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一傍晚放學後,除了吳大川要去上安親班外,其他人都留在

學校裡。

  「好,塞進去了。」林克明拿起球,花了不少時間終於把球從升

旗台後的小窗戶塞了進去。

  「林郁祺,麻煩你跟警衛伯伯借一下鑰匙,妳們女生去借比較有

用。」林克明說完。

  「是!」林郁祺動作很快,跑去警衛室沒多久就借到了。


  打開小門後,他們看到了升旗台裡的小房間。那是一個蠻寬闊的

空間,只是堆滿了各式各樣的雜物,每件東西上都積了厚厚的灰塵。

房間牆壁的下半部是藍色的,上半部則漆上了白漆,只是年代久了,

好幾處的漆都剝落了;還有一排釘牢在牆上的ㄇ字型鋼筋,應當是用

來攀爬到小房間上頭小窗的。此時陽光正好從小窗透了進來,在地上

畫出一道金黃色的光框。

  「咳!咳!」陳亦時的鼻子不太好,他選擇退到門外去。


  「你們看,這裡有體育課用的墊子耶!不知道放多久了。」吳豪

仁指著一旁堆得高高的軟墊,高興地說:「裡面會不會有屍體啊?比方

很久以前曾經有個學生失蹤,然後被藏在校園某處……很多學校都有

這種鬼故事的。」

  林郁祺白了他一眼。

  「快做正經事啦!」林克明很快便看到放在門口的小桌子,上頭

除了擺放兩支麥克風和幾顆9V電池外,還有一塊折疊好的國旗。


  「就是這個了!快把它調包換過來。」吳豪仁趕緊從袋子裡拿出

昨天做好的假國旗放到桌上,然後把原本的國旗收到袋子裡,再塞到

軟墊的夾層中藏起來。


  「快一點!好像有老師走過來了!」陳亦時在外頭大叫,一群人

慌張了起來,連忙把東西收一收,便趕緊跑出小門。

  林克明一走出去,便發現自己眼前出現的是此時最不想見到的那

位老師。


  「你們在幹嘛?」嚴老師的聲音還是那麼有威嚴。


  「那個……沒什麼,國旗掉到裡面,我們……我們去借鑰匙拿骷

髏出來……」陳亦時一慌張就會開始亂講話。

  「國旗?骷髏?」嚴老師皺起眉頭,這讓他看起來更可怕。


  「老師,陳亦時是說,他的球掉進去了,所以我們剛剛去跟警衛

伯伯借鑰匙開門。」林郁祺是當中比較鎮定的。

  只見嚴老師不發一語,用目光掃過他們幾個。林郁祺此時只覺得

嚴老師的目光掃過的地方,好像都要燒起來似的;陳亦時的腿甚至開

始發軟,幾乎就要跪下去喊「大人饒命」了。


  「嗯,下次小心點。」嚴老師說完便轉身離開。

  「是!老師!我們會小心的!」林郁祺鬆了一口氣,回頭一看,

陳亦時整個人已經癱了下去。


  「虛驚一場。」林克明擦了擦汗,笑著說。


  「可是……這代表我們每個人都被看到了,到時候誰也逃不掉。」

吳豪仁緊張地說。


  「明天過後……我們做這種事應該會被修理一頓吧?」陳亦時仍

然爬不起來。


  「嗯,不過該做的還是要做。以後,當我們連同學的名字都不記

得的時候,至少我們還會記得這件事。」林克明說完,林郁祺也點了

點頭。


  *  *  *

  禮拜二早上升旗的時候,林郁祺的心臟跳得好快,她偷瞄了一下

其他人,只見大家也都緊張的半死。


  只見那兩個「被吳大川說服」的旗手高舉著國旗,緩緩地走到升

旗台旁的小階梯,然後把國旗扣到繩子上;隨著國歌,那塊「看起來

特別厚」的旗子就這樣緩緩上升。

  林郁祺緊張得都要胃痛了。

  所幸連同老師在內,所有人似乎都沒有察覺出今天的國旗有什麼

不對之處。看著那面旗子,林郁祺只覺得吳豪仁做得實在太棒了,裡

頭的海盜骷髏圖案完全和國旗上的顏色疊在一起,不過仔細看的話,

還是會覺得這張國旗有些怪怪的,幸好大家都不太會去注意這些平常

生活中習以為常的東西。

  林郁祺甚至在想,如果他們直接把海盜旗升上去,搞不好也沒有

人發現。畢竟,誰平常會去注意國旗是什麼樣子的呢?

  升旗結束後,全班回到教室裡,林郁祺還從窗外瞄了國旗一眼,

只見國旗就這樣飄呀飄的,看來十分正常。

  「各位同學,大家都知道王道海同學要轉學的事情了吧?」嚴老

師站在講台上,用低沈的聲音對大家說著。

  「今天下午王道海的媽媽會帶他來辦完事情,老師有問他要不要

來跟我們班道別,可是他說他會忍不住哭出來,所以還是讓大家記得

他的笑臉就好。」嚴老師停了停,又接著說:「我知道有很多同學都捨

不得王道海,雖然他跟我們班只有相處短短的一個學期,不過大家感

情都很好。」

  等等,所以等一下王道海不會到班上來了?那……我們怎麼知道

什麼時候要換旗子?林郁祺在心裡大喊不妙。

  接下來幾這節課,林郁祺根本沒辦法專心上課,她一直忍不住去

偷瞄窗外的國旗,其他一起進行秘密計畫的幾個人也一樣無心上課,

頻頻注意窗外。

  就這樣,一直到下午第一節,就在嚴老師的數學課裡,吳豪仁忽

然喊了出聲:「是王道海!他跟他媽媽在校門口,快走出去了!」


  所有同學都把目光移向窗戶。


  「咳!」嚴老師清了清喉嚨,暗示大家現在是上課時間。


  「老師!」不知哪來的勇氣,林郁祺舉手站了起來:「我們可不可

以到走廊上去跟王道海說再見?」


  嚴老師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說:「好,只有十分鐘。」在他話還

沒說完的時候,林克明跟陳亦時就已經跑出教室,往樓梯的方向奔去。


  「你們……」嚴老師看情況似乎有點失控,這讓他有點不高興,

正要出聲制止的時候,吳郁祺連忙大喊:「海盜王!看這邊!」這時全

班被她所感染,一起在走廊上跟著大喊:「海盜王!」

  大夥的聲音穿過操場,讓校門口的王道海和王媽媽停下腳步,回

頭往教室這邊看。


  幾乎同時,跑到升旗台前的林克明和吳豪仁將事先垂下來綁住的

繩子解開,然後用力一拉,原本黏在海盜旗前後面的國旗就這樣掉了

下來,露出裡頭白底、用紅色和藍色畫成的骷髏海盜旗!

  「海——盜——王——再見!」站在走廊上的林郁祺大喊。

  所有的同學也都看到海盜旗了,好幾個人嚇了一跳,但隨即便跟

著林郁祺一起喊:「海——盜——王——再見!」


  只見站在校門口的王道海露出燦爛的笑容,一邊擦著眼淚,一邊

向大家揮手。


  白色的海盜旗飄揚在蔚藍的天空裡,林郁祺心想,以學校所在的

位置來看,所有周遭的鄰居應該都可以看到吧!如果可能的話,她實

在很想到學校外面去看看這個景觀,一定很棒!

  「海——盜——王——再見!」

  王克明和吳豪仁從樓梯喘吁吁地走了上來,回到教室的走廊,跟

著大家一起招手。

  不過,他們幾個人很快發現自己的後面站著一個人,嗯,是嚴老

師。

  「這海盜旗是你們搞出來的吧!」嚴老師的聲音有點顫抖,這讓

他們幾個人感到特別恐怖。一時之間,林郁祺不知道自己到底該不該

轉過頭去面對老師,就在她這麼想的同時,陳亦時的腿又軟了。

  「老師……那個……」平常說話有條有理的林克明這時候也開始

結巴:「我們……等一下馬上就把國旗換回來……」

  他們沒有人敢抬起頭看嚴老師。

  「既然升上去了,」嚴老師的聲音依舊顫抖。「那就掛著吧。」


  幾個人聽到這句話,都驚訝地說不出話來。林郁祺抬起頭,卻發

現嚴老師早已轉頭走進教室裡。不知怎麼的,林郁祺好像隱隱約約看

到,嚴老師的嘴角是彎的。

  那天,海盜旗在學校掛了半個下午,直到傍晚才降下來。

  出乎意料之外的,嚴老師沒有再找過林郁祺他們,只是跟他們說,

放學後記得要把旗子換回來。


  回家的路上,林郁祺和林克明、吳豪仁幾個一直很好奇其他居民

們的反應,但奇怪的是,大家好像還是一樣買東西、賣東西、逛街、

下棋、聊天,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


  事情真的很奇怪,他們居然沒受到任何處罰,隔天升旗導護老師

也沒有說什麼,只不過林郁祺發現到,這天升旗時,抬頭起來看國旗

的人變多了。

  一個月後,林郁祺幾乎要懷疑,到底有沒有發生過這件事了。


  直到王道海寫了一封信過來,說他現在轉學到台北的某個學校;

還說他非常非常想念大家,他曾轉學過好幾間學校,這裡是他最難忘

的一個地方。


  信件的下面還畫了一個骷髏頭,左上角是藍色的,右邊則是紅色

的。

  林郁祺想起那天嚴老師的嘴角,她想,那一定是彎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風聆 的頭像
風聆

icecream風聆的小說盒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