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懷疑過這是政府的陰謀。」

友人A這樣子對我說。



「啊?你說什麼?」我察覺到站在門口的他一身狼狽,趕緊打開門
讓他進來。



「不行,我不能連累妳。」他在門口猶豫著,並沒有接受我的邀請
而進到屋裡來。

「而且我已經沒剩多少時間了。」



「到底怎麼回事?你有被誰跟蹤嗎?」我緊張地朝著門外望了望,
四周除了一些看似平常的往來路人外,並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


「聽我說,妳難道不曾覺得奇怪嗎?」他伸出手抓緊我的肩膀,或
許是有點激動吧,過大的力道讓我有點疼痛。


「啊……」我還有點不太能理會他所指的是什麼。


「就是那個bi!就是那個bi啊!」他用力搖著我的肩膀,接著察
覺我的表情完全透露出無法理解的事實,而自己又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解
釋,於是鞋也沒脫就衝進了我的房間,並且扭開電視機。

「坦白說,我剛剛還以為你會接著說:『沒什麼,就是bi完了老天
也不給下雨……』」


我挖苦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的話打斷了。


「妳看!」他一屁股就在電視機前坐了下來,然後指著電視機要我
看。


我轉過頭,電視上正播放著每天都會重新組合然後重播無數次的
「整點新聞」。


「按照這個時間看來,就快要出現了。」他抬起頭看了時鐘一眼,
然後趕緊把注意力集中到電視節目上,並且抓起一旁的遙控器,讓聲音
加大。


  鏡頭轉向某位立法委員,只見他站了起來,然後拍桌子對著前方某
位倒楣的官員開始發飆。


「注意聽,來了!」他用力拍了我一下,要我趕緊注意電視上的對
話。






「bi!bibi!」




「出現了!妳看!出現了吧!」他興奮的大喊著。


「出……出現什麼……?」我抓著頭,完全不能理解這些電視被消
音而出現的聲音跟他所說「政府陰謀」的事有什麼關係。

「bibi啊!」他指著電視大叫。「妳難道從來不覺得奇怪嗎?為什
麼電視上會莫名其妙出現『bi!bi!』的聲音?」


「不……不會啊……」我開始懷疑他的腦袋是不是有問題了。「那
不就是電視台『消音』後所發出的聲音嗎?」



「不!事情絕對沒有這麼單純!」

他轉過身來,再度抓緊我的肩膀。「我從很久以前就開始懷疑,為
什麼平白無故電視上竟然會出現這樣子的聲音。」



「你……你想太多了……」聽到他竟然對這件事這麼認真時,其實
我也喘了一口氣,看來這傢伙應該沒有被什麼黑道或是政府的祕密機構
追蹤,而只是需要一些心理方面的治療。


「我從很久以前就開始研究,漸漸發現這些『bi』有一定的出現規
則與頻率。」A轉過身去,從自己的小背包拿出一疊厚厚的資料。

「你注意看,這是一年多以來,我所做的統計報告。」他沈下臉,
相當嚴肅地指著報告上的數據。


「所有的『bi!』都有他出現的規律性,而且通常晚上會更加頻繁。」




我猜那只是因為晚上這種麻辣的新聞會比較多罷了。


  不過雖然我這麼想,還是不敢隨便忤逆一個精神上可能有嚴重問題
的人,更何況他雖然算是我的前任男友,對於一年多沒見面的他,我還
是沒有足夠的信心去信任他不會作出什麼奇怪的事。


「自從那天晚上,K學長將這份報告交付給我之後,我就日以繼夜
的研究這個東西,直到現在終於有了重大的突破。」

他露出相當欣喜的表情,不過隨即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忽然又
緊張地向左右張望著。



「等……等等……你說K學長?他曾經找過你?」


我注意到他所提到的那個名字,那位學長在一年多前就忽然失蹤
了,當時我還接到過好幾通請求協助尋找他的電話。


「嗯!」他露出相當悲傷的神情。「K學長一定是因為這份資料而
慘遭不幸的!」


我把注意力集中到他手上的那疊資料,其中的一部分早已泛黃,和
其他的資料相比起來顯得要老舊得多了。


「就是它!學長早就預料自己會被情治單位跟蹤,於是趕緊在自己
還沒發生事情之前,把這份資料交給了我!」

他抽出那一疊泛黃的資料,在我面前晃了晃。最上頭寫著「最機密」
字樣的紅色大字馬上吸引我的注意力,接著是一旁制式化的計畫標
題……




「全民乾淨國語祕密推行計畫?」


唸出資料後的我完全呆住了,這到底是幹嘛啊?整人的遊戲嗎?或
者是類似「全民英檢」、「心靈運動」、「新生活運動」之類的怪東西嗎?


「你絕對不會相信,這個計畫是早從蔣公時代就開始策劃的。當時
後的『新生活運動』其實只是一個開頭,真正可怕的,還是在它背後所
策劃的,這長達數十年的可怕陰謀!」


他再度露出相當駭人的表情。



為什麼我卻忽然有了一種自己成為詭異惡搞小說主角的感覺呢?


我用力搥了自己一拳,試圖確定這到底是現實還是夢境。







「你知道嗎?經過長達一年的研究與訓練,我已經可以預測什麼時
候電視上會出現『bi!』的聲音了。」


他相當認真的說著。


「那……好像並不難吧……」我抓了抓頭。「每次有八卦節目,或
是有什麼警民衝突的時候就一定會出現啊……」


「不!如果我說,大約兩分半之後在69頻道會出現兩個『bi!』
的話,你相不相信?」

  他看了時鐘一眼,表情完全不像是在開玩笑。



「這……」

我隨手拿起遙控器,接著將頻道轉到69頻道,正好在播放的是「天
線寶寶」的卡通。


「不可能吧……這種幼兒節目怎麼可能會出現消音?」

我看著節目中那幾個頭上長著怪東西的傢伙,露出相當困惑的表
情。


「你看著吧。」他露出相當有自信的表情。


我雖然沒有看之前的劇情,不過很快也能夠理解現在在演出的是什
麼,大概就是某位天線寶寶在製作寶寶果醬時自己吃了,卻忽略了一旁
的另一位天線寶寶。



「寶寶果醬……」一位天線寶寶叫著。


「寶寶果醬……」另一位天線寶寶叫著。


「寶寶果醬寶寶果醬!」原來那位天線寶寶拿出一盤東西,倒到某
台顏色鮮豔(我正在想裡頭是不是添加了食用色素)的機器裡,然後跑
出某一團一樣鮮豔的東西。




「寶寶果醬寶寶果醬!」等待的天線寶寶叫著……




「寶寶果醬寶寶果醬……」






「寶寶果醬寶寶果醬寶寶果醬……」






「寶……」






我開始懷疑自己撐不撐得到五分鐘了。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