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盜王


  「你們在幹什麼!現在可是掃地時間耶!」林郁祺雙手扠腰,對

眼前這群躲在「秘密基地」的男生們大喊。


  「噓!小聲點啦!」王克明把食指放在嘴前,但林郁祺根本不想

理會。


  「我就知道你們躲在這裡不去打掃,我要去報告老師。」林郁祺

不愧是盡責的衛生股長。


  一想到他們的導師嚴老師,幾個男生不禁打了個冷顫。嚴老師長

得高高壯壯的,雖然平常沒聽過什麼學生被他處罰,可是光看他那張

從來不笑的撲克臉就夠恐怖了;更不用說他那什麼都得一板一眼遵守

規矩的個性了。


  「不要啦!我們在討論很重要的事!這樣會害我們秘密計畫被洩

漏出去的!」陳亦時一說完,就被王克明從頭上K了下去:「笨啦!

你這麼說大家都知道了!」


  「什麼秘密計畫?」這果然引起林郁祺的好奇心。


  幾個男生拼命搖頭,這讓她更想知道了。


  「不說也沒關係,我直接去跟老師講。」林郁祺作勢就要轉頭走

開,一群男生又慌張地了起來。

  「好,我們讓你參加秘密計畫,可是妳絕對絕對不可以說出去喔!

說出去可是會死人的。」王克明終於投降了,眼前這位小女生果然把

他們吃得死死的。


  林郁祺點了點頭。


  「那個……妳知道王道海要轉走的事情了嗎?」王克明緊張地說。

  「什麼?王道海又要轉學?」林郁祺驚訝地叫了出來,一旁幾個

男生連忙比手勢要她小聲。


  也難怪林郁祺會這麼驚訝,因為王道海也不過轉來他們班一個學

期多而已,不過雖然只有一個學期,全班同學都被逗到沒有人不認識

他。從第一天上課開始,他就要大家把他的名字倒過來念:「我就是海

盜王啦!」他的笑聲也非常誇張,好幾次上課時明明沒什麼特別的事,

全班同學卻會在聽到他的響亮笑聲後,跟著笑了出來。雖然說上課經

常被他的笑聲給打斷,但嚴老師也拿他沒辦法,因為人家畢竟是在笑,

而不是在講話。

  「王道海他下個禮拜就要轉走了,他說他常這樣轉學,很怕朋友

忘記他;所以我們想做一件讓他印象深刻的事。」吳豪仁說。


  「這樣啊……」林郁祺歪著頭,靠著牆說:「所以你們想做什麼?

寫卡片?辦同樂會?有需要這麼神秘嗎?」


  「看到國旗了嗎?」王克明指著學校操場前的升旗台上,一面國

旗正迎著風飄舞著。

  「我們要把它換成骷髏海盜旗。」

  「什麼!這……」林郁祺這次又要大叫,但吳豪仁即時摀住她的

嘴,直到她情緒平穩下來才放手。

  「這會被老師罵死吧!」林郁祺說:「而且你們要怎麼做?那麼多

人在看,不可能有機會的。」

  「我們的計畫是這樣子的……」王克明正要跟林郁祺解釋,鐘聲

便響了,一群人只好先回教室上課。但接下來林郁祺根本沒辦法上課,

滿腦子都在想海盜旗的事;一轉頭,又看到吳豪仁拼命對她比「不可

以講」的手勢。

  那天放學回家時,林郁祺對著國旗竿看了好一陣子。她們的學校

剛好位在小山丘旁,往下就是一片寬廣的平原,再過去還可以看到一

點點海。因為地勢的關係,從各個地方都很容易看到學校,尤其是那

一面飄揚在空中的國旗。

  把國旗換成海盜旗的話,應該會引起大騷動吧?不,或許正因為

大家都習慣了,所以反而不會被注意?

  


  第二天一下課,林郁祺就跑去秘密基地找那群男同學。

  「我們的計畫是這樣的,聽說王道海那天會跟媽媽一起來學校辦

手續,我們打算在他離開的時候把海盜旗升起來。」王克明很快地向

她說明計畫的內容。

  「你們怎麼知道他什麼時候走?」林郁祺一聽,就覺得這個計畫

漏洞很多:「難道要有人蹺課在升旗台下等嗎?那不是很容易就被抓到

嗎?」

  「嗯……說的也是。」王克明搔了搔頭。

  「如果在原來的國旗上動手腳呢?」吳豪仁靈機一動:「比方用檸

檬水寫字,火烤之後就會出現字。」

  一群人抬起頭,想像國旗在半空中燃燒的樣子,又低下頭,他們

決定忽視吳豪仁的提議。

  「不過,在原本的國旗上動手腳或許可行喔!」林郁祺停了一下,

又接著說:「比方我們把兩個旗子黏在一起,牽一條線下來,然後等到

王道海要走的時候就用力拉那條線,空中就會剩下底下的那面旗了!」


  她一說完,幾個男生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這是個好主意,但那可能兩面都要黏喔!因為國旗是雙面的。」

林克明拍了一下大腿,高興地說。


  「然後我們要在早上升旗前把國旗掉包。」林郁祺補充說。


  「這我觀察過,每天降完旗後,負責的同學都會把旗子折好收到

升旗台裡面的儲藏室裡,升旗台後面那邊有個小門,想辦法進去就行。」

林克明說。

  「好,就算我們可以把國旗掉包,但縫起來的旗子畢竟跟原本的

還是不太一樣,升旗時的導護老師跟旗手難道不會發現嗎?」陳亦時

質疑。

  「老師的話應該還好,主要是旗手。」林克明皺著眉。「如果可能

的話,要連旗手一起串通好。」


  「旗手是兩個五年級的學弟,這我認識,是我家隔壁鄰居,我來

說服他們看看。」一直沒講話的吳大川搓了搓手,用低沈的聲音說。


 其他人望向他那幾乎等於一般小六生兩倍的身材,沒有人懷疑他

「說服別人」的能力不足。

  「好,那就先這麼決定了。」林克明看了一下手錶,上課鐘聲快

響了。「吳豪仁你們家是做衣服的,黏國旗的部分就先請你試試;陳亦

時你去探聽一下王道海轉學的事;吳大川你去『說服』看看那兩個旗

手;林郁祺妳比較常去辦公室,麻煩妳去探聽一下升旗台的鑰匙在誰

手上。」

  幾個人點點頭,一哄而散。


  


  接下來便是週末,隔了一天,禮拜天林郁祺補習完下課剛回家,

傍晚就接到了林克明的電話:「林郁祺,我們要在空地試國旗,要不要

來?」


  林郁祺掛上電話後,就連忙騎上腳踏車衝向空地。只見林克明、

吳豪仁、陳亦時和吳大川都已經在那裡了。


  吳豪仁看起來非常得意,他拿著一塊厚厚的布,高舉著說:「來試

試看吧!」說完,吳豪仁用一支很長的桿子把紅旗子在半空中挺直了,

風一吹,整支旗桿就晃來晃去,旗子也不斷飄動,發出啪啪的響聲。


  「看來是夠堅固了。」林克明抬起頭看,紅旗子雖然飄動得很劇

烈,但三塊布卻仍黏合在一起,沒有分開的跡象。


  「拉拉看。」吳豪仁拿起一根線,遞給林郁祺,那是從紅旗子裡

延伸出來的線。林郁祺用力一拉,紅旗子還是一樣沒什麼動靜。


  「笨,你弄得太緊了。」陳亦時大叫。


  「本來就不能弄太鬆,不然風一吹就會散開的!再拉拉看!」吳

豪仁看起來有點緊張。


  林郁祺再用力拉,只見紅旗子邊緣的線慢慢散了開來,緊接著兩

塊紅旗子被扯了下來,留下中間的白旗。


  「成功了!喔耶!」一群人高興地跳了起來。


  「還有一個問題,」林郁祺走上前,研究了一下旗子。「雖然在紅

旗裡夾著白旗會看不出來,不過裡頭的骷髏頭不能用黑色,不然會透

出來。」


  「那不然骷髏頭的圖案用紅色跟藍色好了,跟前面國旗的顏色搭

在一起,應該還好。」吳豪仁點了點頭。


  「好,那其他人呢?」林克明看了一下其他人。

  吳大川雙手一攤:「我這邊也OK,兩位小旗手昨天都哭著答應

了。」


  林郁祺覺得吳大川的話裡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但一時也說

不上來。

  「王道海說,他禮拜二那天早上還會來一下,大概中午前就離開

了。」陳亦時說。


  「禮拜二!我的天!」林克明叫了出來。「所以我們的計畫必須提

前,明天禮拜一就要完成所有的工作了!」


  「升旗台的鑰匙在總務處,在總務主任的桌子裡,每天早上會由

導護老師拿給旗手。」林郁祺說完,幾個男生都垂下頭,他們可沒膽

子闖進總務處。


  「不過警衛伯伯也有一支,我們可以從他那邊下手。」林郁祺接

著說。


 「嗯,升旗台那邊有一排小窗戶,幾乎都有鐵絲圍著保護,不過

最邊邊有一扇小窗是空著的,我們可以假裝東西掉到裡面,然後去跟

警衛伯伯借鑰匙。」林克明點點頭。

  「我今天晚上就可以把國旗搞定!」吳豪仁也拍拍胸脯說。


  「真是太好了,大家加油!」林郁祺興奮地說。


  坦白說,她也知道這件事過後自己可能挨罵,而且這和她原本「好

學生」的形象一點都不合,可是不知怎麼的,她對這件事卻非常期待。

或許是因為王道海的笑聲吧!她想,自己會很懷念那個笑聲的。

  
(待續)

風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