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我瞭解幼兒節目本來就是用這種重複的刺激對小孩最好,不過
要強迫像我這樣沒耐性的人坐在這裡看,還是一件慘無人道的事。



「五分鐘就要到了。」

他小聲的說著,當然這也是這五分鐘開始我唯一聽到不是「寶寶果
醬」的聲音。


一個奇怪的嬰兒頭忽然出現,當然我知道這就是傳說中「再見」的
場面。


  每一位天線寶寶一個一個站到小山坡(是小山坡嗎?)上。



「再見……」

我忽然對這句不是「寶寶果醬」的名詞感到高興,不過隨即發現自
己錯了。



「再見……」一個天線寶寶揮著手。


「再見……」另一個天線寶寶揮著手。



「再見……」再一位天線寶寶揮著手。





「再見……」





當然我已經知道接下來五分鐘內所有即將出現的台詞了。




「再……」


就在我幾乎要轉台的那一剎那,一個詭異的現象出現了。





「bi!」



這……這是……?

一個拿著鑰匙,長相怪異的兔子忽然跳了出來,然後bi了一聲。



或許這是一件在天線寶寶「再見場面」中,從來沒發生過的事情吧,
習慣在這個時間「再見」個不停的天線寶寶們完全呆住了。


一種詭異的凝重氣氛漫在天線寶寶與嬰兒頭太陽之間。



坦白說,我是第一次看到幼兒節目出現這麼凝重的氣氛。




「bi!」

嬰兒頭的太陽忽然跟著兔子所說的話bi了一聲。

整個原本凝重的氣氛就好像一下子消散了,每位天線寶寶開始你看
我我看你的也跟著bi了起來。



「bibi!」一位天線寶寶揮著手說著。


「bibi!」另一位天線寶寶也揮著手說著。


「bibi!」再一位天線寶寶還是揮著手說著。



「bibibibibibi……」




bibi



bi bi bi bi bi bi bi …………




bi……


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
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
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
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
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複製貼上……





「振作啊!」A劇烈地搖晃著我的身體,這讓我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我知道第一次接觸到這件事對一般人來說太過勉強了,可是我還
是得讓你感受一下事情的嚴重性。」



「我……」我扶著頭,試著從他的胳臂中立起身子。「剛剛是怎麼
回事?」


「是『全民乾淨國語運動推行委員會』所幹的事,他們從最近開始,
就打算在各個電視節目中做大規模的實驗。」

他露出極為憤怒的神情。

「他們讓許多幼兒節目出現類似這種bibi的聲音,企圖讓這些吸收
能力最好的幼兒們被進行洗腦,然後習慣這種隨時隨地bi的聲音而不
自知,直到他們長大……」


「啊……」

  我皺緊了眉,對A所說的話還是覺得相當難以理解。「可是這些節
目不會有大人看到嗎?他們不會覺得奇怪嗎?」


「坦白說,類似的洗腦實驗從數十年前就開始了。許多大人已經早
就接受這些暗示了,當他們聽到這些bi的聲音時,腦袋會自動過濾掉
而不會察覺。」

他從口袋裡取出一顆球。


「這顆球是K學長所製作出來的,可以消除方圓一公尺內這種被催
眠的情況,在這範圍內的人並不會出現自動過濾bi聲音的情況。」


「你是說……我也被洗腦了?」我露出驚訝的表情,畢竟我可不記
得小時候看過這種都是「bi!」的節目啊!



「妳聽好了。」

他沈下臉,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唱出了一段很短的歌曲。



那是許多人都頗為熟悉的歌。




詭異的氣氛,隨著歌聲幾乎要把整個房間的空氣給抽離了。再度聽
到這首歌的我,竟然開始感覺到一種真實的恐懼感,不斷地從我的腳
底、背脊、耳朵擴散開來,直到全身。




「爆米花,爆米花,一朵玉米一朵花,兩朵玉米兩朵花,三……」


A君低沈而富有詞性的嗓音,竟然把這首「世界名曲」詮釋出另一
種完全異於以往的境界……



「bibi剝剝bibi剝剝bi剝剝!bibi……」




就在最高潮的副歌出現時,我……我流下了恐懼的眼淚。

我忽然想起網路上前陣子頗為盛行的標題「有哪首歌聽了會讓你流
淚」,我想要是讓我來回答的話,一定就是它了吧!



「這……這竟然是真的……」

我將兩隻手臂環抱著,縮在地上不斷顫抖著。



「事情還不只是這麼簡單呢!」

A君唱完歌之後,習慣性的鞠了個躬謝謝大家,然後再度露出更為
陰沈的表情,就像還有什麼更可怕的陰謀即將要被揭穿似的。


從他的口中,彷彿就要揭露出本世紀初以來最可怕、最駭人的事實。


雖然本世紀才剛開始沒兩年,不過那不重要。



「妳……」

從他口中,緩緩發出一個另每個人都要大為震驚的疑問。




「妳……看過A片嗎?」


「啊?」

A君忽然冒出的問題讓我羞紅了臉,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妳知道,A片裡面經常會有馬賽克的這件事嗎?」他不理會我的
驚訝,自顧自的說下去。

「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因為『全民乾淨國語運動推行委員會』不
但要將聲音的世界完全淨化之外,他們還要淨化人們的視覺。」


「你是說……」

從剛剛的模式來看,我已經慢慢理解A君接下來要說的是什麼了。


「沒錯!這可惡的乾淨國語推行委員會竟然利用『A片』來將人民
進行洗腦,長久以來讓青少年以至於壯年、老年的每個社會成員習慣馬
賽克的出現!」

A君激動的大叫。



「等……等等……」我雖然知道A君接下來要說的,一定是「我可
以預測幾點幾分在某個節目裡會出現馬賽克」的話,卻還是不太能夠接
受這件太過荒唐的事。


雖然我蠻期待天線寶寶身上出現馬賽克的這個畫面。




「你知道嗎?那些在電視新聞裡經常會出現,用來保護被害人的
馬賽克鏡頭跟消音?」

他伸出手阻止了我的話,試圖從某件發生過的事實來說服我。


「當然……」這種東西可多得很,無論是警方查緝某酒店,或是
某位嫌疑犯的親友出來說話時,臉上都會出現那樣的東西。


「你曾經想過,電視上的那個人真實的面貌究竟是怎樣嗎?然後
依循著相關的線索去尋找當事人。」



「啊……」我想我和其他的人一樣,倒是從來沒有過這種念頭。
大部分出現在電視上的新聞都是這樣,看過就忘掉了。就算你沒打上馬
賽克也是一樣,畢竟認不認得電視上的受害者,在你來說生活也不會有
太多的不同。

充其量那只是短短幾分鐘的鏡頭罷了。



「我找過。」A君冷靜的說著。

「有一次我真的依照新聞畫面的背景去尋找某位在電視上被打馬
賽克的女子。」



「然……然後呢?」




「她……她的臉上竟然真的就是馬賽克!」


A君拿出一張照片,上頭的兩人比著勝利的手勢,不過照片裡的
女子臉部被打上了馬賽克。「這是我當場和她所拍的合照,這張照片絕
對沒有經過任何處理。」



「啊……」

  坦白說,這種事我壓根沒有想過。


「事實上我做了一個大膽的假設,電視上或是雜誌上那些臉上被
打上馬賽克或是『小黑條』的人們,其實有高達60%以上都真的就是長
那個樣子。」

A君像是宣布某件重大的事情似的,整個人站了起來,大聲地說
著。



「而這些都是乾淨國語推行委員會的陰謀!」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