝進一頭山豬樣貌的野獸,身上的毛皮挺了起來,

化成一支支的利刃。牠滾著身子,朝著伍寺山的身上撞過去。


「豪彘?這裡的大角色還不少呢!」他閉上眼,很快地將兩手

握拳交錯在中間,然後用力地朝著兩旁劃開!


一道巨大的風刃垂直地朝著豪彘身上劈去,將牠劈成兩半!


風刃似乎沒有停止的趨向,筆直地朝著大廳裡的其他妖怪捲

去,許多沒有特殊防護的妖怪紛紛被劈斷了手、腳。


鐮鼬少女很快拿出了槍,對著伍寺山開了幾槍,同時快速地跳

了起來,揮舞著左手的刀刃彈了過來。


「水刃!」數條水柱從「化蛇」許栩勒的口中噴出,替伍寺山

擋住那幾顆子彈。不過一把從鐮鼬少女右手所彈射出的刀還是穿過

了水柱,劈倒了幾隻CPU精、CD空片精之類的小妖。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伍寺山大喝一聲,整個房間的玻璃隨

之震動。




大廳裡,連同山琿在內的妖怪們退了幾步,顯然被伍寺山的氣

勢給震攝住了。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伍寺山再度大喝一聲,這次的聲音比

方才還要大,房裡的玻璃隨之碎了開來,散落在地上。風從缺口處

灌了進來,兩個名叫「蜆精」跟「雞精」的小妖怪險些跌倒。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伍寺山第三次大喊。




「我是……」








「男塾塾長江田島平八?」一道細小的聲音從伍寺山的背後傳

了出來,那是另外一位宅妖。






這位可憐的宅妖很快被伍寺山從魔界大樓門口被拋了出去。




「咳。」伍寺山清了清喉嚨,使勁大喊。「我是獸王!千年前橫

掃四方的獸王!現在我回來了!所有妖怪要活命的,就到我的身邊

來!」



「阻止牠拿走『鐮之刃』。」被稱為「魔界教父」的男人一聲號

令,所有的妖怪便衝了上去。




轟!



※ ※ ※ ※ ※ ※


半個小時後,男人攤在牆邊。他的身旁趴著一頭長著鐵甲般硬

殼的妖怪,身上的硬殼被劃上了數道交錯縱橫的刀痕,看來應該是

用來守衛他的防禦系妖怪。



他望了望房間的其他地方。


巨大的刀痕劃在牆上,連出了一道幾乎環繞整個房間的裂痕。

倒塌的燈架、碎落一地的玻璃與四處傳來的,手下們的哀嚎聲,

一再又一再地刺進他的心。


被緊急召喚而來的醫療系妖怪正努力地救治地上身受重傷的妖

怪。



而原本擺放「鐮之刃」的玻璃櫃子,也整個被敲碎……


男人不禁想起數分鐘前,自己所見過的,那種邪惡的笑容。



「通知『飛天育嬰流』,『鐮之刃』被奪走了。」男人很快站了

起來,招喚了一隻有著人臉的怪鳥。「千年鐮鼬雖然受了重傷,不過

也因為『鐮之刃』恢復了原來的力量,接下來,恐怕會回到美穗高

中去找九尾狐跟幻形。」



「九尾狐被封印的那兩條尾巴……恐怕會是千年鐮鼬的下一

個目標。」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